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記未竟事業

在尖沙嘴鐘樓前,那些熟口熟面的老友記(長者)齊集,當中有灰記的偶像盧少蘭婆婆。除了老友記及組織者,不少政黨社團頭面人物、媒體主持等也出現了。全民退休保障計劃越來越多人認同。

老友記七老八十,很多行動遲緩,但為了所有長者有一個基本而有尊嚴的生活,而不辭勞苦,灰記這個準長者自然表示敬佩。全民退休保障講了超過二十年,全世界很多地區早已落實,偏偏香港這個政府大把錢的大資本家樂園就是要長者自生自滅。,因為生活無依領取綜援要接受極其苛刻的資產審查,令不少長者情願死慳死抵執紙皮也好,利用那不用資產審查的一千元生果金,過著極拮据的生活,為的就要挽回一點做人的尊嚴。

香港那群高高在上的腦殘官員(腦殘不是灰記講的,是老友記講的),賤視窮人,要求窮人向他們叩求施捨救濟,領取那充滿歧視標籤的綜援,偏偏有骨氣的長者就是說不。曾經有人建議把長者綜援的標籤取消掉,例如改稱為長者金,那些腦殘的高官自然不會思考。但即使改了名,資產審查那一關仍是換湯不換藥,對長者仍是一種侮辱。

全民退休保障的好處就是退休金是每位長者都應得,這三千元一月的退休金對很多中產或以上人士當然絕不足夠,但中產或以上的人還可透過公積金、投資等為退休打算,而這是最基礎的三千元,對基層長者來說卻是十分重要,再加上一千元生果金,晚年生活算是有一定的保障。最關鍵是不用資產審查。換言之,這是人人六十五歲退休後應得的,是半生勞動後所享有的最基本尊嚴。

至於說香港人口越來越老化,負擔會越來越重,這是無論以退休金或以任何方法作承擔均一樣。灰記看不出政府可以逃避責任,反而越遲落實退休保障計劃的成本越高。越來越多人明白,強積金是一個笑話,高昂的行政費蠺食供款,到頭來得不償失。現在老友記建議以強積金的一半供款,再加長者綜援金儲備,政府供款一1%,長者便可即時提取三千元。這是否一個最佳方案可以討論,但關鍵是政府不能再推卸責任。

政府這次為了平息不滿,豪派四百億,很多老友記並不同意。因為老友記建議政府投入種子基金搞全民退休保障,也只要求五百億。與其人人派六千元及退稅,不如認真研究落實退休保障。

全民退休保障其實在九十年代中曾經有一次落實的機會,當時末代港督彭定康曾經就全民退保進行諮詢,有七、八成民意支持。可是那個偏聽商家說話的中方談判大員陳佐洱一句「增加福利會車毀人亡」,令可能也是半心半意的英國人乘機退卻。本來這是香港份內事,中方人員中了香港「自由經濟」的毒,並作出了干預,令這回歸後基層長者生活越來越困苦,中共及陳佐洱其實要向這些長者致歉。

出席老友記這次活動的議員政客大部分來自泛民,只有陳婉嫻來自建制派的工聯會。相信她這次多少為了競選超級區會而來。她向在場的老友記說跟他們一起爭取了二十年(灰記看不見工聯會有積極爭取過),說希望未來兩年,不需要三年可以落實全民退保。雖然工聯會經常出賣基層利益,讓人氣憤,灰記也寄望這次工聯會以至民建聯等建制派不會抽老友記的後腿。

中方由當年把福利看成洪水猛獸,到今天要出口術著曾蔭權解決貧窮問題,關顧弱勢群體,真夠諷剌。其實不用溫家寶苦口婆心要香港官員留意解決深層次問題,香港政府老早也應回應這個老友記的合情合理的要求,高官不願意承擔退保責任,唯一解釋是中「自由經濟」毒太深,太關顧商家大財團及富人利益,而至腦殘。

正如到場的學者黃洪所說,落實全民退保已經到了臨界點,香港政府如果再錯過機會,只會把更重的責任推給下一代,以及未來的政府,是對不起現在的老友記及子孫後代。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老友記未竟事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