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的「憤怒」與「從容」

政改通過之後,香港政府的「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安排」,即所謂政改本地立法,近日提交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討論。

民主黨六月提出區議會改良方案得到北京首肯,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馬上轉口風,由指摘違反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決定,改為可以接受。民主黨亦如獲至寶,所以行政長官選舉辦法是否倒退不再計較,總之政改方案通過至為重要。

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四個多月前民主黨還顯示「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為政改方案背書,今天感到「晴天霹靂」,對政改方案本地立法感到「失望」、「憤怒」,例如李永達說方案保守及處處設限,劉慧卿亦說提名門檻過高會辭職。而公民黨的「反對派」,總之部分民主黨的核心表現出「極大的憤慨」。然而塵埃已落定,在分組點票制度下,泛民要進作任何修訂基本沒可能,即所謂「生米煮成熟飯」,「憤怒」只反映當初的「天真」與「愚蠢」。

不過,另一邊廂,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卻氣定神閒地「澄清」,政府提出的建議方案並沒有偏離當初的承諾。例如十五名區議員的提名門檻,是在預期的十至十五名,又例如選舉經費上限六百萬元未算過高,還指有信心,即使門檻維持十五名,泛民也有信心提名三張名單出選。

灰記倒認為,何俊仁對政改本地立法的回應是「正路」,既然當初傾全力推銷這個區議會改良方案,應早已計算過細節大概會如何。民主黨目前有六十名民選區議員,是僅次於擁有過百名民選區議員的民建聯。若明年的區選結果變化不大,民主黨應可提名三至四名候選人,最壞也應可提名兩個候選人,民協現在有約十六名民選區議員,足夠提名一位。所以何俊仁說得沒錯。

而泛民當中,社民連表明不參加超級區議員選舉,公民黨沒有足夠區議員提名,來屆區選能否突破十五席,有一定難度。無論如何,一般分析由全港選民投票,根據泛民與建制六四的得票率之比,應是泛民三席,建制兩席。如果泛民在政改爭議的裂痕未能及時修補,有可能影響泛民的得票率,到時泛民能否取得三席,也成疑問。

預期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即使泛民在新增的五區直選,及五席超級區議員議席較具優勢,頂多獲取六席,沒可能打破成為立法會少數的宿命。民主黨及普選聯所講的量變質變的期許仍是空中樓閣。即使如他們所說,在對普選承諾沒信心下,「攞得幾多得幾多」,也可能只獲「小菜」一碟。

如果中共及特區政府「順水推舟」,繼續擴大超級區議員議席,例如增加至十席,甚至十五席,民建聯及建制區議員佔區議會四分三數目,握有大多數提名權,「超級區議員」 議席越多,對他們越有利。2020年,甚至之後,要取消區議會功能組別更困難。

而這種全港單一大選區的所謂「間選」的設計,現在政府建議經費上限是六百萬,對財力雄厚的建制派政黨至為有利,因為選舉經費不成問題。好像民建聯零八零九年向外籌得五千多萬,不少捐款來源神秘,而泛民最大政黨民主黨只得五百多萬,是民建聯的十分一,公民黨一年經費只得二百萬,社民連也不會很多。

另外,中共及特區政府欲維持功能組別及建制派主導的格局未有絲毫鬆動的現象。選特首的推選委員會,例如政界的區議會選委,由全票產生,即區議員最多的民建聯建制派將獲得所有區議會選委席位。新增的十席又以直選及區議會功能組別未能及時選出而分給政協、鄉議局及區議會等,是極保守的安排。中共及特區政府對特首的提名的操控十分上心。因為要能夠操控特首的提名,才可放心讓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

無論2012年的最終方案如何,對大局影響不大。而2016年立法會選舉,2017年的特首選舉,以至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這些政改方案預期一樣會有令泛民十分頭痛的阻撓普選安排,「脅迫」泛民「溫和派」妥協接受。

而經過五區公投及政改通過,所謂泛民陣營的裂痕似更明顯,甚至有說中共已成功分化泛民。到時爭取民主的重心也許未必還在立法會,到時的抗爭也許更加困難。

無論何俊仁如何「從容」,還是民主黨其他核心如何「憤怒」,香港民主普選路依然似近還遠,對基層弱勢有意義的民主制度更是遙遠。

廣告

3 responses to “民主黨的「憤怒」與「從容」

  1. 灰兄的博客好像在大陆被屏蔽掉了,也许是当局认为“有碍观张”。

    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情势下,政治妥协比僵局还是稍微值得欣慰的,虽然人们可能会觉得愤怒因为民主党当初的宣誓与抗争似乎受到了背叛,但是在现实的情况下是对于香港的发展有好处的,僵局不但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会计划矛盾。不管我们多么理想主义,至少要面对现实的社会。当然,这点妥协改变应当是朝着有利于自由民主的方向发展才好。

    只是个人看法,民主是一种妥协,而当代社会的民主更多体现为利益的妥协,或许我太现实了。

  2. neo兄︰不少內地的朋友跟你的看法接近,我表示尊重。其實我也不願過多批評民主黨,只是看不過眼他們的立法會議員突然表現「憤怒」,明知政改通過後,佔少數的泛民黨派要修訂根本不可能。如果他們真的認為此次協妥錯了,便應認真向市民解釋及道歉。也許政治是十分現實的一回事,也許民主黨的主席看到我們看不見的問題。一切還是看這幾年內地和香港的發展吧。這一篇刊於《明報》供你參考︰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69208013107349&id=75646980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