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硬,一手軟」還是「硬到底」?

對中共處理趙連海案的「胡鬧」,FACEBOOK上友人的感言甚有份量,現轉貼︰

  Kirindi Chan︰都說趙氏石兒案又一千古奇寃,論者指強權黨國倒退如封建王朝;查清朝三大奇寃之楊乃武被陷案,楊家層層上訴,敵不過誣人者凌氏級級賄賂,及至株連太甚,寃氣沖天至驚動朝廷,結果由慈禧太后終審,得出個石出水落.楊乃武脫罪,而凌氏及一眾貪官全數伏法,或處死或流放.想中國史上最專制最保守的獨裁者之一尚知民寃不可抑,尚懂貪瀆必須究,說倒退,天朝恐怕連清也不如.或曰當年共犯無清室,慈禧罪者皆非自己人,正好反證今日天朝,滿堂皆凌貴興.恐株之不盡,犯罪證同盟.

趙連海寃案有「不尋常」的發展。(新華社十一月廿三日凌晨最新消息︰趙連海「認罪」放棄上訴,申請保外就醫,已獲受理。)

趙連海被重判,內地個別傳媒對趙連海表示同情,香港一些政協人代紛紛表態質疑判刑過重,甚至認為趙連海沒有犯罪,批評中共把毒奶粉案原告變被告,是踐踏中國法律(如港區全國政協劉夢熊)。連「自己人」對判決也有如此大的反響,境外的批評聲音更不用說了。

香港不少市民舉行遊行集會,要求釋放趙連海。本港立法會亦動議辯論「釋放趙連海」提案,廿五位議員,絕大部分為泛民議員支持,但在分組點票下,這個沒有約束力的議案被否決。

面對如此輿論局面,中共公安司法系統態度更強硬,趙連海的太太被公安監視,實際上是被軟禁,趙連海的辯護律師不獲准探望趙連海。原本聞判後在庭上怒擲囚衣,宣布絕食抗議的趙連海,先是「寫字條」說不欲跟律師會面。然後在十一月廿二日上訴期屆滿當日,再次「寫字條」給到看守所欲看望他的律師李方平及彭劍,聲稱要解除對他們二人的聘任。兩人對消息都表示震驚。看守所人員又向他們表示,趙連海已結束絕食。

兩人其後到趙連海所住屋苑,與被監視的趙連海太太李雪梅會面,律師李方平說,家屬發表一份聲明,解除兩人的辯護律師身分,又向律師苦笑,說應該明白他們的情況。其中一位律師稱完全不能接受,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為中國的法治擔憂。

據較早前的報道,彭劍透露 , 於十一月十二日判刑當日獲准探望趙連海時,已經取得趙連海上訴的委託,當時趙連海共簽署一份委託書,以及兩張白紙。當時趙連海清楚明白,兩張簽有他名字的白紙,將會成為上訴狀的最後一頁。 彭劍表示,當時已預計,其後不會再獲准探望趙連海。

如果決定真的出自趙連海及其家人,究竟他們是在怎樣的情況下作出解除委託的決?

中國政法大學客座教授對認為事件發展不尋常,相信趙連海與當局有「檯底交易」,包括在二審時會獲輕判及放寬對其家人的監視。時事評論員程翔亦認為趙連海可能與當局達成協議,由趙連海自行寫上訴狀,獲取較輕的刑期,中央政府亦可在眾多申訴聲音下,有最好的下台階。

灰記想起常聽聞的「一手硬,一手軟」。如果兩位熟悉大陸情況的被訪者猜測正確,這又是一次「一手硬,一手軟」的「表演」,是中共掌權後對被認為「有問題」的無權者的「專政」邏輯「展現」。

「一手硬」往往是先剝奪無權者的基本權利,加諸無權者的嚴重不公,以往「反右」至「文革」,無數被認為「有問題」的人以至「階級敵人」的無權者,甚至有權者,會先被「賦予」莫須有的「罪名」,「認罪」態度良好的,有些可以「帶罪立功」,即「揭發」其他「有問題」的人以至「階級敵人」,即所謂「坦白從寬,抗卻從嚴」。態度不好的,便要鬥跨鬥臭,甚至處以極刑。

當然,比起過往無法無天的年代,今日大陸至少有個司法的形式,但很多司法公檢人員的「敵我」和「專政」意識依然沒有消失。這次趙連海希望就毒奶粉案受害兒童及家長,提出集體訴訟,反而被判監兩年半(之前已被非法拘押近一年),重判後肆意侵犯趙連海、趙太李雪梅以及代理律師的基本法律權利,例如阻止家人及律師跟他見面),家人及律師被公安威嚇等。「一手軟」是在「一手硬」的前提下誘使/脅迫無權者承認自己「罪有應得」,換來「從輕法落」。

不過,另一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卻不認為趙跟當局有甚麼協議,更認為為了遏止為趙連海「翻案」的勢頭,官方會強硬到底。換言之,即使趙希望作出妥協,換取減刑及家人的行動自由,也未必如願。

劉銳紹認為中共要強硬到底,相信是看到了新出爐新華社批判趙連海的文章。經過超過一星期的沉默,中共官方新華社 引述北京大興區法院指,「趙連海的兒子,吃了問題奶粉而患上結石,經醫院免費診治後已痊癒,當局從人道主義角度出發,仍然將他的兒子列入“輕症患兒”的賠償範圍,但趙連海仍然利用這問題,組織和煽動一些人,在北京和石家莊鬧事,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導致交通堵塞。尋釁滋事,證據確實。」並指他曾在九零年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被行政拘留,又在九五年因傷人判監兩年,有「鬧事」前科云云。

有協助毒奶粉受害兒童的維權律師許志永,在網上發表題為《人不能只為自己》的文章 ,反駁新華社的報導,認為做法無法治、亦無良心。趙連海作為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代表,只是為公義而呐喊。許志永又質疑,當局近日限制趙連海兩名代表律師的自由,是想剝奪趙連海的上訴權利。而劉銳紹亦指,即使資料屬實,趙連海曾經傷人入獄,也不能與此案混為一談。

灰記以為,新華社為判決「護航」的文章,應該是為事件定調,叫那些打算為趙連海「出頭」的政協人代「識做」,不要越過中共容忍的底線。至於處理趙連海案是繼續「硬到底」,還是「一手硬,一手軟」,那是另一回事。從傳媒報道看,那些人代政協似乎仍在替趙連海不值(如政協劉夢熊),並指新華社不應只聽大興法院一面之詞(如人代黃國健)。但他們能堅持多久,灰記不敢抱奢望。

(最新消息是趙連海提出「保外就醫」後,港區人代政協紛紛表態稱是沒辦法中的最佳解決方法。經常對港人惡言相向的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劉迺強更稱中國司法重調解,不主張抗爭,趙連海案的處理體現了中國的法治特色。這位強權擁護者真是「信口開河」, 趙連海寃案又不是私人爭執、商業糾紛,根本不是調解的問題,而是判刑有否法律依據的問題。如果法庭認為自己判決正確,為何極力的阻止趙連海上訴?)

UPDATE︰也許很多人都會想到,如果趙連海獲「保外就醫」,即承認自己「有罪」,亦意味他不會再為自己,為毒奶粉受害者維權。趙連海跟很多中國公民一樣,為自己以至同病相憐的人尋找公義,付出失去了人身自由的代價,現在趙連海有機會提早恢復人身自由或半自由(「保外就醫」後會長期被監控,因為是「假釋」而已),但公義並未得到彰顯。

中國政法大學客座教授王友金說,對趙連海的判決不是法庭,而是黨下的決定,要推翻很困難。而中共面對「強烈」反響,在黨永遠正確的大前提下,顯示「靈活多變」的「維穩」手段,可能作出「妥協」,即讓趙「保外就醫」,不至於「強硬到底」,也許是對不應獲罪判刑,被拘押已超過一年的趙連海先生,「較好」的安排?望趙連海先生好好保重。不過,這個對自己制訂的法律連一個起碼的「尊重」也做不到的政權,又一次讓人「嘆為觀止」。

7 responses to “「一手硬,一手軟」還是「硬到底」?

  1. 很憤慨,也很悲哀!我們常批評日本軍國主義者陰魂不散,(國族份子更)常批評帝國主義者亡我之心不息,卻原來「國家」文革式階級鬥爭者陰魂不散,封建暴力統治者虐民之心不息。就趙連海事件,建制派今天還有誰敢站出來勸諍「祖國」?又或熱烈支持「祖國」的雷霆手段?
    回望香港,許多人已利欲薰心,所謂「背靠祖國的經濟利益」已完全蒙閉了香港人固有的正義感,以往香港人雖然識「走精面」,但對大是大非的問題還是會鮮明地表態的,但今天,在溫水下變得懶洋洋。
    「回歸」不過是一台戲,「高度自治」即是沒有自治,在現實下,這種虛偽的愚弄港人政策還要延續到幾時?國民教育真的還有市場嗎?語無倫次,請灰兄賜教。

  2. 敬文兄︰不敢說賜教。之所以謂之強權,便是沒有制衡它的力量。現在中國的公民社會力量的確十分微弱,但亦非毫無寸進。只是較令人擔心的是中共掌權者不願改變「敵我」「暴力」,亦即「零和」思維,所謂「亡黨亡國」的寧為玉碎心態。作為希望以和平理性方式推進社會進步的個人,只能堅持非暴力抗爭。至於中共及特區政府(如同所有政權一樣)希望灌輸青少年擁護建制的「愛國愛港」意識,當然會有其市場。但只要社會仍然有資訊流通的空間,人員交流的空間,願意追求獨立自主的人仍然會層出不窮的。

  3. 謝謝灰兄。
    能理牲地討論,能用非暴力的手法去爭取,在香港從來都是共識。不過,近期看到貴版上國族分子非理性的叫囂,帶語言暴力的欺壓,甚至栽贓誣陷,愈來愈感到心寒。
    小弟生於香港,自小嚮慕中華文化,並曾以身為中國人而自豪。可是,近年國內翻天覆地的變化,政治敗懷,道德淪喪,史無前例,中華大地的文化建築(地上地下都是),已摧毁至面目全非。今天,對「國家」完全死心,對國族分子更恥與為伍,雖仍身在香港,但自覺已無立錐之地,不敢再言愛國了。
    難得今天灰兄仍仗義執言,謹草片言,聊表敬意!

  4. 敬文兄言重了。
    寫寫博客,抒發也好,與人分享一些看法也好,算不得甚麼仗義之事,而且應是一個多元開放社會很普通的一件事。敬文兄對中華文化的愛好和執著,足見閣下有自己一套價值觀。灰記客文章有甚麼不足及謬誤之處,亦請不客氣指正。
    至於那些國族主義者的語言暴力雖然讓人不快,但並不代表所有內地人的思維方式。在下以為「暴力」主義者每個社會均有,但無論中港,依然有不少人珍惜言論空間,珍惜獨立思考,對所居住的地方仍有所企盼,這是社會進步的希望所在。

  5. 構陷楊乃武的不是凌貴興(他害的是梁天來,另一清末寃案),但引文仍然有效.
    黨國還有不及慈禧之處在於包攬看來是商業單位三鹿乳業的罪行,由”調解”到赤膊上陣,反證黑心企業三鹿即政府.中間的利害關係,自行說明,真正鬼拍後尾枕.

  6. 其實這種"中國特色"心態不只存在於中國的知識份子,同時也存在於許多台灣的知識份子,他們或是出於民族主義的盲目,或是出於利益的考量,出賣自己的良知附和中國共產黨.對於中國底層的困境卻以"中國特色"為藉口視其為理所當然.

    回應-他們為何不聲援趙連海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4×112010112300541,00.html
    2010-11-23 旺報 【葉國豪】

    日前《旺報》以社評的高度,呼籲台灣社會應該聲援因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維權,卻被判刑的受害家長趙連海,並以台灣的經驗為例,敬告北京當局應該正面看待事件的重要性與意義。

    在兩岸政治與傳媒市場關係交錯複雜的今日,上述言論尤具道德勇氣,亦突破近日糾纏於五都選舉以及召妓風波等負面新聞的框限。

    四論道盡書生犬儒

    事實上,不少台灣的知識分子囿於視野、情感與認同等因素,對於彼岸公民社會發展的認識與關注尚不足夠;然而面對趙連海被判刑,我接觸到不少出身於大城市、擁有高學歷或「海歸」經驗的「中國特色」年輕知識分子,亦充滿了犬儒與自私的心態。

    他們對於諸如毒奶粉或豆腐渣工程等事件的第一個反應往往是「中國特殊論」,意指由於中國是這樣的廣闊、複雜與特殊,因此甚麼都可能發生,也就甚麼都不令人意外,這種心態在幾乎所有的社會事件中都可以發現。

    其次是「中國不可知論」,這是說當代中國非生存於其中,就不能理性分析解釋,它有許多潛規則與文化特性,任何從外在加以評論甚至批判的態度都只是不懂國情與幼稚,因此是徒然的。

    第三種心態是「曲線改革論」,由於現實政治上的緊縮與壓抑,有「中國特色」的知識分子自小便明白政治是不可輕易試探、遑論挑戰的,老成的他們清楚地理解黨與政治幾乎是一切事務的終極判準,這自然包括學術與幼弱的公民社會領域。因此,尋求現狀的改善與達到訴求必然需要小心地從熟悉的「潛規則」或「關係」入手,在謀求個人利益保全的同時,首要確保行為的風險受到妥善的控制與計算。

    最後一種心態是「旁觀者論」,由於尚難以想像與體會任何不義的粗暴對待,他們樂於扮演事不關己的旁觀者。

     小資難免謹慎自保

    在上述心態下,有「中國特色」的知識分子是百分百的「現實主義者」,他們不是不明白中國社會在許多方面是多麼地讓人「折騰」,但是在這個崛起的「盛世」中,他們的物質生存處境卻從來沒有這麼好過,受惠於「先富起來」的難得機遇與利益,他們首先是渴望改善生活,買輛車、買層樓以便晉升中產的小資生活。

    有「中國特色」的知識分子可能也同情趙連海的遭遇,但是不免覺得他「太傻、太笨、近乎太天真」。社會的競爭是如此激烈與嚴酷,他們自小便養成一種「自保」的心態,小心應對來自政治與組織上的檢驗;接觸西方高等教育而耳濡目染的自由與價值觀或許也令其嚮往,但是中國自己的遊戲規則顯然才是至上。

    認識有「中國特色」的知識分子特別重要,因為他們恐怕是更為保守的一群。希望台灣「民主燈塔」能感染來台陸生,可能落入一廂情願。以香港的經驗來說,陸生在言論與立場行為必須謹慎,多數的他們都會回去。

    我多麼希望有「中國特色」的知識分子其實並沒有代表性,有更多人能秉持良知、感同身受地同情趙連海的遭遇。

     (作者為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7. 謝謝您的資訊。「犬儒」知識分子的確無處不在,特別是強權當道時。但無論中港台,也看到突破「犬儒」心態的人與事,這是希望所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