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區的遺憾

「(在)愛德之中實踐真理。」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並指,真理需要實踐,但同時要兼容愛、德,兩者並行。「這是教宗給我們的原則,要注重方式,不能用暴力、不適當方法推行正義。」

湯漢向記者說這些話,是回應魔鬼論事件。雖然他強調沒有怪責羅國輝神父,這番回應顯然對羅神父,以至甘浩望神父等站在窮人弱勢者一邊,支持對不公義進行抗爭的實踐愛德方式,表示不認同。湯漢暗批羅神父,處處維護副主教楊鳴章向富豪示弱的做法,似乎反映了教區的「話事人」的保守,體諒有錢人的心情,多於關注窮人的死活的心態。教區領導層可能如羅神父所言,長駐半山區工作,不知民間疾苦,「他們與市民的感受有一大段距離」。他們可能對貧苦大眾每天面對制度的暴力的現實,已沒有多少觸覺。

湯漢指魔鬼論令李嘉誠不快,以好遺憾回應是出於同情心。「即係你仆親、有感冒,都會話真係唔好彩啦,好普通。」但實情一點不普通,教區是在李嘉誠透過信天主教的高層僱員向教區施壓下,而由楊鳴章在電話中向李嘉誠說出這番話。楊鳴章有沒有盡責任,向李嘉誠解釋羅國輝神父魔鬼論的含意?有沒有乘機勸勸李嘉誠不要再巧取豪奪,剝奪小市民小商戶的生計?還是如教區秘書長李亮神父所言,羅國輝神父的言論不代表教區,既然言論不代表教區,又為甚麼在違背羅神父的意願下,替羅神父向李嘉誠表示遺憾呢?

還有,為甚麼不向被羅神父提及的大家樂表示遺憾呢?是否因為陳光裕沒有李嘉誠那麼有財力及權勢,沒有李嘉誠那麼「惡」,便對他少了點「同情心」?如果教區認為對以李嘉誠為首的寡頭/壟斷財團,要有同情心,如何體現在這種令自力更生越來越困難的體制下,對越來越生活艱苦的低下階層的同情?而所謂在愛德之中實踐捍衛公義,不就是站在受剝削,受苦難的勞苦大眾的一邊嗎?

灰記的天主教同行說,對教區的領導層十分失望,但往日敢言的陳日君現在已不在主教位置,不適意宜在教區事務上發言。不過,這位被喻為「反叛」的天主教樞機,在網誌上亦談到愛德,指自己擢升樞機之後,在聖德上退步了,以「默示錄」中若望給教會的信形容自己的處境,認為自己拋棄了起初的愛德,天主要他回到起初的愛德︰

若望給亞細亞七個教會的信正描寫了我的處境。

給厄弗所教會:「……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的苦勞和你的忍耐;……可是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拋棄了你起初的愛德。……」

寫給撒爾德教會的更厲害:「……我知道你的行為;也知道你有生活之名,其實你是死的。你該警醒,使其餘將要死的人堅強起來,因為我發現你的行為在我天主面前是不完全的。所以,你該回想你是怎樣接受了所聽的天主的道。……」

給勞狄刻雅教會說:「……你不冷也不熱,我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來。……凡我所疼愛的人,我就譴責他,管教他;所以你應當發憤熱心,痛悔改過!……」

陳日君是否借若望給教會的七封信,暗喻教區面對大富豪的「方寸盡失」,忘記了捍衛公義?灰記可能想多了。灰記不是天主教/基督教信徒,但對重拾被遺忘耶穌教誨的「解放神學」,堅決站在勞苦大眾一邊的神職人員有崇高敬意。十一月廿一日部份堅持「公義是實踐愛德的第一步」,會舉行遊行集會,表達對教區「面對為富不仁的沉默」的不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