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比中共難懂

「香港是一本難以讀得懂的書。」這是新上任的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會見香港傳媒的老總時候,引述前中聯辦主任姜恩柱的說話。

中國人喜歡用博大精深來形容自己的文化,說話很多時故弄玄虛,令人難以觸摸。而且會因為別人難以捉摸而沾沾自喜,甚是討厭。香港人受了一點現代化的洗禮,社會相對較公開,較多事情可在桌面談,比較簡單直接。身邊很多朋友均認為香港人普遍天真,欠缺城府,很難跟內地人「搏奕」,指的是握有權力的官員,永遠不置可否,要你領會。

是的,領會「上旨」,中國幾千年的帝王文化,至今不息。

因此,當王光亞、姜恩柱先前以一本難以讀得懂的書,是褒是貶,是甚麼意思,亦難以聽得懂。老實說,香港資訊相對透明,民間社會相對有權發聲,很多人的訴求亦說得很清楚。一個相對開放的社會,不同階層團體的利益會矛盾突顯和公開化,要看得懂一點不難。

姜恩柱和王光亞雖不長駐香港,但要了解香港亦有很多途徑,關鍵是他們會否放開懷抱,真正願意聆聽香港人,特別普羅基層市民的心聲、跟北京立場不同的聲音。如果只是接觸港區人代、政協委員、中共駐港地上、地下人員、社會上流人士及官員,當然不會讀得懂香港。所以香港不是難以讀得懂,而是他是否願意讀懂。

舉一個例,如果認為為何北京不斷向香港派糖,香港人為何仍有那麼多不滿?那他根本就是故意忽視香港的結構性矛盾,那些政策措施,如鞏固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等,只對金融財團有利,只對大陸企業,特別國企上市集資有利,對分享不到金融中心帶來經濟利益的基層市民而言,毫無意義,甚至要承受通脹帶來的沉重壓力。

如果認為利用香港法例容許的抗爭行動,爭取民主,例如五區公投,是港獨,那是故意弄不懂香港人對港人治港,自己管理好香港的「赤子之誠」,也是對中共自身粗暴利用釋法撕毀對香港民主進程的承諾,故意視而不見。

灰記倒認為,中共的香港政策,比香港自身更難讀得懂,明明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除國防、外交之外,一切都是香港內部事務,為何要有港澳辦、中聯辦、外交部駐港專員等那麼多衙門,而且是領導性質的衙門,看曾蔭權對著王光亞的前任廖暉那份必恭必敬的樣子,就令人讀不懂何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曾蔭權對著中聯辦的官員沒有那麼卑屈,但中聯辦在香港幕後操控本地親建制政治力量,統戰民主派,影響香港內部政治進程,也是令人讀不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含意。

又例如王光亞被香港傳媒代表問到王丹欲來港悼念司徒華,他說這是香港特區內部事務,卻又說相信特區政府會很好處理事件,又是令人讀不懂。既然是香港特區有權處理的內部事務,何需相信特區政府會很好處理事件。

而正正這兩句說話,讓越來越「大陸官場化」的香港官員要領會,越來越揣摩「上旨」。真的可憐、可悲。

說到底,沒有難不難,懂不懂的問題,作為中共官僚系統一名不大不小的官員,超越不了中共強權的思維框架吧了。作為一名外交部出身的技術官僚,按中共的本子辦事便得了,超越強權主義的思維框架,讀懂了香港人的心聲,只會令自己內心矛盾、痛苦,對仕途一點幫助也沒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