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和平笑話

去年奧巴馬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灰記寫了一篇《和平笑話》,表達對奧巴馬獲獎的極度不滿,一個依然認同窮兵黷武國策的霸權主義者,是和平之敵。現在要寫《中式和平笑話》,說的當然不是劉曉波獲獎,而是有人說鄧小平應該是第一個獲此獎的中國人。

要說中式和平笑話,先要回到「六四」。眾所周知,當時中共超級元老,實際在幕後話事的鄧小平下令開槍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和學生。這是徹頭徹尾的強權暴力主義思維下的暴行。據說他曾說過,死二十萬人,保二十年江山的冷血話。

而他極力要維護崇尚暴力鬥爭的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仍要掛毛像,亦顯示他政治上的強權暴力思維。毛死後,不少幹部群眾希望更深入探討「反右」、「大躍進」、「文革」等的成因,但鄧小平重新掌權後便「一槌定音」,繼續維護毛澤東「不能取代」的地位,即所謂毛澤東這面「旗幟」不能倒下,否則「亡黨亡國」。

因此,功過「七三」開的毛澤東建國後一系列倒行逆施政策,包括導致幾千萬人被餓死的大躍進,均是功勞!只是晚年發動「文革」令鄧小平受迫害,才被定性為錯誤。而擁有一切暴君特徵的毛澤東,講過不怕核子戰爭,死悼一半人類,可迎來社會主義的更冷血說話。

如果當年馬克思所預期,建立在資本主義廢墟之上的社會主義,解放全人類的共產革命,是以核子戰爭,地球一半人口消失為代價,那麼革命的意義又在哪裡?

當然相比大獨裁者毛澤東,鄧小平相對寬鬆,他支持經濟改革開放,亦解救了當時瀕臨崩潰邊緣的中國經濟。但這種缺乏監督及制衡的經濟開放,令黨官權貴可以隨意挪用公有資源,壟斷經濟利益,即所謂「國富民窮」。而正是這位容不下異見的小獨裁者,拖政治改革的後腿,令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一發不可收拾。

正所謂「知人善任」,毛澤東賞識鄧小平也是因為他在政治上「堅定」,即在關係共產黨的絕對權威問題上,絕不手軟。除了下令「六四」屠殺,1957年的「反右」,即對敢言或被誘使發言批評中共,那怕只是善意提點的知識分子,進行殘酷鎮壓的運動,鄧是積極執行者,在寧枉毋縱的強硬思維下,數以十萬計無辜人士受牽連,被打壓,不少甚至家破人亡。

1979年,他利用完西單「民主牆」及黨內外民氣,把政敵趕下台後,隨即取締「民主牆」,重判敢於提出「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的魏京生無期徒刑,在廣州發表「李一哲」大字報的王希哲亦被判無期徒刑,再次顯示其容不下異見的狹隘心胸。

對外,他亦繼承毛澤東的暴力主義,支持赤柬進行殘暴統治,甚至敦促當地華人為赤柬賣命,當那些紅色華人驚覺赤柬的「原始共產主義」是反人類的暴行,向當地中共代表反映時,得到的回應是繼續服從赤柬,因為這是中國的國策。曾經為中共和柬共賣命的柬埔寨華人周德高,晚年出版他的回顧《我與中共和柬共,赤色華人解秘︰柬共如何興亡》,述說這段作為中共和柬共棋子的不堪回首的歷史。

而中共為了不滿越南支持洪森推翻赤柬政權,害怕越南在印支半島勢力坐大,又為了討好侵略越南,跟北越和越共打了多年戰,最後被迫撤軍的美國(當時中美正商討建交),以及順便測試解放軍戰力,以「自衛還擊戰」的名義,侵略越南。這場不必要的戰爭,除了造成越南平民傷亡,解放軍亦傷亡慘重。據說鄧小平驚覺解放軍裝備及武器落後,戰力不濟,於是提出國防現代化。

至於面對台灣,雖然同胞前同胞後,他亦沒有和平新思維,主動宣布放棄武力「解放台灣」。換言之,鄧小平對內容不下異見,鎮壓絕不手軟,對外自覺有能力時,也不會放棄甚至主動採取暴力。這是所有獨裁者的特徵,因此獨裁者不應與非暴力的和平主義掛上任何關係。

可是,香港那位地下黨特首競逐者梁振英,被中文大學學生問到對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的意見時,竟說為何鄧小平不是第一個獲和平獎的中國人。鄧小平死去多年,沒有人知道他是否希罕這個西方「資產階級玩意」。灰記只是對這個可能北京屬意的未來香港特首,對和平非暴力的認識如此「扭曲」而擔憂。倘若以習近平為首的強硬派主導未來大陸統治集團,再加上這個不脫黨性的未來香港行政長官,中港民眾可能要捱過一段頗長的寒冷了。

觀乎這個政權對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的「極過敏」反應,如軟禁劉霞,加強監控及打壓所有異見人士,重判趙連海,厚著臉皮要求其他國家不要派代表參加和平獎頒獎禮等,完全缺乏一個「大國」應有的自信和從容。這可能反映共產黨只剩下銀紙和統治機器的虛怯表現。

這是中國人的不幸,即使體制內不少人已認識到政治改革的必不可免,非暴力漸進改變是唯一的出路,而且由共產黨越早提出實行越好。但中共統治集團卻為自身利益及一黨之私,死抱權力不放,即堅持寧為玉碎的暴力思維,埋下越來越多暴亂的種子。

這是毛澤東、鄧小平式獨裁/黨國思維揮之不去的legacy,也是鄧小平不配拿諾貝爾和平獎的原因,不管他是否希罕這個西方「資產階級玩意」!

廣告

6 responses to “中式和平笑話

  1. 灰兄,不久前好像听闻军方一名高级将领公开是表示,一场世界范围内的战争,中国准备牺牲掉系西安以东的所有中国人换取战争的胜利。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5/07/200507210735.shtml
    (人民日报社下属的强国论坛上,确实是支持那位将军的多,那里是民族主义者的天堂啊,可惜他们在google上打出胡萝卜的权利都没有)

    看完这篇报道,不管真实性如何,总觉得是百感交集。

  2. NEO兄︰確實聳人聽聞!不過,王力雄也寫過預言式小說《黃禍》。的確,戰爭不可避免的思維在親中共陣營正在增長,我認為這是號召民族主義的最佳武器。同理,美歐、俄印等的民族主義意識亦可能正在滋長。所以,世界上愛好和平的人都對強國不肯放棄生產大殺傷力武器憂心如焚,因為即使擦槍走火,後果亦會不堪設想。也許這一、二十年是人類是否步向毀滅,或文明冰河時期的關鍵時刻。

  3. 人類的前景的確有很多值得悲觀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自己作為一個人,真正面對國家暴力時能否堅持「良知」與無私。

  4. 摁,很多时候我们过于激动而在狂热的情绪中迷失自我,又或者在莫大的压力下畏缩不前失去明天。面对这种境遇,很多言语都很苍白,只能勉告灰兄勿在漫长的困境中丧失勇气与善良,那是人类最可贵的精神。(虽然我也做得不怎么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