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政權不是民主政治的家常便飯嗎?

繼京官藉青年「衝擊」曾蔭權赤裸干預香港法治,說特區政府要依法追究外。那個曾蔭權也乘機在北京「發爛渣」。

被幾名年青人高喊幾句,造成一點混亂而「受驚過度」的曾蔭權,在北京胡言亂語,說甚麼少數人挑戰政權。如果說幾名年青人「衝撞」一下(這裡說的衝撞是令曾蔭權有失「官威」的那種場面,而非曾真的被人用身體碰撞),便是挑戰政權,那麼香港無日無之的遊行示威,也是挑戰政權了。

而最根本的是,挑戰政權又如何?作為執政者,做得不好令人民不滿,便要下台。只有獨裁專權者才不讓人民挑戰其政權,要用暴力鎮壓。香港政制也是畸形,行政長官由八百人選出(2012年增至千二人),實際上這群人絕大部分會看中共屬意那一個人當特首,便投票給誰,其他候選人只是陪跑作個「競選」模樣。甚至有時連陪跑的人也不需要,如董建華連任那一屆,以顯示其「眾望所歸」,實情是他的無能已人盡皆知。

果然,他連任後第二年,即03年的「七一」,有數十萬人上街抗議。只是深植港人腦袋的政治無能感並非輕易可以消解,幾十萬人上街,當中已有部分人喊出「董建華下台」,是明確挑戰董建華政權,但「領頭」的「泛民」缺乏迫使董建華下台,突顯香港政制之荒謬的政治意志及勇氣。當中共及港府最終決定停止23條立法,「泛民」便皆大歡喜收工。諷剌的是,中共在兩年後也察覺這個董建華不能久留,只差兩年也不讓他「光榮退休」,要弄個「腳痛」下台的鬧劇。但那時已沒有人民迫使董建華下台的挑戰政權意味了。

當然,「泛民」的表現亦有其客觀原因,立法會普選遙遙無期,議會多數由建制派把持,他們大多數由佔立會半數的功能組別,而非人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作為永遠少數派的「泛民」,在議會的政治作用只是突顯這制度的荒謬,為廣大市民利益服務的口號大半是自欺欺人。因為個別議員熱心為個別市民爭取權益,皆受制於現有制度及政策,即使不情願也要認同現有制度及政策,求取對個別市民的酌情處理。而「泛民」經常掛在口邊的便是不民主的制度,往往令執政者偏聽,漠視廣大市民的利益。

就是這種不民主制度,令這個政權長期偏聽,政策嚴重傾斜壟斷財團,即所謂官商勾結。但政權及建制派議員在中共的俯視下,組成了牢固的統治集團。面對這政治困局,從政多年的「泛民」議員的政治意志被消磨是意料中事。能利用議員身份服務個別市民當然是好事,但這種差事,建制派議員也會做,並非「泛民」議員存在的「價值」。

中央政策組劉兆佳忽然「講大咗」的民怨累積,香港已達臨界點,可能點出當前的政治困局下的現實。連生活無憂的影星洪金寶也大力鞭撻特區政府,叫高官到難民營住三個月,領時薪28元的工資,足見這個政府的不得人心。那幾位社民連的青年其實也是代表基層市民累積已久的怨氣,即三十萬貧窮長者沒退休保障,十多萬低收入人士生活及居住環境惡劣等。如果說他們的舉動是挑戰政權,「泛民」,以至那些自命理性的「泛民」支持者,這個政權不應該挑戰嗎?財政預算案弄得一塌糊塗,連立場保守的社工學者周永新也認為曾俊華應該下台,「泛民」的「溫和」派有沒有想過倒曾,無論曾俊華還是曾蔭權的打算呢?

既然曾蔭權也意識到自己的政權如斯脆弱,幾個青年稍為高聲急步,便有被挑戰的恐懼,不願反思自己執政的缺失,灰記也在此高呼「曾蔭權下台」,送他一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