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少數」族裔要當警察

香港「少數」族裔要當警察,希望獲本地主流社會接受。 灰記除了支持,還可以怎樣說。

本來灰記對當警察的並無好感,依然認同「好仔/女唔當差」、「差佬係有牌爛仔」等民間智慧。觀乎全球的警察,最終只是為當權者,權貴以至自己的利益集團(例如集體貪污)服務。內地無法無天的警察便是活活生生的樣板。

香港經過幾十年的現代文明洗禮,警察的貪污情況不算猖獗,不過也有灰記看不過眼之處。香港的警察首長,收入比一般人豐厚很多,退休長俸亦可觀,但不少退休後仍甘願替超級富豪打工,為的是富豪的優厚薪酬。對富豪來說,有一個前警察首長是自己的手下,多麼威風,這便是叫做財大氣粗。

當然這些超級富豪不需要利用前警方勢力橫行霸道,魚肉市民,因為香港的政治經濟體制早已向他們傾斜,他們的巧取豪奪完全合法。如果需要驅趕反對清拆的「刁民」—向他們示威的市民,不需要前警察首長出手,現在的政府及警察會為他們操勞。然後不少政府部門首長,退休後拿著優厚長俸,投奔超級富豪去也。

當然,香港警察也有建設性的一面,本地治安相對良好,警察對市民較有禮貎,這灰記也不能違言。但近年警察對示威抗議反對政府的市民越來越不客你氣,動輒用武力,動輒借機檢控,某程度向內地同行看齊,也十分明顯。而香港警察有一個侵犯人權的權力,灰記特別有意見,便是可以隨意向市民索閱身份證。警方說這樣可以防止罪案,但絕少能提供有說服力的證據。而防止罪案說法對曾被要求索閱身份證的市民,其實相當侮辱。

灰記便曾多次看見警察當街檢查市民身份證,多屬青少年、衣著較「寒酸」的中年男士、內地男士等。灰記也曾不止一次被要求檢查身份證,甚至被搜過身,那種被屈辱的感覺一點也不爽,相信曾被警察要求檢查身份證的人會有同感。有次忍不住向警察問道,究竟灰記有甚麼問題,對方只答例行檢查。灰記自問不算「樣衰」,即使天生「樣衰」,也不應該受到警察的歧視!

對,警察和這個政府很多辦事準則,就是建基於歧視,對窮人的歧視,對「弱勢」群體的歧視,包括對「少數」族裔的歧視。立法會去年通過了政府提交的種族歧視條例法案,最諷刺的是政府及公共機構可獲豁免。換言之,政府及公共機關若有歧視性措施,受歧視的人不能依據條例控告政府及公共機構。

這是何等荒唐的事,偏偏發生在這個自稱國際大都會的城市。灰記在這裡要說的是早前無線電視《星期日檔案》,述說了「少數」族裔要當警察近於不可能的故事。這裡講的「少數」族裔當然不是那些地位依然優越的歐美白人,而是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及尼泊爾等的南亞裔人士。

南亞裔人士或因不懂中文,或因其膚色問題,即使土生土長,努力希望融入主流社會,也是處處碰壁。他們若家裡有點錢做生意,便參與家族生意,否則大多只能從事低入息的粗活。連當個侍應也很困難。現在有一些年青南亞裔,希望當警察,擴闊自己的生存空間,但卻被拒諸門外。

原來要當公務員,需要懂得中英文,這些南亞裔港人,英語能力沒問題,比大多數港人好得多,比很多很多華人警察也強得多,廣東話亦十分地道,只是書寫不符合要求。

灰記其實相當疑惑,香港的官方語言是中文及英文,華人警察的中文能力當然強過南亞裔人士,但一般也不怎樣有水平,落口供時文句不通,錯別字是常有現象。如果要他們用英文落口供,基本上不可能。

而南亞裔有志當警察的,一般均努力向學,英文會考拿A級的不少,換言之,他們用英文落口供並沒有問題。香港法庭現在均採納中英文口供,一個講地道廣東話,又懂英文以至南亞語言的南亞裔人士,為甚麼僅僅因為不能用中文書寫口供,便不獲錄取?如果說要求懂得中英文書寫,那便要一視同仁,華人也必須能用英文書寫供詞,才可以當警察。

政府可能會說,中文的要求是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因為香港九成以上是華人。問題香港也有南亞裔人士及其他種族人士。政府可能又說,這些由懂英文的華人警察處理(通常要有大專程度,而且也未必講得好),但為何一個懂英文及地道廣東話的南亞裔人士又不能勝任呢?況且,在英人管治的年代,南亞裔人士可以當警察,可以當政府公務員,灰記的一位印裔香港朋友當年便進了教育署工作。前運輸署署長鮑文也是印裔的。

灰記當然知道特區政府是為了「緊跟中央」,要體現以「中國人作為主體」的「政治正確」,《基本法》也規定特區政府主要職務由中國人擔任(灰記並不認同)。但「少數」族裔當個警察又如何能妨礙以「中國人作為主體」的「政治正確」?

本來灰記對這種「政治正確」其實已相當不屑,任何真正國際都會均歡迎移民,歡迎不同國籍種族的人參與社會、經濟、政治事務。而這個特區政府只知盲從,目光如豆。最令灰記不齒的是特區政府領導層的虛偽,一方面鼓吹「擁抱祖國」的排外意識,另一方面高官們,以至中層公務員均務必及早把兒女送往海外升學,不會把兒女留在這個體現以「中國人為主體」的教育制度內。

回到警察當局這種歧視性安排,灰記敢說是違反人權法,違反聯合國人權公約,而灰記亦敢斷言,香港的種族歧視條例也是違反人權法,違反聯合國人權公約。 當然這些南亞裔港人沒錢沒勢,不可能控告政府或提出司法覆核,除非有人權律師義務替他們進行司法抗爭。

灰記不喜歡警察這行業,但香港的「少數」民族出路狹窄,不能一展所長。如果他們願意當警察,好歹也是一份政府差事,是他們作為香港公民應得的機會,灰記又怎能不指摘香港政府種族歧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