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馬列主義」的命運

在推特看到劉荻(不锈鋼老鼠)叫人圍觀的一個公開組黨宣言︰「中國馬列毛工人黨宣言」 ,洋洋萬字,要看完需要花點時間。

灰記厭惡毛澤東式獨裁,但對這位名為王士吉的人要再搞共產黨感到興趣。最根本原因是支持在中共黨禁下,有人站出來行使憲法所賦予的結社自由,其次也希望看看這個新共產黨同已腐朽不堪的中共有何不同,有甚麼新思維?

大陸有人要組黨需要付出人身自由的代價,前有中國民主黨組黨成員被抓進監牢,刑期不短。這位聲稱希望鼓勵中共中央糾正修正主義錯誤,重回毛澤東「革命正軌」的王士吉命運又會如何?

灰記在網上搜查這位別號毛繼東(要繼承毛澤東之意很明顯)的毛澤東主義者,原來是一個「政治老上訪」,自言曾因為批評鄧小平理論路線及改革開放政策,於九九年被國安局傳訊,然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他不服上訴,被駁回,此後不斷上訴,甚至要求將其案件向全國公開,由人民評判。這位崇拜毛澤東至「迷信」程度的「老上訪」,為實踐自己的民主權利和信仰,也吃了不少苦頭。

再看看他幾年前寫的一封公開書︰「關於批評自由權利問題給黨中央和全國人大常委的建議信」,為他的兩位同志因為發表反私有化及反自由化言論,以「誹謗罪」被當局判刑三年以及自己的案子作出申訴︰

「現在我黨是執政黨,已處於廣大群眾的嚴格廣泛監督之下,尤其黨和國家高級領導人已是社會公共人物,一言一行都要接受黨員和群眾的的監督,黨員和群眾在不違背黨紀和憲法的前提下,有充分的批評自由的權利。但是鄭州市二張之案,陝西省周秀寶之案,河北省王士吉(毛繼東)之案,均是因為有理有據批評黨的領導人而罹罪,甚至吉林省的軍醫蔡廣業也因為給下崗事業工人反映問題而被勞教。黨內民主被破壞到這種程度,實在令人憂慮。執政黨的黨員在自己的黨內都不能享受充分的民主,還何談社會主義民主政治?」

灰記以為,王士吉及他的同志跟與被他們強烈批判的極右自由主義人士,都是專權政治下的異見人士。但相信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主導的國際社會,對王氏他們的遭遇不會有多少興趣。

再回到王士吉的政黨宣言及其對中國政治形勢的分析。儘管多有「火藥味」的「舊共產黨人」用詞,但並沒有「極左」或「憤青」那種要殺掉所有親西方自由主義者的「暴戾」,反而強調巴黎公社精神,人民監督,反官僚貪腐。老實說,王氏對毛澤東及「四人幫」的極權反人民「視而不見」,的確有點不可思議。不過,重新提示中共奪取政權後衍生脫離人民的官僚主義,等級制度,以至鄧小平走資路線,拒絕政治改革,把中國帶往權貴資本主義道路,亦屬客觀事實。

再看看他在《宣言》第十三段︰「根據馬克思的《哥達綱領批判》、《資本論》和恩格斯《反杜林論》的論述。社會主義按勞分配中的"勞"的唯一計量準是勞動時間……。也就是說,只要"各盡所能"—即自覺勞動了,同樣的勞動時間就領取同等報酬,……一個工人、一個農民、一個士兵、一個教員、一個工程師、一個省長、一個國家主席,八小時勞動(工作)的報酬是一樣的。……」

習慣了精英主義思維的人可能會恥笑他的「絕對平均主義」見解。但再想深一層,在生產力如此發達的今天,為何千萬辛勤勞動的人連有「尊嚴」的生活也達不到,為何越來越多長者,甚至中年人要拾紙皮幫補生計,為何有人要失業?資本主義制度長遠來說對基層大多數非常不利,很多中產人士亦向下流,這種趨勢在「晚期資本主義」今天越來越明顯。他的這些說法,至少可讓人思考一下,那些大資本家、高級管理人員、高級專業人員、高級官員等,總是拿取不成比例的利潤和工資、花紅。「市場」背後的「無形之手」其實早有偏好,所謂自由經濟是否真的自由,以及對社會大多數有利,越來越讓人質疑。
 對王士吉來說,下一階段的政治勢力較量是修正主義當權派,與黨內官僚權貴極右派及崛起的資產階級,在他們支持下,黨內外極右知識精英裏應外合,有力量挑戰中共當權派。而廣大人民屬中左(他認為馬列毛工人黨是屬於這個版圖),即「既反對自由化極右,又反對過激,而又堅持革命方向的人們」,以及中右,即「既反對過激,又反對自由化極右,堅持改良的那些人們」。不知道在他心目中,劉曉波是「中右」還是「自由化極右」?
 
他認為兩者暫時均沒有能力挑戰這兩個龐大的政治力量。現階段能做的是爭取民主權利,「首先爭取是自己能說話的民主權利,所以這兩派之間的道路之爭是將來的事情,這兩派在當前人民民主革命中在"反腐維權促民主"的民主愛國主義口號下可以結成一定的聯盟。合乎邏輯的是,首先可能爭取到的是中右派的資產階級形式民主的一些方面(最主要的是黨禁開放),…..在這個過程中有相當多的中右派可能轉變為中左派,至於最終誰能得到人民的擁護由將來的人民決定。」

「反腐維權,爭取民主」,他的這個提法相信很多希望以非暴力形式推動中國政治改革的人都不會反對,也是很多關注中國前途的人的奮鬥目標。
 
王士吉相信將來會是中左及中右的結盟,推翻無論修政正主義或資產階級復辟的政權,過程可能以民主和平方式,但不排除暴力革命。而中左和中右的最終決戰不會是暴力鬥爭,而是透過人民的民主選擇。是否同意他的分析是另一回事,最重要是共產黨人回歸民主—由人民普選產生的人民議會作為最高權力機關,以及自由—人民言論、結社自由等,真正人民當家作主的普世價值。
 
因此,灰記很關注這個一人發起的政黨的命運,會否如中國民主黨等,發起人收監,政黨無疾而終?馬列主義同西方自由主義一樣,是否均不見容於這個變得四不像的政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