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與神父

香港首富李嘉誠,在香港呼風喚雨,自然氣焰不凡。

早前深圳改革開放三十週年紀念,南下的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自高調接見,
說不管時間長短,總得要見一見李先生。李氏一個人獲胡錦濤接見,香港
內部有強烈反響。

傳統左派兼地下黨元老吳康民撰文表示不解,為何那些「紅色」商人如胡應湘不值(但講求實用主義的中共,看重在香港及國際均有影響力的李氏最正常不過),又語帶抱怨說此舉有冷落專業和基層的效果。然而,依靠華資是中共的治港「國策」,這是民建聯經常維護商界利益,以及工聯會事事講求(過早)向老闆妥協的原因,吳老不會不知。

有人揣測,吳老發砲,可能跟下屆特首人選有關,傳統左派支持梁振英,但這次胡錦濤高調和李嘉誠「談心」,表示李嘉誠屬意的唐英年跑出,是耶非耶,暗室操作的中港政治,難免令人「想入非非」。不管背後原因為何,李嘉誠的「超然」地位人所共知。

正所謂權力使人腐化,權力亦使人傲慢。在一個財富分配極不公平,權力沒受適當制衡的社會中,要求擁有巨大財富及政治影響力的人懂得抑制,懂得謙卑,也許有點緣木求魚。

香港貧富差距日益惡化,超級富豪們在政經體制傾斜下,繼續撈取巨大利潤之餘,亦越來越多基層市民變得赤貧,貧窮人口達一百二十六萬,佔全港人口近兩成。但在香港政府的「守財奴」思維,以及建制權貴的扺制下,全民退休保障遙遙無期,最低工資立法拉扯了超過十年,現在推出了,傳媒一般估計只有時薪廿八元,每天工作十小時,每星期工作六天,一個月也只得六千七百元,只能勉強養活自己,絕不能養家。

而那些賺大錢的連鎖飲食集團如大家樂,還要要千方百計克扣這些底層勞工的工資(其他集團如麥當勞、肯德基等亦十分刻薄),引起社會反彈,紛紛聲討。但緊跟「華資治港路線」的建制派竟為這些大集團的劣行護航,如民建聯成員,工業總會的主席孫啟烈,指要求吃飯的十多二十分鐘工時不能扣除是「不勞而獲」;罷吃大家樂是為民粹主義和政治化等,完全看不到基層市民的付出與收入完全不成比例的事實。

天主教社區神父的羅國輝神父,一向以敢言見稱,在十一月初舉辦萬聖節活動時,語帶諷刺的發表議論,批評為富不仁的行徑,以魔鬼作比喻,矛頭直指李嘉誠及大家樂,「如果李嘉誠今晚嚟呢,肯定嚇死咗,佢好驚收尾嗰幾年㗎,啲發水樓一嚟呢,佢今晚肯定會驚死,如果大家樂嚟仲驚,所以嗰啲至係真正殺人嘅魔鬼呀。」

神父的「出位」言論,據聞觸怒那位香港首富(這位首富「發火」也不是第一次),其天主教徒高級僱員馬勵志「大興問罪之師」,聯絡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楊鳴章,表示對該言論「不高興」,要求教區「修正」,否則作出法律行動。不過,教區及長實集團均沒有回應。

不過有報章報道,馬勵志更進一步寫信給教區,護主及對教區,以及傳媒不滿之情躍然紙上︰

「以我所認識的李先生來說,他和天主教會一樣都很熱心支持社會公益工作,實在不明白為何他會受到這樣不公平的侮辱。」
「被傳媒扭曲為李先生企圖向教區進行施壓的失實報道,實令人費解。」
「我是相信,儘管世上蒼蠅間白黑,豺狼當路衢,教會裡也有良莠不齊的遺憾。」

姑勿論李嘉誠有否主動透過馬勵志表達不滿及要求道歉,羅神父發表了魔鬼論之後,受到壓力是不爭事實。不但如此,從網上看到基督教《時代論壇》一則報道,指天主教教區秘書長李亮神父透露,副主教楊鳴章已於日前直接致電長實集團主席李嘉誠,就事件表示抱歉。不過,亦有消息指是「澄清」羅神父的言論不代表教區(多麼「縮骨」的澄清,連為羅神父的言論辯解一下也不敢),而李嘉誠亦已接納,並指不會因今次事件而暫停對教區的支持與捐助。

報道又指,據李亮神父了解,李嘉誠確因羅國輝神父的言論感到不高興,但並非要以法律追究。李還表示,教區亦已與羅國輝傾談,並提點他對自己的言論多加注意,而他亦會如常擔任聖職。另教區日後亦將不時對神父的言論作提點。此則報道惹起不少網民強烈反響,指教區有甚麼錯要道歉,楊副主教向李嘉誠道歉的理據何在等。

灰記更對李亮神父所言,提點羅神父以至其他神父對自己的言論多加注意,十分驚訝,這是否言論審查。天主教教會是否如世俗政權一樣,講求階級秩序,獻身神職的人,「老闆」竟不是上帝和耶穌,而是教區高層?

羅神父雖然沒有公開回應,卻在Facebook留言「抗議」,指希望別人不要扭曲他的說話,他只是說了耶穌在《馬太福音》25章41至46節和16章23節的話,「我們應該為耶穌道歉?還是向耶穌道歉?請勿轉移或者扭曲我的動機。」「我譴責的是地產發展商的邪惡運作,以至糧油百貨等各行各業,機關算盡地巧取豪奪,壟斷專橫,使市民受盡苦辱的罪惡。他是其中之一,其中一個代表而已,捐款並不能使合法巧取豪奪變得合理。」

羅神父不愧敢言,亦相當有智慧,這是連銷帶打的留言,批判富豪「合法」巧取豪奪,然後以「慈善捐獻」清洗自己的「罪惡」,甚至沽名釣譽一番的行徑之餘,亦暗示神職人員不能為了捐款而姑息這些財團富豪。

對!富豪巧取豪奪,以至民不聊生,然後以「慈善方式」舒緩一下處於水深火熱的貧窮人士的困境,是何等的偽善。因此曾蔭權在施政報告對全民退休保障,財富再分配隻字不提,卻推出一個為富豪貼金的「關受基金」,是何等的不知所謂。

無論如何,如果天主教教區的現任「領導」為了富豪們的捐獻而卑躬屈膝,怕得罪權貴,視社會不公,制度不義如無物,灰記只能把跟歐洲的右翼基督民主黨,甚至跟與法西斯合流的天主教會看齊。

幸而現在香港教區還有羅神父、甘浩望神父,以至陳日君樞機等站在弱勢一邊的神職人員。但願正直敢言的神職人員能蓋過那些唯恐富豪不高興的神職人員。

十一月十二日最新消息,教區發表聲明,對「魔鬼論」事件引致李嘉誠不快表示遺憾。灰記理解為教區在李氏面前屈膝,對此表示遺憾。而「大眼」神父果然不畏權貴,亦特別接受《南華早報》記者訪問,遺憾教區的做法︰「我為別人為我的行動感到遺憾而遺憾。」

羅國輝表示,教區沒有給予他足夠機會解釋事件,發表澄清啟事前亦沒有徵詢其意見,覺得被教區出賣了,他說:「身為普通市民,我為何不可根據天主教的教義發表個人意見?」

羅神父續指,教區向富商低頭,反映長駐半山區工作的教區領袖不知民間疾苦,「他們與市民的感受有一大段距離」。他說教區領袖不應向強權及財力鞠躬,要放低自我,聆聽市民聲音。

廣告

One response to “魔鬼與神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