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耀忠的馬拉松

Ah Ko 畫

作為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偶而會在主流傳媒的新聞時段出現,但絕對算不上家傳戶曉的政治人物。主流傳媒,特別電子傳媒,喜歡的是口齒伶俐,服膺主流價值,即所謂不偏激的人,而香港主流社會對偏激的「包容性」偏低。近年「偏激」的長毛梁國雄及名嘴黃毓民等闖進議會,多少衝擊一下主流傳媒的「包容性」。梁耀忠表現一點也不偏激,甚至可說不懂表現自己,於是同為長期為工友、弱勢發聲,同為支聯會中人的李卓人,往往成了傳統「左派」工聯會以外的獨立工會的代言人。

不過,數碼攝錄極普及的今天,主流傳媒不感興趣的故事,自有民間人士跟進。近年轉攻攝製紀錄片的前資深文字記者江瓊珠,便拍了一齣紀錄片︰《就是一場馬拉松︰梁耀忠的社會參與》,十月三日在理工大學首映。這是江瓊珠拍攝完成的第四齣有關社運人物的電影,拍攝的對象均是主流傳媒忽略,但活躍社運界的朋友,梁耀忠已是最接近建制的一位。

影片開首以梁在英國跑步及講述跑馬拉松心得開始,英國亦是他追尋左翼理想主義的地方,三十多年後,梁耀忠回到曾停留過的利物浦與伯明翰「尋根」,跟當年的同志見面,一起回想七十年代的「革命」實踐,如佔領空置的單位,為華人社區貧民申請福利,辦宣揚社會主義的刊物等。灰記對這段「尋根」之旅頗有共鳴,皆因灰記於稍後時間亦曾留學北美,參加過左派「革命」團體的活動,受過社會主義思想的啟蒙。

不過,灰記雖曰關注社會,對政治亦感興趣,卻貪圖逸樂,未能如梁耀忠般身體力行,全力投身「繁瑣」的地區工作,跑他細水長流的馬拉松。今天的梁耀忠,在議會「奮鬥」了二十五年,八五年首次當選區議員,九五年循新九組進入立法局,除臨立會時期短暫下車,一直均為雙料議員;他所創辦的街坊工友服務處亦由只有一名職員,擴展至三、四十名職員,三名區議員(梁是雙料議員)的中小型團體。但梁耀忠的「革命」色彩還剩下多少?這是灰記這些自問對「真正」的社會主義期盼,或依然拒絕接受自由主義的人感興趣的。特別是過去三十多年,「社會主義」「敗退」,聲稱工人/工農階級執政的國家買少見少,而實際上由工人/工農階級執政的情況從沒有出現。而當年托洛茨基主義者有先見之明,當毛派/國粹派為中共毛澤東獨裁搖旗吶喊時,率先強調社會主義民主,批判中蘇官僚獨裁,爭取在社會主義國家中實現民主。這個理念,在蘇東解體,中共政治依然強硬,經濟逐漸走新自由主義道路,特區工人基層無寸進的今天,如何重新審視?

影片由重訪「火紅」七十年代的舊地,至回到香港的現實,梁耀忠似沒有理想與現實的「掙扎」,如跑馬拉松般勇往直前。不過,映後座談的一些嘉賓及觀眾如灰記,多少希望了解梁耀忠由反資反帝反官僚的理想主義青年,如何能夠二十多年來在體制內爭取/妥協/「忍辱負重」,如何在社會現實中演繹他的信念?他與街工二十多年的經驗與「得失」,可以如可作階段性總結?

梁耀忠向提問者答道,自己至今仍是共產主義信徒,而共產主義最終的理想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現在香港的社會很多人每天工作十多小時,每月只獲四、五千元報酬,連起碼的生活需要也解決不了,所以要繼續為基層勞工、弱勢社群爭取。他依然期待「革命」,但「革命」未到來時,只能耐心等候。

梁耀忠澄清了一些誤解,包括灰記的誤解,就是他揚棄共產主義(他以前是托洛茨基主義者),改而追求社會改良。革命/改革/改良,八十年代初港英推出地區議會及擴大前市政局的選民基礎後,社運界已起爭論,就是進入議會/建制,還是在街頭繼續「組織群眾」,推動群眾運動,兩者可如何互動。梁耀忠進一步解釋,進入議會純粹為了爭取資源,為基層做事,議員身份亦方便替市民辦事。對梁來說,在地區默默耕耘是自己安身立命之所,時機未成熟時不奢談高遠理想。正如同是托洛茨基主義者,曾在五區公投問題上同他激烈爭論的梁國雄所言,現在群眾不嚮往「革命」,只能退而求其次提出社會民主綱領,搞議會抗爭。不過,在如何推展民主上,兩人有不同看法。

影片沒有直接詢問梁對五區公投以至民主黨談判路線的看法,反而利用戲劇形式,由街工成員及友好重演一些片段,對梁耀忠反對公區公投作出反應,說他沒有諮詢街工同仁的意見,便公開反對五區公投,但不管他反對公投,街工的其他成員依然要協助推動五區公投運動。

灰記曾在博客批評身為民主派的議員為何「害怕」普選公投,對包括梁耀忠在內的民主派議員的取態有嚴荷批評。梁耀忠沒有在影片闡述自己的反公投立場,但在自傳式的新書《我固執而持久地,過這種生活》(進一步多媒體出版),對灰記(相信也包括一些「公投派」人士)的批評作出了回應(第321頁)︰

……問題是,今次五區總辭的倡議者,在衡量市民支持民主的態度時過於樂觀,在沒有看清楚自己的底牌下,便帶著搏一舖的心態來與當權者玩一舖 Show hand,沒理會當前的實際情況,脫離現實。這不單危險,而且更是不負責任。……
 
爭取民主,當然不能「胡混」,但不參加或不支持五區總辭,又怎可說一定是在「胡混」呢?難道過去沒有人倡議五區總辭時,就代表大家都在「胡混」嗎?

五區總辭,無論是對或錯,也不過是一個策略而非原則的問題,為何不可被公開批評或反對呢?而批評或反對的人,為什麼就一定要被批評為反民主、叛徒、唯利是圖呢?

人的思維若是那麼簡單和兩極化,顯然是民主運動的悲哀,民主最重要的一個概念,是容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即是要尊重不同意見。似乎我們民主派中也有人要在打倒獨裁專制的同時,亦抱攬獨裁專制,只許一言堂,豈非極大的諷刺?……

對梁耀忠的回應,灰記自然要反省。灰記的粗疏在於輕視梁耀忠及街工關懷基層勞工及弱少所付出的心力,把他跟其他一些「溫和」泛民混為一談,以「胡混」一詞冒犯做實事,默默耕耘的他,在此灰記願意道歉。不過,灰記並沒有把梁耀忠等同民主黨。灰記仍然認為民主黨是基於門戶之見及黨派利益,而反對五區公投,即便如此,也沒有「上綱上線」的說他們反民主,是叛徒,因為灰記自命屬非主流,不會以正統自居。灰記作為眾多博客之一,寫網誌表達一下對時事的一些看法/意見,頭腦容或簡單,立場未必中肯,看法可能偏激,但也是在實踐公民社會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絕對談不上一言堂。

無論如何,這次政改令自稱追求民主的人出現前所未有的分歧,也許是一個契機,讓更多人願意釐清過去社會運動、民主運動等的得失,總結經驗教訓。梁耀忠在書中呼籲 (322頁)︰

民主道路當然是崎嶇難行,我與「街工」仍然會走下去,堅持盡早落實雙普選。不過,我們的立場是,在爭取民主運動上,必須與民生結合,才能引發多市民參與。單一政治議題,能動員的群眾始終有限的。

民主非萬能,但沒有民主,卻萬萬不能。民主,就是要確立「權力從人民中來,也可從人民中去」。

血仍未冷,心還未死,仍希望在民主路上結盟。

梁耀忠在座談會說自己不介意站在幕後,讓別人發光發熱,他答允江瓊珠拍攝紀錄片,也只把自己當成工具,讓身邊的人發聲。不過,在適當的時候,他也會為自己的理念發聲,畢竟投身政治並非完全等同跑馬拉松,除了朝七晚十一,天天如是的勤奮堅毅外(一位街工成員對他的描述),為何及如何堅持下去仍然值得一再思考。因此梁耀忠與街工成員不再「沉默下去」,適時出版書籍,除梁的「自傳」,還有《我們說過的話走過的路》,講述梁耀忠街工之道,連同這齣紀錄片,為香港的政治社會進程,提供多一些民間的足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