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牛棚

說的牛棚,當然不是大陸文革時期,關押及「改造」知識分子的那些場地,不過也是同知識分子有關,位於土瓜灣的牛棚藝術村,這個藝術村不知不覺已經運作了近十年。這個由舊屠場改建的其中一個藝術家集中地,由政府產業署管理。官僚行政主義,特別是政府物業監管官僚的管理主義,與講求創作和表達自由的藝術家,自然會生出強烈矛盾。牛棚管理手法的嚴苛,曾受文化藝術工作者的批評,例如入內參觀要登記,要出示身份證,禁止拍攝外貎,劇團在露天地方練習被管理員喝令不准在公用地方喧鬧…等。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最近由社區藝術團體「活化廳」在牛棚舉辦「土人土事」社區藝術節,有藝術家看不慣「公眾長期進出牛棚受到產業署愈加繁苛之諸多限制,決定在藝術公社外牆懸掛橫額之位置,掛出一面對產業署管理手法作出批評之橫額作品。然而9月21日,產業 署指示管理處要求藝術公社把該作品除下,繼而於9月22日改而發信予藝術公社及Videotage(另一藝術村租戶),要求單位(於一日限期內)把自己懸掛於單位外牆的海報橫額統統拆除。」

於是「土人土事」工作小組的成員以及參展的藝術工入作者發起聯署公開信,譴責政府產業署官員借行政手段打壓言論及創作自由及 意圖消滅藝術家對於產業署長期不當管理牛棚的批評。公開信要求政府產業署︰

1. 立即就整個事件過程作出公開解釋和交待,並回應我們提出的質疑;

2. 立即撤回清拆橫額之要求;

3. 就事件向藝術家及牽涉單位與公眾致歉;

4. 立即取消牛棚藝術村的出入登記政策,讓公眾自由出入參觀;

5. 檢討對牛棚藝術村的管理政策,承諾日後以更靈活彈性的管理手法,寬鬆的管理方針促進而非扼殺創作自由和藝術發展的空間,尊重牛棚作為一藝術村,對促進本地藝術生態、社區文化發展的重大使命;

6. 對有關牛棚藝術村的管理手法,以及有關此公共空間日後發展之規劃作公開諮詢,容許市民持份者持續參與。

灰記作為支持言論自由分子,對產業署官僚赤祼的打壓行為十分鄙視,也認為政府的產業也是公眾的產業,不能再按照政府各自為政,與時代脫節的行政方法管理,當然意不容辭的盡責任簽上名字。不過,灰記發覺很多長駐牛棚藝術村的藝團及藝術家並沒有參與聯署,甚至受產業署無理要求的藝術公社及Videotage也沒有聯署, 覺得甚為不解。她/他們是贊成產業署的做法?是事不關己的自私心態?是寄居政府物業下的誠惶誠恐心態?據聞當區區議會有意向政府申請將牛棚變成一旅遊景點,有CAFE以至商店之類的商業活動,但會保留部分藝術空間。未知是否鑒於未來「憎多粥少」的情勢,現在的牛棚租用者害怕這種「抗爭」行動,會減輕其續租的機會?……無論何種心態,灰記對於現在租用牛棚藝術村的十多二十藝術團體及個人的不表態感到遺憾。

有份聯署的其中一位該區街坊留言︰

「牛棚藝術村多年來一直限制拍照, 現下還限制出入, 我認為執法實屬過嚴! 牛棚受交通、位置所限人流已不多, 這個難得的公共空間卻令人感覺局促, 一些被列入法定古蹟的祠堂也不會有如此諸多限制吧… 要求牛棚進一步開放, 並與社區有更多的聯繫!!」

內地文革時代被關在牛棚集中「管理」的知識分子,是迫於高壓的政治氣氛而感到萬分痛苦無奈。今日香港的牛棚藝術村被管理成這個樣子,那些在牛棚內的藝團及藝術家們不感到恥辱嗎?怎可以繼續忍耐。難道她/他們不認為藝術是要對群眾開放,讓人自由參觀/參與的嗎?(當中也許有藝術家不喜歡自己在工作室工作時受騷擾,但只要她/他關了門便不會有人侵擾其私人空間。)灰記記起有文化界好友說,本港確實有一批不吃人間烟火的藝術家,只沉浸於自得其樂的世界,亦與官方保持良好關係(香港絕大部分藝術家均要政府,即納稅人金錢補貼)。灰記當然不希望這是她/他們不發聲的原因。

無論如何,香港政府的管理主義長期扼殺創意、藝術發展,排拒公眾參與,已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如果藝術家們各有自己的盤算,連有關藝術的不公義事情也不敢發聲,灰記會對他們說,藝術是公眾的事,牛棚也是公眾的事。

2 responses to “我們的牛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