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茉莉花革命?

UPDATE︰經過二月廿二日中共公安國保歇斯底里的表現,以及瘋狂抓捕維權及異見人士,自稱中國「茉莉花革命」發起者發表了以下聲明︰

我们看到,中国社会已经全面溃败,有毒食品层出不穷,连下一代都已经深受其害;中国专制政权已经失去信仰,成为利益分赃的团体而无力自救,日渐法西斯化;统治体系吏治腐败、贪污贿赂横行、司法独立全面倒退,官员及官二代垄断了所有的体制内资源;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贫富更加悬殊、物价上涨特别是房价飞涨而导致民怨沸腾;国人人权状况尤为恶劣,任意监禁、强制失踪广泛发生,新闻审查愈发严厉,有良知的媒体人纷纷被打碎饭碗,《宪法》三十五条形同虚设;民众财产被肆意掠夺,因拆迁而导致的死亡甚至自焚时有发生;中国已经沦为资源黑洞、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遗害子孙……

我们深感于,这一切的根源都源自于专制政权。更让我们不安的是,执政者已经全面堵塞了我们的上升通道。考公务员,我们竞争不过官二代;经商做生意,我们无法与“国进民退”的权贵资本抗衡,我们只能背负着高房价与高通胀的重负,挣扎求存,永远看不到未来。

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虚拟空间给我们的存在感。我们在上周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就是希望能借北非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促使中国发生改良或变革,改变目前这种不公不义日渐沉沦的现状。

2月20日活动的成效很让我们惊喜,但我们也悲愤地看到,包括唐吉田、滕彪、江天勇、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朱虞夫、蒋亶文、姚立法等、李天天、游精佑、张林、吴乐宝、钱进、李文革、佘万宝、李宇、张善光、丁矛、周莉、王森、蒲飞、王五四、倪文华、刘萍等、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肖勇、张建中、楼保生、魏水山、莫之许、何杨、李任科、查建国、卢钢、张世和(老虎庙)、陈信滔、黄雅玲、齐志勇、金月花、孙文广、黎雄兵、赵枫生、黄雅玲、李和平、魏桢凌、何欢、刘荻、魏强、张先痴、薛明凯、李金芳、冯正虎、方小天、张健男、彭定鼎、刘士辉、郑创添、牟彦希、杨秋雨、张瑞、冯海涛、王荔蕻、李昕艾、王永智、史小博、王玉琴、游贵、翟明磊、武文建、吴朝阳、华春晖、邓太清、张大军、许志永、王永智、汪昊、贾春霞、野渡、叶海燕、蓝无忧、黄伟、石三、魏兰玉、罗宇恒、端启宪、张维、胡石根、高洪明、徐永海、张辉、张鉴康等上百人遭到了当局的传唤、软禁及拘禁。其中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等人未经法律程序被拘禁,至今仍与外界失去联系。

上述人员,均与2月20日的“茉莉花”革命完全无关,当局对他们的传唤、软禁及拘禁,是当局肆意践踏人权的又一例证。

2月21日夜间,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商议是否集体自首以避免连累上述仍在拘禁中的无关人等。但因我们人数众多,参与程度不一,集体自首行为未能形成决议。

我们在此呼吁当局立即释放无关人等。不管当局如何回应,我们本周仍将继续在220公布的地点发动集会(部分地点略有变更),具体地点变更将于本周三公布,如因网络条件无法公布,则请朋友们前往上周集合地点。在此呼吁朋友们踊跃参与。我们的一小步,就是改变专制现状的一大步。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年2月22日

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風」吹遍北非及中東,不過,專制政權不會輕易順應民情,親美的巴林、反美的利比亞,執政當局均採用暴力,血腥鎮壓示威人民。中東、北非的變局未明朗,內地有網民在博訊發起「中國茉莉花革命」,號召二月二十日二時在中國各大城市舉行和平集會,要求改善民生、司法獨立、政治改革和新聞自由。

呼籲「不管你是結石寶寶的家長、拆遷戶、群租戶、復退轉軍人、民辦老師、銀行買斷工齡人員、下崗人員,還是上訪者;不管你是或是對「錢雲會案」結論不滿、 不喜歡有人說「爸爸是李剛」、不喜歡被人要求「理性對待社會公正」,還是不喜歡看溫影帝表演;法輪功的練習者,還是共產黨員、民主黨派人士;甚至你只是一 個圍觀者;在這一刻,你我都是中國人,你我都是對未來還有夢的中國人,我們必須為自己的未來負責,為我們子孫的未來負責。

我們只需要走到指定的地點,遠遠的圍觀,默默地跟隨,順勢而為,勇敢地喊出你的口號,或許,歷史就從這一刻開始改變。

走到一起來的,都是兄弟姐妹,請守望相助。如發生參與集會人員受到不良對待請以最大的容忍處理,旁人也請及時支持。集會結束時,不要留下垃圾,中國人,是高素質的,是有條件追求民主自由的。」

集會的地點如下︰

北京 王府井麥當勞門前
上海 人民廣場和平影都門前
天津 鼓樓下
南京 鼓樓廣場秀水街百貨門口
西安 北大街家樂福門口
成都 天府廣場毛主席像下
長沙 五一廣場新大新大廈門口
杭州 武林廣場杭州百貨大樓門口
廣州 人民公園星巴克門口
瀋陽 南京北街肯德基門口
長春 文化廣場西民主大街快樂購超市門口
哈爾濱 哈爾濱電影院門口
武漢 解放大道世貿廣場麥當勞門口

未在此列出集會地點的城市,請自行到城市中心廣場集中。

並列出統一口號:

「我們要吃飯
我們要工作
我們要住房

我們要公平
我們要公義

保障私有產權
維護司法獨立

啟動政治改革
結束一黨專政
開放黨禁
新聞自由

自由萬歲
民主萬歲」

這個網上訊息很快被內地當局封鎖,不知有多少內地網民看到了訊息,又會如何反應,是否敢於站出來?內地公安/國安當局對此又會有何反應?當日廣場上是否如臨大敵,佈滿公安人員?發佈這訊息的人會否被查處?而對親中共權貴人士來說,這可能又是「外國反華」勢力在搞局,唯恐中國不亂。

「中國茉莉花革命」令灰記想起去年七、八月廣州的「撐粵語」運動,那兩次由網民發起的捍衛華南傳統語言文化的示威集會,參與的人數均有數千。雖然第二次遇到警方粗暴干預,但亦令當局稍為收歛「推普廢粵」的行動。 而捍衛「地區」傳統文化亦隱含對中共大一統強權的不滿。

那次廣州的捍衛文化運動,沒有針對執政當局,只訴諸廣州人的文化認同,較容易吸引網民參與。這次開宗明義要「結束一黨專政」,提法相當「激進」(灰記對只提出「保障私有產權」,不提「保障公共資產」也感失望),刺激網民以至執政當局的神經,特別中共的「亡黨亡國」意識。

老實說,灰記雖然不滿中共強權,還是寄望中共(當然在民間壓力下)主動作出政治改革,以減少震盪,亦以為大部分嚮往自由民主的內地人有近似的想法。所以對內地網民提出「結束一黨專政」,多少感到意外,亦懷疑這樣「激進的口號」會否嚇怕很多人。

無論如何,中東、北非人民在噪動,世界人民在噪動,中國人民也在噪動。香港響應「中國苿莉花革命」,中聯辦門外會「熱鬧」番。內地方面,外電指中共瘋狂抓捕異見人士作阻嚇。即使二月二十日下午二時沒有出現預期的集會(據知網民爭相查閱被封鎖的茉莉花訊息,但不知會有多少人敢挺身而出),中共當局以至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實應審慎思考北非、中東的變局,並非所謂「西方勢力」的「挑撥」,而是來自內部矛盾;中國的異議反對聲音,也是來自內部矛盾,美帝是挑撥不起的。否則,當中國茉莉花革命果真來臨,「亡黨亡國」便勢所難免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