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援何罪,綜援可恥

《經濟日報》報道網上熱傳一張清單,指今年四人綜援家庭一月可得2.2萬元,惹起很多網民不滿。不過,經社工核實資料,發覺很多誤導成分。這是近期一連串排斥新移民,排斥低下階層的極右情緒的又一次展示。

「綜援養懶人」這個由政府有意無意帶起的觀念,例如久不久把個別一些「呃」綜援的個案放料給傳媒,久而久之,主流社會便有領取綜援的人都是好逸惡勞的偏見。老實說,灰記對香港的病態「勤奮」不以為然,這完全是資產階級的意識型態迷思,把香港人塑造成只懂工作的奴隸,供大資本家壓榨。

香港是「全中國最辛苦的城市」,多年前廣州的《新周刊》已有這樣的說法。看到這樣的標題,香港人是否感到很驕傲?又為何感到驕傲?保安員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一般上班族每天工時動輒十小時,大家是否覺得理所當然?當勞工界提出要爭取標準工(好讓工人有較合理的作息時間)時,那些老闆和管理階層便條件反射的說福利主義殺到,影響香港競爭力,把人看成一部壞掉了便掉棄(辭退)的機器。

灰記真的想問問那些老闆和管理階層,一個人一星期要工作六天,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他還有甚麼生活?長時間工作,收入勉強夠糊口,這種勤奮究竟有甚麼意義?做一個日復日的奴工,為的是讓這部只懂追逐無限利潤的資本主義機器可以繼續運行,為的就是資產階級永不滿足的胃口,有何意義?

既然工作體現個人價值只是一種迷思,厭棄工作其實是人之常情。只是香港不問因由的「勤勞至上」觀念,自然不接受沒有工作的人,更不會接受不願工作而領綜援的人。但其實只要上社會福利署的網站一看, 一個失業成年人成功申請綜援,每月獲1890元標準金額,平均每天約有63元,只能填飽肚子。如果兩夫婦有兩名兒女,成人每月各可領取1685元,兒童各可領取1880,加起來的是7130元。即使不用交房租,一家四口依靠這七千元生活是如何的拮据,不用再說明。藉著可恥的綜援金和失業的威嚇,加上香港人病態的勤奮意識型態,資本家可驅使廣大市民「任勞任怨」。

一旦要領取綜援,便要忍受歧視的眼光和揶揄。「綜援戶是特權階級」竟來自一些傳媒高層的口中,實在令灰記無話可說。跟思想較相近的同行談起,大家不約而同的說香港是無可救藥的極右社會,這些香港管理階層沒有同理心,沒有設身處地的自省。香港社會的撕裂和分化,除了那個只懂製造歧視的無能政府,這些管理人亦責無旁貸。

這些傳媒管理層可能對政府有這樣那樣的不滿,但賤視窮人則如出一轍。無他,他們是資產階級社會上層建築的同路人,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的既得利益者。「勤奮向上」、「自力更生」的意識型態操作者。最明顯例子是歌頌那些不願領綜援,拾紙皮為生,過著非人生活的長者,而不去質疑香港沒有退休保障的荒謬;歌頌那些工作十多小時養家,身心交瘁,而不願領取綜援的貧困戶,而不去質疑香港極度貧富不均的薪酬制度,不去質疑自己的高薪厚祿並非完全「知識改變命運」,而是充滿制度偏見。

灰記當然無意提倡不工作去領綜援,因為綜援金額其實是可恥地少。灰記只是不滿這個極右社會對綜援的標籤已去到非理性地步。好像那位雞蛋仔伯伯因為領取綜援便成了「過街老鼠」,由政府放料,然後傳媒窮追猛打。但他們不去質疑為何一個七十多歲的阿伯要賣雞蛋仔,為何長者要領綜援,綜援金是否夠養老。特別先前歌頌老伯自力更生的《蘋果日報》的轉軚更突兀。為何一個如此富裕的社會,七十多歲的長者要「自力更生」?為何他領取的是可恥的,被「施捨」的綜援金,而不是曾為社會貢獻的應享有的退休金?

主流傳媒迷信極右資本主義的人人為己,自私自利,不願觸及制度之惡,所以不去追究香港政府不肯落實退休保障制度,不肯改革縮減貧富差距的薪酬制度,卻沉溺於斤斤計較阿伯「呃綜援」、某某「呃綜援」的煽情故事,實在萬分可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