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司徒華先生

被尊稱華叔的司徒華的逝世在本地屬重大新聞。除了公眾人物被追問對他逝世的感想,市民亦陸續到教協港九辦事簽弔唁冊。在「五區公投」問題上跟司徒華罵戰的社民連主席陶君行,以及說他「癌症上腦」的梁國雄,亦連同一批社民連成員在立法會外默哀一分鐘,然後遊行要求港府讓在台灣的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吾爾開希等來港參加司徒華的喪禮,算是對這位跟他們政見不同的政壇長者一點心意。

 除了追思會(司徒先生為基督徒),支聯會更要在維園大搞悼念活動,香港公眾政治人物死後能有此「殊榮」,相當罕有。  

作為教師工會(教協)的創辦者及最受尊重的元老,作為香港鳥籠式民主的推動者,民主派最大政黨民主黨的創黨成員之一,作為以支援內地民主運動為己任的支聯會終身主席,其在香港歷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報紙對其生平大篇輯報道,《鏗鏘集》及有線電視均有司徒華的專輯,有線更一連五晚播出其自傳式專題。欲了解他生平及思想言論的人,應會有所得著。

灰記倒想從facebook說起。被facebook網民狂轟藉司徒華之離去瘋狂「抽水」的特首曾蔭權,其實對司徒華應是心存感激,對他的哀悼應是出自真心。概因如果沒有「華叔」發揮巨大影響力,民主黨未必會杯葛「五區公投」及同北京談判,令政改最終獲得通過,令中共領導層暫時放下心頭大石,間接令曾蔭權可順順利利度過餘下任期。

曾蔭權對司徒華高度評價,以他對中共最高領導唯唯是諾的作風,相信也是獲得北京的默許,特別以「愛國愛港」來形容司徒先生,亦可能是只有民族主義可以售賣的北京政府對司徒先生的最終評價。而司徒先生的愛國情懷由來已久,正如有朋友在facebook形容華叔是「花果飄零代最後的社運人」

「司徒華先生說是民主鬥士,不若為終生的"愛國者",是唐君毅筆下中華文化花果飄零的最後一代人,情懷和學養是以"蒼生為念"的傳統士大夫道統.雖知司徒先生是以中文運動及文憑教師反減薪幾事投身社運,其精神要義為反殖,所保護者為中華文化在香港的地位……」

只是灰記受西方左翼思潮影響,對國族觀念淡薄,對「愛國愛港」以至「偉大愛國主義者」這些頌讚感覺不大,反而對國際主義理想有更多嚮往。

當然作為比灰記年長四分一世紀,經歷抗日戰爭的人,司徒先生的愛國情懷也許並非灰記這類戰後的第二代能輕易體會。而朋友所說的,以「蒼生為念」的傳統士大夫道統所孕育的情懷與學養,也不是戰後第二代,以至更年輕的世代所能輕易理解。

所謂士大夫以天下為己任,華叔除了要「報國」、還要「躹躬盡瘁、死而後已」,不輕易言退。傳媒報道,他逝世前還念念不忘要指示支聯會的副主席李卓人等,今年「六四周年」的主題口號是「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

他更特別強調今年是亥革命百周年,要大搞紀念活動。「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這兩句源自孫中山一九二五年政治遺囑的口號,今天司徒先生在臨終前幾天,借用作其終身領導的支聯會,廿二周年的主題口號。要繼承終身領袖遺志的景象,竟跨越近一個世紀。領袖觀念淡薄的灰記,感受良多。

灰記在想,民主政治較成熟的地方,政治人物好,公眾人物好,政府組織也好,民間組織也好,領袖即使貢獻如何偉大,差不多年紀會退下,到他們七、八十歲離世時,很多時已是沒有任何「公職」的退休人士。相比之下,像司徒先生這種躹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現象,許是迫不得已,也反映中國人社會仍在爭取民主的曲折與無奈。

司徒先生堅毅、不屈不撓、組織能力等,很多跟他共事過的,認識他的人已說過。其道德感召,處事作風,亦會有人視為榜樣。而其爭取民主的決心,爭取「平反六四」的決心更無人會異議,只是這些心願也是眾人之事,並沒有誰要繼承誰的問題。況且跟司徒先生,以及其所屬民主黨有不同政見的人也很多(包括灰記),更不存在繼承其民主遺願的問題。因此,灰記在此說一聲︰「別了,司徒華先生」,歷史會給你應得的位置。

附錄︰死硬的變與不變  狡獪的大異小同—-林行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