今天我們都是藝術公民

遊行的焦點草泥馬

四月廿三日,不管是二千五還是一千,藝術公民大聲行走出了「新天地」,在西洋街南,在彌敦道上,在廣東道上,在文化中心一帶,傳達了平民百姓十分珍惜言論和表達自由,香港這個訊息還稱自由的窗口尚有未完的歷史任務。

面書上有參與示威的朋友寫道︰「咋天遊行,最難忘的是廣東道的一段,正在享受購買名牌樂趣的自由行朋友,才是我們對話的對象。當我們用上發音奇特的普通話大大聲說:『釋放艾未未』時,他們就問艾未未是一個人名嗎? 為何要釋放 ……哎…香港除了有名牌的櫥窗外,我們真要堅守資訊外放的窗口角色。」

「這個行動意義實在很大,我們為沉默無骨氣的藝術館做了應該做的東西,更活化了辛亥革命的起動能力,革命不是發生在藝術館裡,而是在街上,而是在人群裡!」

這次遊行,大家學懂了一樣東西—不要輕易向警方無理限制妥協。事綠警方於遊行前一兩天通知遊行要於遠離行人道的馬路快線進行,但參與遊行人士覺得這樣限制示威人士與旁觀市民近距離接觸毫無道理,亦打破以往遊行路線在行人道旁慢線的慣例。在市民堅持下,警方僵硬了十多分鐘,最終在市民的壓力下,不再堅持無理的要求。這個越來越似維穩辦的警察部們,以為藝術家都是怕事怕越雷池半步的人,在他們第一次舉辦示威遊行時先施下馬威,結果在人數眾多的示威者堅持下自討沒趣。

事後,「藝術公民」的一位核心成員收到警方的口訊︰「昨天,有警察和我說,因出發時有人放波(他說不反對通知書列明不可放波,和遊行人數超越原先申請人數300多人(原先申請人數600人)所以向我作出口頭警告並會轉交刑事組調查,或会或不会起訴…我說那些人不小心放了手,小心就唔会困在招牌裏,他說他也这样想(暗笑),另外,我說多出的300多人不是我呼招而來的,他們都是因警察而來的,不要算在我們身上,不是白色恐怖嗎?大家都笑了起來!(公安法就是…….)」


希望市民會明白,越多人願意發聲表態,國家機器越不敢輕舉妄動。而整個遊行過程亦充分顯示,人民有表達空間,心情會舒暢一些,警方願意合作維持交通秩序,不會有甚麼混亂感覺。起初的一點「混亂」完全是警方的無理要求所至。

沿途不斷舉起手機、相機拍攝的內地自由行朋友,如果大膽一點把照片放上網,讓更多內地人看到,憲法所訂明的言論表達自由其實並非甚麼洪水猛獸,人民行使這些權利不會引起甚麼混亂,反而是官方過份強調維穩的歇斯底里,才是動亂的根源。

看到一對內地中年男女加入遊行隊伍,女的還高聲用普通話說︰「為了更美好的中國,請大家加入。」灰記不期然受觸動。在物質的誘惑面前,在高壓所製造的恐懼面前,內地人更多的選擇沉默、冷漠、遺忘,還是最低限度選擇保存記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