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人啟事

葉寶霖上載

香港文化藝術圈一向相當apolitical,有點藝術家不吃人間煙火的迷思。但灰記從來認為文化藝術也是政治,相當欣賞艾未未以藝術介入社會的做法,特別在中國這個表達自由有嚴重限制的地方,其行動更別具意義。例如,在中國政府千方百計阻撓人民慶祝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之際,他搞大規模「飯醉」,結果被北京當局限制前往「飯醉」現場,但卻號召了大批網民在其工作室「飯醉」。一場沒有「主人家」的「盛宴」是預期不了的「行為藝術」,也是一種政治控訴。不談遊行集會,人民一起吃飯聚會也是政治敏感,要被「河蟹」,令人想起晚清關懷國是的文人在茶館聚會被朝廷抓捕的恐怖。現今的中國比清末究竟走前了多少步?清末皇室已成強弩之末,今天中國還是盛世呢。 
 
 
 
 
 
 
 

大陸網民在艾未未工作室。但「聚會」的背後卻是不盡的公安、國保無理干預卡壓

今天科技一日千里,網民可以透過社交網站討論任何事物,發表任何意見。但在中國幾千年至今的「特殊」國情,被官方認為有「壞影響」的網民,要被屏閉,要被監控,隨時被抓被判刑。艾未未由設計鳥巢,公開展覽,周遊列國,到被限制活動,只能在網上跟其他朋友接觸。他成為其中一位活躍網民也很自然。「被失踪」前經常用手機上TWITTER,如果說他上網成癖也不為過。但上網成癖的自由,在這個這樣又是「特殊」國情,那樣又是「特殊」國情的國家,也不受當局容忍,關鍵當然是「壞影響」。

台灣有位網友年前參加大陸的網誌年會,寫了《大陸行紀實︰河蟹與無所不在的網誌年會》,對大陸的網友的處境有生動的描述。

大陸官方及其喉舌對艾未未的「失踪」解釋前後矛盾,起先說他獨立特行,衝擊法律紅線(又沒指出那條法律的紅線),然後又說他涉嫌經濟犯罪。連本地親中的人代政協也看不過眼,說政府對待異見太過敏。不排除艾未未被似是而非的定罪,但他果真被定罪判刑,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中共不能容納異己,不能讓人民暢所欲言,不尊重自己製訂的憲法。

到目前為止,艾未未母親及太太依然沒有被正式通知他涉嫌經濟犯罪被拘留調查,即使真的涉嫌犯法,公安當局起碼要通知其家人,及准予被告與家人及律師見面,這是內地維權律師最卑微的要求,但目中無法治的中共官僚就是耍賴。其太太路青到公安局為艾送高血壓藥被拒,著她寄往公安局,身為中共離休高級幹部的艾母高瑛直斥中共沒人性。高瑛「豁出去」接受《蘋果日報》訪問,她會否隨丁子霖等原體制內人士,為了兒女的苦難,挺身而出做中國母親,就像七、八十年代的阿根廷母親,八十年代的南韓的光州母親……(有興趣請參看灰記客︰和天安門母親一起)

 
 
 

鬧市中的「還我艾未未」海報(葉寶霖上載)

四月九日,還有一定表達空間的香港,不知有多少人到中聯辦尋找艾未未,抗議中共扣押艾未未以及無數維權、上訪人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