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侵略與民族自決

近日釣魚台的紛爭,掀起中、港強大的民族主義情緒。八年抗戰、三年零八個月黑暗日子(日本佔領香港)等,在老一輩以及有涉獵這頁慘痛歷史的中國人和香港人心中,的確刻骨銘心。受異族侵略、勞役、統治、剝削是何等痛苦的事。

灰記屬戰後第二代,從父母輩親身經歷以及歷史書籍,對日本當年軍國主義的暴行,有一定的認識和批判。灰記年輕時,父母常對沒有經歷過戰亂和被侵略的第二代說,你們真的幸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確,生長在英國殖民統治下的香港那段經濟起飛以後,大英帝國準備「光榮撤退」的政治寬鬆時期,不能不說比較「幸福」,特別同大陸受毛澤東主義奴役的人民相比。不過,作為反殖民統治者,灰記沒有一些港人要懷念英人統治時期,懷念末代港督肥彭的心結,反而不恥英國殖民統治者,包括騷王肥彭的虛偽嘴臉。

其實任何帝國/殖民主義者,都覺得高人一等,看不起其他民族,日本人、英國人如是,中國人/漢人也不例外。古代直至上世紀初,中國的統治者以天朝自居,看不起人民,看不起外族。只是外族,特別歐洲日本船堅砲利,清廷一次又一次被迫割地賠款,但依然不肯放棄「朕即天下」的帝國空想。俱往矣,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高速發展,軍事強大,中共政府雖在貿易糾紛時稱自己是發展中國家,但同時亦為「大國崛起」而沾沾自喜。

「大國」究竟離帝國多遠呢?近代中國積弱而受外侮,中共建政後,在國際上的確走出一條獨立自主的道路,這是很多中國民族主義者「看不見」中共高壓統治的原因,特別是那些海外華人。獨立自主是很多國家,很多民族的願望,今日眾多亞非拉民族從歐美諸國殖民佔領下,總算達成獨立的理想,建成民族國家。不過,仍有不少民族依然未能獨立自主,其中一個同中國有關的民族是西藏。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中國漢人,對西藏被中共軍事佔領,被殖民統治作出聲援。當然,這些聲音對比於漢人主流,依然是微弱的聲音。畢竟能夠超越民族/愛國主義的人始終佔少數。而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在民族受壓迫下,可以抛開民族仇恨,由爭取西藏獨立,轉移尋求在中國的主權下實行藏人治藏,這種超越民族主義的識見,卻得不到只剩下民族主義(漢族大一統主義)可銷售的中共善意回應,依然被妖魔化,更不時被中共的藏族官員辱罵。不過,灰記可肯定,這些辱罵達賴喇嘛的藏族官員,一定被普羅藏人唾棄。這些藏族官員的嘴臉,令灰記想起香港殖民地時期的一些「高等華人」,比英國人更英國人的嘴臉。

如果能夠抛開中國民族主義思維(即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的那一套)和中共八古(解放軍入藏解放農奴的那套宣傳),西藏被中國軍事佔領及殖民統治這個事實不難看到。即使中共現在聲稱依然信奉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也支持民族自決。列寧也講過蘇維埃聯邦內的民族有自決權,可以自由離開這個聯盟(當然蘇聯後來食言,更對各加盟共和國實施斯大林主義式的專制統治,直至蘇共倒台後,這一馬列主義對民族自決的支持才得以實現,真是諷刺!)如果中共真的是共產主義者,便應讓西藏人有民族自決的權利。

在中國大陸,要有真正獨立於官方意識型態的有關西藏地位的學術研究,簡直是喙木求魚。幸而香港特別行政區還有相對的學術自由,可以有較客觀的學術研究。灰記最近發現,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比較法和公法研究中心,於兩年前出版過一篇名為《西藏是否應有民族自决的權利?》的專題論文論文的作者是一位十分關注人權的律師夏博義(Paul Harris),他是一位英籍香港人,香港人權監察的創辦人。灰記相信,香港雖云有學術自由,但漢族學者仍然視拋開官方意識型態研究西藏政治地位為禁忌,所以要有勞這位「老外」律師仗義執言。

如果不帶民族主義偏見看夏博義的文章,可以得出西藏人有民族自決權的結論。而夏博義亦認同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自決不一定意味著獨立。在許多情况下,在一個大國中實施自治對雙方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自治一方既可以作爲大國的一部分,享受大國的國防、外交關係和經濟機會,又可以保留當地的法律、習慣和文化,避免受到外來干涉。香港就是一個好例子。12

達賴喇嘛已經多次說明,他希望西藏在中國的管治下享有自治,但是有關自治必須是具有真正意義的自治。基於他在藏民中的權威性,只要他在任何公投中明確表示支持自治,那麽藏民大概也會支持。

然而,除非中國政府改變思路,真正的自治不會是一個選擇。這一點從中國官方發言人對達賴喇嘛措詞嚴厲的批判和抹黑中可以看出來。

(12 香港自治的程度顯示了所謂“西藏自治區"所缺乏的自治。香港擁有自己的貨幣政策、對自然資源的控制權、教育制度、法律制度、出入境政策,以及由選舉—儘管只是部分民主選舉―產生的議會。以上提及的各項,都是西藏缺乏的。)

除非中國政府容許真正的自治,西藏的自决就意味著獨立。中國可以長期用武力壓制藏人,但由烏克蘭和俄羅斯的例子可以看出,對於無可置疑是一個民族的人民來說,即使幾百年的壓迫都不能滅絕對民族自决的渴望。」

民族主義偏見當然並非只有中國才有,好像日本的民族主義偏見也造成別的民族的重大災難。而好像纐纈厚、大江健三郎等能深刻反省日本民族主義禍害的日本人畢竟是少數,大部分日本人對日本軍國主義,跟大部分中國人對西藏現況,都是人云亦云,甘願被極端民族主義者所利用。相比之下,在日本的民主體制下,反省日本民族主義的著作還是可以出版發行,例如支持沖繩人有民族自決權的大江健三郎,其《沖繩劄記》可以出版,沖繩人仍然可以公開要求獨立,比中國主主權下的西藏人所受的強力壓制,任何有別於官方意識型態的有關西藏的書寫均被禁止公開出版的高壓環境文明一點。

最近北京有一個名為《烈日西藏》的展覽,由民間策展人及藝評人栗憲庭策展,主要展出藏族藝術家的作品,反映西藏人在中共統治下的生存狀態(官府容許展覽舉行,是對西藏藝術的「敏感性」無知,還是一種「寛鬆」的表現?)

藏族作家唯色在她的博客看不見的西藏》寫道︰「這次畫展以“烈日西藏”為題。從“發生發聲”到“烈日西藏”,其表述已由表及裡,意味深長,豐富多樣,並且在欲語還休之間傳達出無法忽略的某種生理感受, 正如舉辦畫展的栗憲庭先生所體會的,這是一種“切膚之痛!”而這讓我想起前些年看過的一部講述前蘇聯時代的電影,片名Burnt By the Sun 被譯為《烈日灼身》或《毒太陽》。我反覆看過多遍,那種被烈日灼傷的痛並不只有蘇聯這樣這樣的國家才會施加,所有的極權制度都會施加给人民同樣的痛,所以我們 感同身受。」

但願這些聲音不會被民族主義偏見以及專制統治所掩蓋,能讓更多人聽到。

12 responses to “反侵略與民族自決

  1. 让咱们拭目以待,看看藏人能不能霸占中国的国土,搞什么《真正》的藏纳粹种族主义自治,至于霸占分裂中国的国土搞独立,至少在表面上,那个藏裔印度喇嘛是放弃了。

    我认为,中国西藏地区,只要中共不用种族主义民族政策禁止,阻止内地人民移居西藏,20-30年内,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中国政府投资大力开发西部,开发西藏,西藏地区的藏人比例就会被稀释。

    藏人妄想霸占,分裂中国西藏的土地,搞什么藏纳粹种族主义自治,霸占中国的国土独立,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2. 至于你拿香港和中国西藏对比,就如同你拿广州人挺粤语,和脏毒分子挺什么藏语一样,你是有意混淆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的问题。

    并且,香港的所谓自治,按照当初的协议,也是要逐渐和内地统一,趋同的。事实上,从97到现在近10多年间,也是这样,所以一些港运分子叫嚣香港的独立性,自治性变得越来越少。

    我预测,香港最终,也就是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

    呵呵,关于这一点,也不是你们港运分子所能左右的。

  3. 不過,灰記可肯定,這些辱罵達賴喇嘛的藏族官員,一定被普羅藏人唾棄。這些藏族官員的嘴臉,令灰記想起香港殖民地時期的一些「高等華人」,比英國人更英國人的嘴臉。
    ======================================================
    我也可以肯定,支持藏人霸占中国西藏的国土搞什么《真正》藏纳粹种族主义自治的汉族人,一定会被普罗中国人所唾弃。

    这些人的嘴脸,很容易令中国人想起中国历史上的各类汉奸,这些汉奸,往往比异族敌人更加痛恨中国人。

  4. 西藏是我们中国的国土,任何种族,民族身份的中国公民都有权利在西藏居住,生活.

    任何妄想霸占中国的国土, 分裂中国国土的人,都必将受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和严厉打击.

  5. 民族主義奴才針對的對象已不止是可憐的藏人,還有不願作奴隸的港人。「一國兩制」云乎哉?世紀大騙局而已!看來,淪陷的不單是釣魚台、西藏、香港,還有整個中華大地

  6. 一国两制讲的很清楚哦,就是50年不变。 最终的目标,本就写明了,香港是中国的一个城市。
    怎么? 港运分子现在勾结藏毒,维毒,一些汉奸民运分子,妄想50年后,香港也不变? 永远是所谓的《特殊行政区》?

  7. #

    民族主义情绪从来都是盲目和蛮不讲理的,显而易见!无需多言
    #
    neoshadows | 九月 24, 2010 at 1:41 pm |

    带着偏见和无知看文章,则看到的全是偏见与无知。

    愚民政策很有奏效
    ================================

    握个手先,我的看法和你一样,博主和一些汉奸民运是《带着偏见和无知看文章,则看到的全是偏见与无知》,至于博主吹捧的藏裔印度喇嘛,和那些中国境内,境外的藏毒分子,都是《种族主义情绪从来都是盲目和蛮不讲理的》 所以,我们中国人和他们《显而易见!无需多言》,准备消灭他们就是了。

  8. 怎么,你认为一些中国境内外的藏毒分子妄图霸占中国的国土,按照那个藏裔印度喇嘛的说法,要限制,禁止其他民族身份的中国公民到中国西藏去定居。

    这样的做法是什么主义? 说轻点,是极端藏民族主义,说重,这就是纳粹种族主义。

    你们港人能够接受潮州裔,客家裔,南亚裔香港公民在新界,或者港岛划出一块地域<真正自治》吗? 禁止,限制其他族裔的香港公民到他们划出来的地域定居?

    我相信,绝大多数香港居民是坚决反对的。

  9. 通告: 中聯辦外的雪山獅子旗 « 灰記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