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深圳河的紐帶

在居權家長十年來努力不懈的抗爭,港人在內地的成年子女終於能有配額申請來港。當年董建華提請人大釋法,打破無數中港家庭的團圓夢,超過十年後,總算是遲來的補償。

一直積極協助居權家長的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隨即發表聲明,指這是「遲來的春天」︰

過去十二年來,爭取居港權的家庭,可謂歷盡千辛萬苦。即使他們的子女在二○○二年已經接受遣返內地的安排,家長們仍然每月上街遊行,在禮賓府、政府總部、立法會門外,不時見到他們的抗議和請願,要求港府儘快落實子女的居港權。每年的一月廿九日,他們一定會在遮打花園舉行燭光晚會,慶祝「一二九」的判決;每年六月廿六日,他們堅持在遮打花園舉行燭光晚會,抗議九九年六月廿六日的人大釋法。十多年來,這些活動從來都沒有停止過,一直風雨不改地持續進行。

對比十一年前,香港政府亦轉了口風。十一年前說將有167萬人湧港(時任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的邵善波更說數字遠遠超過167萬),香港各方面的負擔,包括綜援支出,均承受不來。現在又說可以補充年輕人口,照顧長者,減少綜援支出。事實香港出生率偏低,自然人口增長緩慢,當年港人的自私,特區政府的功利和短視,錯過了一次中港家庭大融合和補充年青人口的機會。現在適齡入學的兒童偏低,政府不願推行小班教學,弄至要縮班殺校,其實也是釋法的後遺症。

超過十年後,這群80後,甚至是70後的港人內地子女,港府不用花一分一毫培養,卻希望他們對香港作出貢獻,幫助減少政府開支,在在說明這個政府的短視,功利,不願承擔責任。更不要說那些更高的價值,人道主義精神了。

灰記要再次強調,香港根本就是一個難民/移民社會。灰記是第一代,很多制訂定政策的官員也是,很多當年支持釋法剝奪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居港權的人,也是移民之後。同是難民/移民,或他們的後代,為甚麼總是歧視後來者?

灰記想起最近看了一本由一位深圳記者陳秉中寫的書,名為《大逃港》,寫的是五、六十年代,大陸的偷渡潮。特別提到六二年的逃亡潮。灰記要說的是,那時的港人對這群數以萬計的難民(當中有不少有家人在香港),寄予極大的同情。

當他們匿藏在山中(據說人數多達數萬),上千市民帶著食物、食水到山上救援,尋找親人。當他們被港英政府強行遣返的時候,數以千計市民在近邊境的公路兩旁,依依不捨的送別,送上一批又批的食物和衣物。甚至不惜躺在公路上阻止卡車前進。他們最終被警察強行拖走,無奈地目送有親友在其中的難民被送回深圳。

該書估計,六二年的逃亡潮,成功偷渡到香港的難民約二十萬。而由五零年至七零年,
大約有九十萬大陸人民,成功偷渡到香港定居。這些難民/新移民亦為香港作出巨大的貢獻。

六十年代,香港人雖然有三餐溫飽,但遠遠談不上富裕。普羅市民生活仍然艱苦,但一般並不排斥難民/新移民,並盡力施以援手,跟現在歧視排斥新移民的情況很不一樣。

那時候統治香港的一個外來政權,對絕大部分被統治的華人沒有感情,只為英帝國利益服務。
九七以後,理論上是回歸中國,兩地同是中國人社會。但這個特區政權卻視港人內地子女如「洪水猛獸」。可悲的是香港人富裕了,中產化了,卻變得冷漠自私忘本,造成居港權事件眾多悲劇。

167萬的謊言會否讓人反思?希望當日支持香港政府自毀自治,尋求人大釋法的港人,重溫《大逃港》的血肉故事,拋棄「只可共患難,不可共安樂」的思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