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足球迷遇上廣州亞運

這些足球迷也包括了灰記。

本來廣州亞運對灰記而言乏善足陳,所謂投資千億,又是一次官商把民脂民膏中飽私囊的機遇;而且亞運粉飾工程極擾民,不少廣州市民甚有怨言;還有那個令廣州八九十後怒火中燒的借亞運「推普廢粵」搞作,最終在抗議聲中才暫時「鳴金收兵」。

花費水分甚多的千億元,亞運兩星期,除了亞洲各國運動員前來奮鬥,看來廣州市民以至外來人士自發觀賞的不多,真正買票入場的人相信很少,至少是十一月十五日下午四時那場足球十六強賽事—-阿曼對香港如是。約二百名專程來觀戰的香港球迷(包括灰記),可獲免費安排在極佳位置(即近中圈線,離貴賓席不遠的觀場席)觀看球賽。

為甚麼香港球迷獲免費招待?除了這是香球足總少有的「德政」(可能透過香港有關方面跟主辦單位成功協調這次免費睇波安排),也突出這次廣州亞運的「特色」,即是沒有著力宣傳如何預售門票,又不設即場發售。可能主辦當局根本不希罕門票收益。變成如果要看比賽,便要冒險到球場看有否「黃牛飛」賣,至少足球比賽如是。灰記站在等候進場時,便有人前來詢問是否需要門票。對,只有「黃牛飛」出售,這是廣州亞運的特色之一。
因為是在香港足總爭取下的免費入場安排,所以要在比賽開始前兩個多小時集合,然後由志願人員帶領進場。進入球場之後,但看一批又一批的學生,單位職員入座,逐漸填滿了可坐一萬二千人的黃埔體育中心的八成位置。場面確是「熱鬧」,但不免有點虛幻,這是廣州亞運特色之二。

進場之後有五星紅旗及廣州亞運旗派發,灰記原本一心為捧香港隊的場,加上要抗議中共對劉曉波獲和平獎的歇斯底里表現,以及重判趙連海的顛狂表現,拒絕領取。

比賽開始後,香港球迷自發為港隊打氣,頻喊"We are Hong Kong",也對阿曼隊發出噓聲,用意是影響客隊球員的情緒及表現,希望可以提高主隊(香港隊在此比賽也屬半個主場)爭勝的機會,正如阿曼球員後來在領先後頻頻借故倒地,拖延時間,也是很多西亞及南美球員的文化 。無論球迷或球員,這一切本屬世界各地的球場常態。可是在觀眾席前的年青志願人員卻慌忙向香港球迷揮手,高呼要文明看球,說「要向外國人展視中國人文明有禮。」,這又是廣州亞運特色之三。

當然香港球迷沒有理會她們。灰記也忍不住對這些奉命行事的志願者說,不要浪費聲音氣力,全世界的球迷均是如此,球賽才有氣氛。這些未經世故的志願者也許不懂得球場的其中一個功能,是讓平日工作辛勞的打工一族(足球迷以普羅大眾為主),可以在此宣洩一下。但她們為了盡忠職守,繼續無助地勸喻,換來有人高聲說,「唔嘈得,你估呢度係圖書館呀。」還罵了她們幾句。

灰記和在場一些球迷覺得這個人有點過份,喝止了他。但現在回想,為何需要這些志願者控制觀眾的情緒?這難道又不是中共凡事要管的思維所衍生的措施嗎?遇著一群來自香港的真正球迷,而不是單位組織的學生和職員,這種措施由青年志願者執行,自然不能奏效,而且換來灰記也不願聽到的謾罵聲。

更甚者,當香港球迷全力為港隊打氣時,那些由單位組織的學生和職員,忽然「玩」起人浪,灰記之所以把玩字加上括號,是相信人浪並非自發玩起來,而是有組織的「玩意」。一位香港球迷語帶不耐煩向著指揮人浪的志願者罵道,「你地識唔識睇波架,係又玩(人浪),唔係又玩,而家先開波無幾耐,踢得咁緊張,你地咁玩法,好影響我地睇波架。」語氣雖然十分粗魯,亦有點喧賓奪主(畢竟他也是獲安排免費進場)但道出一些球迷的心聲。亦證實很多被組織來的內地人「身不由己」,即使希望專注投入看球賽,也忽然要接受志願者「指揮」,無厘頭的站起來「玩」一下人浪。這又是廣州亞運特色之四。

香港最終力拼敗給對手三比零,真實反映了香港足球的現況,缺乏有系統訓練及缺乏高水準聯賽的鍛練,這一批香港球員憑無比鬥志打入次圈賽事已屬難能可貴,問題是香港政府只看成績不願投資耕耘的短視作風,以及香港足總得過且過的玩票心態,香港足球要有更大的突破很艱難 。

是的,香港並非甚麼強隊,甚至是排名頗低的弱隊,如果亞運不在廣州舉行,而是在其他亞洲國家,相信絕對不會有八成人(被組織)觀看,有幾百人入場已屬不錯。如果廣州辦亞運也跟其他國家一樣,真正讓有興趣的人購票進場觀看(作為福利,免費讓真正有興趣觀賞的民眾進場亦可),灰記估計會有較多香港球迷進場(因為免費入場的安排很倉卒,很多人未能請假北上),廣州有興趣進場的人不會很多,有三數千人進場已很不錯了,而且才真正反映球賽的吸引力。

但面子最要緊的中共喜歡「盛事」,而且一定要充撐場面,除了市容建設等面子工程,場面是否熱鬧,是否「和諧」也是一種面子工程;除了可觀的觀眾數量,現場的氣氛也得要透過組織極力營造。只是這種球場面子工程,是否太讓工作人員以至被組織進場的觀眾辛苦了一點,也令希望投入打氣/觀戰的球迷有點掃興呢?

2 responses to “當香港足球迷遇上廣州亞運

  1. >>這種面子工程,是否太讓工作人員以至被組織進場的觀眾辛苦了一點呢?

    如果用韓寒的說法,透過動員群眾的集體舞來達到面子工程的目的已經是中共黨國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像香港球迷這樣自然表達熱情氣氛的情況當然是大出這些被動員者的意料之外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