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復何言—-趙連海寃獄

八九年「六四」,中共下令軍隊屠殺人民,當時暫時「離隊」的香港黨報《文匯報》社論開天窗,只有四個大字︰「痛心疾首」。據說當時有兩個選擇,另外一個選擇是「夫復何言」,當時負責監督《文匯報》的前新華社副社長張浚生最終捨後者,取前者。今日,一個為自己孩子及其他孩子討公道的父親,竟被判刑兩年半,面對這個政權如此不可理喻的司法制度,只能嘆聲夫復何言!

有線電視畫面上那位露出不屑笑面,以及那些露出不屑表情(至少是冷漠表情)的法院人員,可能總結了當今大多黨國官員的「治國情懷」,就是對人民冷酷無情的鐵石心腸。這個畫面在香港引起不少網民齊聲聲討,廣東粗口此起彼落。「沒有最荒謬,至有更荒謬!」「沒有最不義,只有更更更不義!」便是很多人看法的總結。

毒奶粉受害人,維權家長代表趙連海被拘押接近一年後,以「尋釁滋事罪」,被判監兩年半。這次判刑大陸媒體亦有較「客觀」報道,如廣州的《新快報》,雖然不敢質疑判決的理據,但借趙連海代表律律師李方平之口,對當局拘押期過長以及判刑過重作出批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百條規︰「人民法院審理公訴案件,應當在受理後一個月以內宣判,至遲不得超過一個半月。有本法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情形之一的,經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批准或者決定,可以再延長一個月」,本案最遲應當於2010年4月中下旬宣判,趙連海的代理律師李方平認為本案至今才重新開庭,雖然期間曾有過三次延期,期間曾有過三次延期,但本案審理已經遠遠超過了法律規定的期限,存在嚴重超期羈押問題。

李方平律師表示,此判決量刑過重,將會上訴。一般尋釁滋事最多判3年,而趙連海和警察並沒有發生肢體衝突。趙連海在庭審中也脫下囚衣以示抗議。

而解放軍報社旗下的《瞭望》更以「結石寶寶之痛」為題,作了專題報道。引言已為受毒奶粉之害的孩子說話︰「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令人震驚,它的影響並不僅僅因為其破產被收購就銷聲匿跡,在其身後,數以萬計飽受病痛煎熬的"结石寶寶",至今仍在拷問著我們社會的道德和法律底線。」

就趙連海的判刑,專題也是轉述趙的代理律師對法院作出批評,即拘留期過長及判刑過重。即使它沒有如香港有線電視般,播出了趙連海太太及律師認為趙連海無罪的說法,以及為趙連海呼寃的其他「結石寶寶」家長的標語,但也沒有表達認同法院的判決。只是引述了判決書的部分內容︰

「根據起訴書,2009年8月4日,趙連海利用安徽籍女青年李蕊蕊在豐台區聚源賓館被强姦一案,以報案為名惡意炒作,糾集煽動不明真相群眾及多家境外媒體記者,到北京市公安局大門東側非法聚集,嚴重擾亂該地區的社會秩序。2010年05月15日安徽籍上訪女子李蕊蕊于聚源賓館被强姦一案,在北京市二中院終審宣判,强姦犯徐建終審獲刑8年。」

在結尾還特別提出︰

「關愛孩子是社會的職責,三鹿破產了,沒有償還能力了,但是,三鹿的原來上繳稅收獲利的石家庄市政府仍在。因而,石家庄市政府能否勇於站出來承擔這一社會職責,給"結石寶寶"的一個合乎人之常理的答覆,不再使這種遺憾和陰影在影響到這些"結石寶寶"的百年人生,這是民眾的企盼。對此,百姓更是拭目以待。」

《齊魯日報》的公共專欄,更有署名趙健雄的作者,以「趙連海和肖傳國誰在滋事」為題,批評判決離譜。除了質疑拘押期過長,審理程序涉嫌違法,亦指判刑有恐嚇成份︰「趙和警察並無肢體衝突等行為,獲刑竟達兩年六個月。人們不免產生聯想︰這是對參與維權的其他當事人的恫嚇。」

作者繼續為趙連海呼寃︰「 眼下在一些地方,"擾亂社會秩序"幾乎已成為有關部門為意見不同又不大聽話的民眾專門設置的罪名,而碰到真正的"擾亂社會秩序"者,倒顯得相當寬容。前些日子肖傳國顧兇傷害揭露其學術造假的方方舟子一案,法院判决肖傳國僅僅拘役五個半月,還不到趙連海一個零頭。兩相比較,孰輕孰重?其傾向不是太明白了嗎?這與肖的官方身份及方的民間地位恐怕也不無關係。」

內地傳媒的報導方式,顯示判決的不得人心。而本地的親中共人士,也對判刑不滿。例如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葉國謙準備去信最高人民法院,表達對為毒奶粉受害人維權而被判入獄兩年半的趙連海案件的關注。他指趙連海是毒奶粉的受害人,被法院重判,令人詑異。另一位港區全國人代,前港府高官羅范椒芬亦揚言要於本月人代例會討論此書,必要時聯署請中央關注云云。

而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更以「非法的法,無罪的罪」為題,在《東方日報》刊登全版廣告,批 評北京大興區法院重判趙連海, 踐踏中國公民憲制權利,質疑法院將受害人由原告變被 告,用司法腐敗壓制民眾合理訴求、掩蓋行政腐敗,損害人民根本利益。又指政改由法治開始「誰不政改誰下台 。」趙連海的命運罕有受到中港建制內的關注,甚至同情(不管是否牽涉黨內政治角力),已說明審判之不得民心。

灰記只是疑問,如此不得民心,甚至建制內也不認同,認為是無理和愚蠢的判決,又何以會發生?這當然不是「司法獨立」下法庭「自把自為」的決定,因為稍有常識也知道審判官之上是由中共黨委牢牢控制的政法委員會,正如長駐香港的中國政法大學客座教授王友金指,判刑背後有政治因素,「中共擔心趙連海在全國召集小童家長集體抗爭,動搖政權穩定,所以才重判趙連海。」

又是「政權穩定」的幽靈!為了「政權穩定」,所以不能還受毒奶粉之害的小童及家長們一個公道,所以願意出頭,提出請求容許集體訴訟的趙連海要被判重判;為了「政權穩定」,所以容許上訪申寃的政策也形同虛設,訪民被扣押,軟禁,以至強暴;為了「政權穩定」,不能要求徹查四川豆腐渣工程,否則就如譚作人般判重刑,不管寃死的學童死不冥目,死者的家長不能服氣;為了「政權穩定」,所以不能「隨意」批評共產黨,否則輕則請飲茶,監視居住,重則扣押判刑。

換言之,為了「政權穩定」中央政權便只有姑息地方政權「胡作非為」,侵犯人民的根本利益;為了「政權穩定」 ,「執政為民」,「政治體制改革」只能口惠而實不至,為了「政權穩定」,便只能一而再,再而三抑壓/打壓民眾的怨氣。為了「政權穩定」,最終弄至走上政權越來越不穩定的不歸路。

這並非灰記故意抺黑,香港傳統左派元老、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亦直言,三鹿奶粉在國內影響大,趙連海為爭取子女權益,要求政府主持公道,卻被重判入獄兩年半,法院的做法只會激發群眾更多負面行為,內地當局若想以判刑起阻嚇作用,只會適得其反,應以作為父母的心,寬大處理。

趙連海以無限期絕食抗議司法不公,判刑無理,其憤慨值得理解與同情,但面對那些心中無人民,以至草菅人命的黨國官員,「自殘」恐怕不容易喚起他們的「良知」。而這個體制所「滋養」的無數心中無人民,以至草菅人命的黨國官員,恐怕才是「政權穩定」的最大威脅!

Advertisements

7 responses to “夫復何言—-趙連海寃獄

  1. 灰兄,大陆经济及政治体制摇摇摆摆走到今天早已经是外强中干强弩之末了。早些年还可以因为经济的发展惠及部分民众调和各种利益到达勉强的社会平衡,贫富分化的不大也没有产生社会的明显对立情绪,至少从外表上看还是欣欣向荣的。

    北京之春之后,当局积极推动经济体制改革,随之而来的商品经济大潮和被文革与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消灭了信仰与价值观的大陆民众的相遇,失败的政治体制不健全的监督体系被从浓厚的意识形态中解放出来。拜金主义开始抬头,同时言论自由被有意识的缩紧,之前偶有提及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再被提起。为了维护政权的合法性,当局一面以民族主义蛊惑人心,一面以经济大棒消磨人们的思考引导人们唯金钱至上,放弃独立思考。

    当局目前宣扬的“稳定压倒一切”,如果从性善论的角度来思考,我认为是有一定程度的积极意义的,这个可以对比伊拉克的萨达姆时期和现在的不安定状况,发展的确是需要一个好的环境,我觉得这点我无法否认。但是,透过当局表面的文字功夫我们能够看到什么样的本质呢?我认为那就是拿鸡毛当令箭!唯“稳定”主义,而这个稳定到底是什么,具有什么样的意义,表达着什么样的意思,则全部由它一方说了算。

    这种情况下,发起请愿维护工人合法权益是威胁国家稳定,为艾滋病病人筹集善款是威胁稳定,甚至连网上发帖揭露确定无疑的事实那也是稳定的威胁—-更有地方法院凭空造罪—“诽谤政府罪”!司法不独立的所谓“法治”也就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所以它就可以随心所欲,定罪、治罪,连量罪都不需要。因为它不自信,不敢公开的检视、不敢公开的讨论、不敢放在阳光下,它深知它没有合法性,所以一直惴惴不安丁点儿的风吹草到便如惊弓之鸟,给你扣上随便一个帽子—-诸如危害国家安全罪、寻衅滋事罪之流。

    这个深知马克思主义矛盾论关于矛盾是推动社会发展动力的政权,或许正在以身实践,将各种社会矛盾激化,将自己葬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 NEO兄︰同意。中國人的悲劇性可能在於每次政權交替均是暴力革命,一切推倒重來。中共實踐的馬克思主義,只講「先鋒」黨,階級鬥爭以及翻天覆地(最終訴諸暴力)的革命,而馬克思主義承諾的人類最大的解放,或比資產階級民主的更優越的社會主義民主,從未應驗。人民亦從來沒有機會監督這個槍捍子在手,壟斷一切資源,並以「先鋒」自居的政權。劉曉波,以至很多異見維權人士的進步意義在於希望尋找一條非暴力的改革道路。只是這個由暴力革命主義者創造的政權,擺脫不了暴力思維,不斷播下暴力的種子。中國人能否打破此一宿命,仍是一個絕大的疑問。

  3. 深表赞同,暴力革命从来都不能解决问题。

    此外,从推特上得知一本关于1959拉萨事件的书,不知道灰兄网路邮箱多少,我好发送给你,李江琳女士所著,但是对版权问题有点担心。

  4. 算了,我直接给载点了哦。版权问题的话,灰兄自己斟酌吧,不过好像是线上观看的话就没问题了。

  5. NEO兄︰那本書在香港有售,已看了。寫得相當全面。謝謝你的好意。我在TWITTER有個帳戶︰kwlohk。

  6. 黨國主義者怎麼到現在才出來,縮了這麼多天才厚著臉皮出來吠叫,怎麼不對趙連海的案子發表一下意見呢?

    ^_^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