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語的命運及其他

根據互聯網及外電報道,1019日,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首府同仁縣(藏語為安多熱貢),有數千名藏人中、小學生,走上街頭挺藏語。這則新聞亦被中國官方英文《環球時報》證實。

海外藏人組織「自由西藏」(Free Tibet)21日亦發表聲明,指示威浪潮蔓延至鄰近兩個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鎮,4所學校約2000名學生20日朝當地政府辦公大樓遊行進發,一路上並高喊,「我們要有使用藏語的權利」。學生們稍後被警察和老師阻擋。

另外,果洛藏族自治州大武鎮的藏族學生也發起抗爭,警方阻止當地居民上街。但這兩個地方的政府官員都否認有任何抗議行動。

青海藏族學生的示威,更得到北京民族大學的藏族學生響應,英國《衛報》報道,22日約二三百名藏族學生和平集會,大學領導要求學生回課室以書面提出訴求。

示威活動是由一項教育改革所引發,從今年開始,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試行新的教育語言政策,中學中除了藏文課和英文課之外,將中學原來以藏語教學的科目,包括自然科學,如物理、化學、地理、數學等,都改成用漢語教學,學生也要用漢語回答問題。由2015年開始,所有小學以漢語為主要授課語言。

官方《環球時報》訪問了民族大學一位西藏學者,該學者指藏族學生出於誤解,新政策其實是為了令少數民族更好地融入主流社會。不過,藏族學生未必同意這一看法。

專門書寫境內藏人境況,在北京拉薩兩邊走的作家唯色,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稱,在西藏以及青海、甘肅、雲南、四川各省的藏族自治州裡,學生看起來有選擇受漢藏雙語教育的權利,可是,學生選擇學漢語,就全部都是漢語教學,沒有藏語課程;學生選擇學藏語,則是雙語教學,有些課程用漢語,有些課程用藏語,而且年級越高,藏語教學的時間越少。

唯色說,過去藏區根據民族自治法,曾經把藏語教學、把民族語言的學習提到很高的地位(相信是胡耀邦當中共總書記的年代。)但是,現在的趨勢是,藏語逐漸被邊緣化。

唯色又說,選學藏語的學生在畢業後面臨就業難的現實問題,即使是在藏區,不會漢語也很難找到工作。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藏語顯得在藏人的生活中地位很低,在拉薩,在康區,在青海,這些地方都如此。

「自由西藏」發言人稱,但為了捍衛母語,年輕的藏人仍然冒着很大的風險,走上街頭,以和平的方式爭取他們的民族權利。對於這些藏族年青人來說,學校是否使用藏語教學是原則問題:

「他們是藏人,希望學習並使用他們的母語。如果他們不能使用自己的語言,那將給他們的自身民族身份定位造成極大障礙。只要觀察一下全球的語言運動,就能看到母語是一個人的身份證明。」

一位蒙古人在網上留言說,羡慕藏族學生能發聲,多麼希望自己的家鄉也出現這種情況。

灰記曾接觸廣州的挺粵語人士,他們異口同聲說,十年前全國陸續硬性執行普通話授課,「正規」場合一定要用普通話。現在很多廣州小朋友已不懂或說不好廣東話。不單廣州,上海等地亦有母語無以為繼的危機。

與操普通話的北方人同屬漢族的廣州人,眼見自己母語日漸被邊緣化,傳統文化日漸消失,尚且生出憂患意識,作出挺自己母語的行動。藏人是另一個民族,甚至原來是另一個國家,擁有截然不同的語言和文化,眼見自己的母語被邊緣化,甚至有消失的危機,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語言文化,更應受到理解與支持。

所謂更容易融入主流社會,其實即是漢化的代名詞。灰記現轉貼一首詩,聽聽一些藏人的心聲。詩名為我是靠母語為生的寄生蟲》,由熱巴格絨澤仁所作︰

我是靠母語為生的寄生蟲
我在都市賴以苟活的糧食
是我一度丟棄的母語所賜

我的膚色我的卷髮我的模樣
與那洗也洗不掉的博巴血統
甚至是謹記於心的「明哲保身」
以至「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僥倖心理
都是用母語的拼音文字勾勒
在空木桶一般的腦袋裡

假如沒有了母語
我還能寄生於哪一具軀體?
假如沒有了母語
在人的世界裡我永遠只是會說話
卻無法表達心跡的啞巴
假如沒有了母語
我該如何向我那河谷里
只懂得母語的媽媽述說我的苦樂?
假如沒有了母語
我該如何呼喚我那來到世間才四個月的
寶貝女兒索朗卓瑪?

熱巴格絨澤仁在數年前在自己的博客上,寫了一篇關於民族語言教育的文章,題為淺析行五省中小文教材編譯中存在的弊端及其造成的不良影響》是從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體制的角度所發表的「諍言」,值得細讀。

當中他提到一個藏人的母語不受重視的主要因素,就是中共提拔幹部只講究是否懂漢語,藏語毫無地位可言︰

「目前五省的藏族聚居基本上行了小和中的『雙語』化,但在局部地多升段和專業類別上,仍然存在着藏文『派不上用場』問題,使藏文基好,漢語文基差的秀藏族生落榜而致寂寂名。造成生升率和入率的大幅度降低,使藏文文盲率逐年增高。不但不利於藏高素人才的培,也不利於民族文化的交流和展。就算是在民族地,在就競爭問題上,一藏族青年幹部哪怕他的藏語語文水平再高,如果他的漢語文水平低,那麼他(她)就只好『望崗興嘆』,只好下了。相反,在藏區雖為藏文文盲而只要有點漢語水平的幹部80%以上。

在我們內部,我的民族幹部和領導學過、不懂藏文和不會說的佔了大多,他們對本民族的言文字也就不重、不學習。有很多人甚至說『藏文用』、『藏文落後』等等可笑的。他們說這話時臉而心不跳,他可能根就不知道或者不自己的民族有着浩如海、光輝燦爛、名世界的文化寶庫這一事。他了毛主席所的『調查就權』一名言,就着眼睛自以自己就是『化』的,就是『步』的。殊不知自己作藏族的一最樸素最起的民族意和民族自尊心都有,反而在自己的母語臉上抹黑,搬起石砸自己的。」

民族的母語,即使是僅存數百以至數十人的民族的母語,也必須受到尊重,灰記以為,這是任何崇尚多元的人必須堅守的底線。美國左翼學者,著名語言學家喬姆斯基,嚴厲批評美國立國二百多年來對原住民的種族文化滅絕(還有便是對被賣來美洲的非洲人及其後裔的奴役及語言文化清洗)。

他其新作HOPES AND PROSPECTS中講了一個近乎奇蹟的故事,美國原住民的其中一支,Wampanoag,在歐洲人征服美洲前,是東部其中一個主要原住民族群,現剩下只有很少族人。其中一位族人與麻省理工學院的語言學家們(並非美國政府)共同協力,重新建構他們一世紀前已被消滅的母語,並把它學成,現在正授給她幾歲的女兒,讓這位小朋友以這個失而復得的原住民語言,作為母語,傳承下去。喬姆斯基稱這為廿一世紀最激勵人心的事之一。

著這個故事,令灰記回想起三十年前留學時,跟一些北美原住民的交往的事。其時灰記利用一部超八攝影機(錄像攝錄機未面世/流行前,一種輕便的家庭式活動菲林攝影機),胡亂拍攝周邊的人與事,訪問了一位原住民,訴說文化失落及希望追尋自己的根的心情,她正在教授一些年青原住民一些母語的單字,希望在被主流英語文化「融合」時,除了自己的面孔,身上還能散發一絲一毫的母語文化光采!

灰記又想起兩年前往台灣短暫旅行,發現很多原住民以藝術形式尋根,這些新一代原住民大多已失去自己的母語,只能利用影像、畫布、拼貼,表達自己民族身份的追求。漢人移居台灣,以強勢文化驅逐原住民文化,把原住民驅往偏遠地區。蔣介石的威權/獨裁時代,強制推行國語,不但佔多數的閩南人,以至客家人的母語受壓(未至消失),原住民更是被「文化清洗」。現在台灣實現民主,人民的自由空間比前擴闊很多,包括原住民追尋身份空間,他們很多改回原住民姓名,但母語的失落可能成為永遠的遺憾。

北美原住民對母語文化的追思、續延,喬姆斯基對美國主流文化的滅絕性的批判,台灣民主化後原住民的身份追尋,均是對如中國以至全球缺乏反省的強勢文化操作的有力控訴。因此,無論北美原住民,北美非洲人後裔,藏人,蒙古人,台灣原住民,乃至廣州人……,均有一「共同命運」,就是在主流社會一體化的「大趨勢」下,發現差異,發現自身獨特之處,發現自己的母語文化,為此而努力不懈地抗爭。

Advertisements

7 responses to “藏語的命運及其他

  1. 藏语,只能作为生活用语。
    正式场合,教学语言应该用汉语,因为这样,他们毕业后才更容易求职,就业。否则,他们就会像他们的祖父母,父母一样,一直都是中国的负担,寄生虫。

    而且,全国通用汉语普通话,减少了社会交流的成本,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2. 只有無知的黨國主義者才會說"他们就会像他们的祖父母,父母一样,一直都是中国的负担,寄生虫",事實上像這種只知道盲目迷信黨國主義,煽動歧視少數民族的人才是中國真正的寄生蟲.

  3. 流亡藏人的緊急呼籲︰
    关乎民族存亡: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青海省政府、省教育厅:

    从10月19日开始青海省黄南州、海南州和果洛州等地的十几所藏文中学的几万名学生举行了和平示威游行,并集体到各地政府要求重视民族语言教学的同时,对青海省委为了贯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的文件精神,于9月10日召开常委会议,审议并通过的《青海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这一新的教育政策。此《规划纲要》中,就有关“民族教育”的一些规定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忧虑,特别是在各中、大学里反响比较大,根据消息,中央民族大学的藏族学生们也在22 日提出“保护民族语言,发扬中华文明”的合理要求在校园里举行了和平示威游行。 还听说青海民族大学、青海师范大学和西北民族大学里的藏族学生也正在积极讨论这件事情,所以此项新出笼的民族教育政策引起了所有藏族学生的警戒。

    为了使各中、大学里的藏族学生们的学业不受到影响和平息家长们的担忧,以及安定社会秩序,我等26名流亡中的藏族作家呼吁青海省政府和有关部门,依据有关法律规定和条款,请尽快给予公正处理为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第一章的第十条中明文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规定的这些条款还有法律效应,那么《青海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第三章的第十一条“民族教育”一览中“。。。。。。大力推进“双语”教学改革和发展。坚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为主,同时学好民族语言文字,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为教学语言,使少数民族学生基本熟练掌握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本民族语言文字。支持民族地区学前“双语”幼儿园建设,积极推行民汉合园、民汉幼儿混合编班。争取对口支援省、市援建一批示范性“双语”幼儿园。鼓励民族中小学与普通中小学资源整合利用,实行民汉合校,改变教学环境,优化培养模式。加强“双语”教材和教师培养培训基地建设。到2015年,小学实现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主、本民族语言文字为辅的“双语”教学,并加快对少数民族中学生实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加授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双语”教育步伐。。。。”的规定就明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第一章的第十条中的规定相违背。尤其是“到2015年,小学实现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主、本民族语言文字为辅的“双语”教学,并加快对少数民族中学生实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加授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双语”教育步伐”的“改革”方式,使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列在了“辅”的位置上,从而,我不知道本地各民族如何去“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所以各中、大学的藏族学生们的忧虑是有根据的,社会各级朋友的关心也是有情可原的。

    如同是“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这个民族的语言”一样,如果从幼儿园开始接触不到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字,过不了多少年这个民族的语言就会变成对社会无用,对生活无助的语言,从而这个语言就会慢慢消失掉的,语言没有了这个民族的文化就没有了灵魂,没有灵魂的躯体是僵尸,那么可以说这个民族就灭亡了。因此,我等深信所有参加此次游行活动的藏族学生们和广大藏族人民以及关心这件事的友好人士的顾虑也莫过于此。

    我等作为这个民族的一员,作为一名笔者,深知语言是代表一个民族的存在,这个民族的存亡就关系到这个民族的语言的存亡的简单道理。消灭语言就等于消灭这个民族,所以,如果真的贯彻执行《青海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的规划,那么,中国政府大力宣扬的“保护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一说也就成了挂在嘴边,贴在墙上的一句骗人哄鬼的空话了。

    多年来一直关注藏族教育问题的位于成都市的西南师范大学藏族教授巴登尼玛先生在接受BBC中文网的采访时说,“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藏族学生需要什么就教什么,以他们的生存质量和幸福为标准。语言不是一个政治问题,它只是文化的载体。要享受什么样的文化,就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就要教什么样的语言。”只因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所以藏族学生应该有使用和发展其文化的基本权利,也如同和其他民族的学生一样应该有学习和选择语言文字的权利。不应该强行让他们放弃学习自己的语言文字,再说了“藏人学生不反对‘汉语授课’,但不能容忍‘汉语全面取代藏语’”。倘使坚持要执行所谓的《青海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也就违背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精神。所以,我等迫切希望青海省的有关领导们三思而后行。

    我等再次呼吁自称“法治国家”的中国官员们希望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里规定的各项条款和国际公约,请公正解决藏族学生们的合理请求。

    于2010年10月23日。

    签名作家名单:
    1. 辛萨洛桑丹增切捷坚参(作者,印度)
    2. 智纳巴-洛智华桑(研究员,印度
    3. 堪保-阿旺多杰(研究员,美国)
    4. 丹增宗智(诗人,印度)
    5. 杰布尔-杨科加(作家,印度)
    6. 阿加木(大学老师,印度)
    7. 雨星(诗人,美国)
    8. 颂秀吉(诗人,印度)
    9. 达赫拉嘉(新闻工作者,美国)
    10. 安洛业(作家,澳大利亚)
    11. 杰丹琼(作家,印度)
    12. 恰多尔-鹏措旺秀(诗人,印度)
    13. 阿周关却(研究员,印度)
    14. 杰萨尔-陆智布(研究员,法国)
    15. 卓才-其扎(研究员,印度)
    16. 热多-桑盖(大学老师,印度)
    17. 才让旺姆(诗人,美国)
    18. 卓格杰(大学老师,印度)
    19. 恰阔-罗贝(作家,法国)
    20. 刚拉姆(作家,印度)
    21. 拉恰布金巴(诗人,印度)
    22. 格托(新闻工作者,美国)
    23. 拉龙甲(大学老师,印度)
    24. 才让甲(新闻工作者,印度)
    25. 宗卡-才丹甲(诗人,印度)
    26. 卓日-琦扎(编辑,印度)
    27. 布琼索南(作家,印度)

  4. 刚看了一篇关于瑞士的文章,记得瑞士也有许多藏人,这些藏裔瑞士人有母语学校吗? 很好奇呢。
    ====================================================
    事实上,根据笔者的考察和理解,瑞士在族群治理方面早就在实践这样一种“宪法爱国主义”,其积淀日久,终于成就今日瑞士的族群和谐局面。当然,瑞士也有极其特殊之处,其政治中立原则成功化解了欧洲战争环境对内部族群关系的消极影响,基本保持了宪法与国家的统一性和连续性。

      关于瑞士的基于“宪法爱国主义”的公民联邦制,笔者试着对其规范框架进行提炼,以便形成深度研究瑞士族群治理模式的基本线索:

      1.有序的直接民主。通过联邦、州、地方(市镇)三个层次的、面向立法与决策的直接民主参与,瑞士公民获得了最为宽域的民主实践空间,并在交往互动中形成关于公共利益和公民责任的共识;瑞士经验证明,只要制度设计合理,直接民主也可以有序化,并对化解族群界限、充实公民认同、巩固国家统一起到积极的作用;

      2.严格的宪法平等。这一平等指向每一个瑞士公民,而不是“族群”;这种平等不仅指向地方自治权和参与权,而且指向一种实质性的社会经济均衡目标(合作联邦主义);公民间的平等程度显然是族群关系和谐的基础性支撑;

      3.“去族群化”的政治文化。瑞士没有建立一种基于“族群”的“族群联邦制”,“族群”尽管可以有自己的政治表达,但瑞士宪法并不将“自治权”和“参与权”直接配置给“族群”,而是平等地赋予各个普通治理层次和公民;瑞士没有其他国家所谓的“族群自治”或“族群特权”,只有“公民自治”和宪法平等;这样一种“去族群化”的政治文化,非常值得我们借鉴和反思;

      4.政教分离与宗教自由。宗教是族群形成和维系的重要因素,因而政教关系也成为族群和谐的关键;瑞士在历史上出现过“加尔文暴政”,近代宪法确立了政教分离的原则,实行宗教自由;瑞士宪法坚持世俗化的公民取向,政治对不同宗教族群保持“中立”,但也严格限制“宗教政治化”的倾向,通过法律保护公民免受教会压制;

      5.促进语言交流的高考制度。瑞士高考实行“成熟证书”(Matura Certificate)制度,法律确定的“成熟考试”的科目分为共同科目和选考科目,具体等级由选考科目决定。“共同科目”为9科:国语(法文、德文或意大利文)、二国语(法文、德文或意大利文)、历史、地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绘画(或音乐)。“选考科目”为五个等级:A)加考拉丁文、希腊文;B)加考拉丁文、第三种国语或英文;C)加考图形几何学、第三种国语或英文;D)加考第三种国语或英文、现代语文(西班牙文或俄文);E)加考经济学、第三种国语或英文[xxvii]。经过高考选拔出来的都是瑞士国家的精英,这样一种语言考试的科目设置,基本要求每个考生都要通过三种主要的官方语言的考试(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第四种官方语言(罗曼什语)因人口比例过低而没有做硬性规定。这样的教育制度培养出来的政治和社会精英就不会产生对单一语言族群的过分依赖。这种考试制度显然有利于瑞士的族群和谐[xxviii];

  5. 2.严格的宪法平等。这一平等指向每一个瑞士公民,而不是“族群”;这种平等不仅指向地方自治权和参与权,而且指向一种实质性的社会经济均衡目标(合作联邦主义);公民间的平等程度显然是族群关系和谐的基础性支撑;

      3.“去族群化”的政治文化。瑞士没有建立一种基于“族群”的“族群联邦制”,“族群”尽管可以有自己的政治表达,但瑞士宪法并不将“自治权” 和“参与权”直接配置给“族群”,而是平等地赋予各个普通治理层次和公民;瑞士没有其他国家所谓的“族群自治”或“族群特权”,只有“公民自治”和宪法平等;这样一种“去族群化”的政治文化,非常值得我们借鉴和反思;
    ==============================================
    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应该向瑞士一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