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大家都在挑戰政權

三月六日反預算案示威,無論「泛民」的萬人行列,還是「人民力量」的數千人隊伍,最多人認同的口號相信是「曾俊華下台」和「曾蔭權下台」。在曾蔭權眼裡,這又是否挑戰政權?其實挑戰他又有甚麼大不了?只是泛民的頭面人物說說吧了,連在政府總部多逗留一會也不願意,還千叮萬囑遊行市民到了政總便散去,歷來他們都是如此,口講與實際行動互不協調,非常惜身。

而聲稱最激反對派的「人民力量」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喊出最激烈口號後,據悉帶頭叫人坐在皇后大道中之後,其領頭人黃毓民竟以政總現場太混亂,跟被他批評走過場的「泛民」一樣,叫人離去。

倒是一些人,特別年青一代,希望言行一致,既然要挑戰政權,要雙曾下台,便要付諸行動,在政府總部靜坐是基本動作。就好像突尼斯的「苿莉花革命」和埃及的人民起義,必須佔領標誌性地方,如廣場之類,顯示人民的決心和力量。當然,灰記也必須承認,願意嘗試把口號付諸行動的畢竟仍是少數。但從這次反預算案示威的人的堅定眼神,願意為香港的改革付出的人將會逐漸增加。

而一些堅持留守政總的示威人士,入夜後八時許開始被逐一抬走。另一群人數過百,則入夜後於德輔道中跟警方對峙,高叫曾蔭權和曾俊華下台。於九時許被警方噴發胡椒噴霧,有示威者被送院,其餘示威者依然堅持留守,並向步步進迫,前來清場的警方高呼和平集會,高唱革命歌曲,高呼「曾蔭權下台」、「反對地產霸權」,他們最終全部被帶往北角警署

雖說人數不多,百多人被捕亦是繼數年前反世貿示威後最多一次,而且上次因為有人數眾多的韓農被捕。年青人的基進化有目共睹。不過,當中被捕的示威者對灰記說,香港警方如此強硬及粗暴執法,以至大規模的拘捕,跟大陸政權轉趨強硬有關。香港人把政治理想付諸行動亦要付出一定代價。

青年的行動被社會主流認為「過激」是意料中事,妄顧事實的「暴力非理性」標籤會接踵而來。但如果香港的政治經濟現況不改變,灰記預期憤怒的人們會越來越多,至於會否更多人參與被認為「過激」(其實到目前為止均是非暴力抗爭)行動的人,端視可見將來的「白色恐怖」會否嚇怕市民。當參與此類示威集會的人數到了一個「臨界點」,例如上千上萬,警方要清場也不容易,除非特區政府跟內地一樣,採取暴力鎮壓。到時這個政權便必須出來回應,甚至下台。

灰記也許過於樂觀,但香港的「不可管治」已經攞在眼前,人民是否選擇無了期啞忍而已。

不滿財政預算案及現行制度的人,下一波的大規模行動可能是審議財政預算案時,包圍立法會,向預算案及雙曾說不,向保駕護航的建制派說不,即使預算案最終獲得通過,也要讓這政府和建制派議員知道,他們利用畸形的政治制度強姦民意的把戲越來越要付出代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