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的表態

來屆香港特首熱門人選之一,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出席Roundtable的周年會議發表「偉論」,矛頭直指80後年青一代。唐英年對年輕人的「教誨」真是令人嘆為觀止。老實說,對灰記這類50後自命心中尚有一點火的中年人,真是樂見這幾年有年輕人願意走出來推動保育、反地產霸權、反官商勾結等行動,「驚動」香港政治、社會的一潭死水。

雖然他們人數不多,但獨立思考和反權威意識,令灰記印象深刻。特別他們沒有歷史包袱,亦不受上一代如「國粹派」VS「社會派」,甚至「托派」等的派別主義思想影響,更加能包容不同聲音和訴求。特別邊緣弱勢更受這群80後活躍份子的關懷。

出身富裕世家的唐英年,要他懂得體恤民情,關懷弱小,有點椽木求魚。唐英年看不到他所出身的資產階級在香港呼風喚雨多年,以往英資佔主導,八九十年代華資大戶盛世展現,均是壟斷香港的經濟成果。隨著經濟全球化,經濟公融動盪頻仍,資產階級的最上層不用擔驚受怕,有危機自有政府入市打救,要承受後果的是廣大小市民。近十多年,貧富懸殊不斷加劇,已是富裕社會最嚴重的。中產的利益亦不斷受損。

可能不吃人間煙火、思維貧乏的唐英年,不知怎樣反思分析這個「晚期」資本主義現在,但這個政權中人不會不知道這個社會充滿不穩定因素。只不過雖說「去殖」,但換湯不換藥的政權依然為資產階級服務,除非民間社會能團結施展強大壓力,這個政權是不會輕易讓步的。而這群80後正是促使民間社會反思「自由市場萬歲」、「私有化萬歲」等港人固有迷思的一鼓「正能量」。

唐英年對著講稿講話,講稿自然並非出於其手筆。至於是否根據唐英年的意思,還是幕後有「高人」指點,不得而知。如果是唐英年本人的意思,正好反映他的無知以及跟社會脫節。所以會指摘年輕人「不分青紅皂白,任何事情只要涉及政府及商界,就必然會得到官商勾結的結論」。

其實「官商勾結」的結論豈止是80後,而是廣大市民越來越大的共識。如果能由「官商勾結」提高至這是一個資產階段政權,沒有公正性可言的認識,則普羅市民在防衛/爭取自己權益時,會更能認清事實,而不會純情的寄望這個政權忽然仁慈,或作為不同階層利益矛盾的超然仲裁者。

他批評追求民主的年輕人「不能關起門來當皇帝」,「自已講哂」,要懂得妥協。其中一位80後社會運活躍份子陳景輝輕易反駁,由掌握不平等權力的統治階級說服沒有平等政治權利的平民妥協,根本是風涼話(《蘋果日報》)。況且,這些年輕人除了示威發聲,根本沒有任何機制讓他們跟政府談判,何來妥協。況且,年輕人珍貴之處,就是他們很多均沒有自身利益考量,所以能勇往直,說出很多既得利益者,包括民主派不願說的真話。

至於說80後搞思想壟斷︰「呢個世界係豐富多元,我哋應該有包容的胸襟,尊重他人的想法同意見,而唔係對持相反意見的人動輒口誅筆伐。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好容易車毀人亡。」其實有這種心態豈止年輕人才有,政權中人不也是如此嗎?唐英年的領導,中共就是剛愎自用,以我為主的「鼻祖」,那些坐在空調辦公室的高官們,以屁股代替思考,不更比年輕人剛愎自用嗎?唐英年,你所屬的政府又如何尊重民意呢?

他把年輕人表達的憤怒,跟美國的槍擊事件混為一談,「我相信香港人絕對唔願意到政治或社會引致流血,當底線不斷被衝擊、不斷倒退,我哋就有可能走上一條不歸路。」這是一條甚麼的底線?警方不斷收緊示威空間,特別路政署不惜破壞行人路必須至少闊三米半的規定,為中聯辦設身訂造一個超狹窄的公共空間,目的就是讓示威者不可能進行示威,要進行示威必與阻撓的警方發生推撞的局面。這是特區政權先破壞港人自由的底線。至於動輒使用過份武力,動輒控告示威者襲警和非法集會,也是特區政府率先破壞港人自由的底線。

唐英年這些強硬警告,除了可能是自己的想法,更可能要擺出強硬姿態,向轉趨強硬的中共政權交心,當然也包括那一群與大陸權貴資本主義臭味相投的選委(他們大部分也是香港的權貴精英),以取得他們的信任,可以順利坐上下屆特首之位。這是所有關注香港改革抗爭的人要認清的事實。換言之,無論那一個當特首,中共對港政策會是「靈活」(統戰民主派)而強硬(打擊邊緣弱勢),人民抗爭的代價可能越來越大,特別是邊緣弱劫勢的聲音,這個政權會加速滅聲。因此80後可能需要更有組織,更有策略地跟這個專橫的政權周旋。大家要做好寒冬的準備。

4 responses to “唐英年的表態

  1. 如此水平,怎能做香港未來的掌舵人,解決困局,帶領香港發展?
    莫說崇洋,當年暴動後港英政府費了許多心力,或明或暗,銳意推動各方面發展:藉香港節收拾及鼓動人心,再鬆章給華商,從輕工業(工業區)、貨櫃運輸業(貨櫃碼頭)殺出血路,在中環許與英商分庭抗禮,推動國際貿易,同時,又容許小販於鬧市(旺角)擺攤檔,設行人專用區;此外,開發新市鎮、大規模平整山邊,取締寮屋,再擴建及改善徙置區成為新區;大量開闢通往新界的道路、經營海底隧道、成立廉政公署建地鐵、建海洋公園、建新馬場;教育上免息借貸予大學生、改工專為理工、推行六年(發展至九年)免費教育……種種措施,務使香港人心穩定,安居樂業,人人都有上進目標,結果令香港於大亂後短短十年間脫胎換骨。這在在表現出英國人的遠見及卓越管治手法。
    回歸十年不止,百業廢了九成(只有金融、旅遊可撐持),一般人人工不及回歸前(領導層除外)。如今特首快要換馬,但所謂「熱門」竟然是這等貨色,怎不令人慨嘆?西九一鑊泡,就連小小骨灰龕問題都搞唔掂,試問蟻民有乜辦法唔出聲。少少聲音都聽不入耳,不如番屋企泡紅酒算啦!

  2. 從大陸越來越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角度看,唐英年表面沒殺傷力(比起梁振英),背後可操縱性高。大陸也許可能樂於有這樣的特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