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You Heard from Johannesburg

Have You Heard from Johannesburg 在藝術中心放映時,看的人不多。灰記常想,香港號稱國際都會,但其實對國際的關注可能只限於金融、時尚等,缺乏的是人文關懷。

南非種族隔離主義是歐洲殖民主義的「極致」。看到南非黑人上世紀所受的不公、勞役,以至苦難,同行的好友說香港人其實相當「幸運」,英國殖民統治者為了冷戰需要,中國共產黨為了改革開放需要,合力把香港塑造成「資本主義的明燈」,過程中不少港人白手興家,不少港人憑「知識」改變命運。逃避政治和經濟災難的大陸難民和移民,只求溫飽,對殖民地的不公自是較能「容忍」。不過,是好是壞,這一切已成過去。全球化資本主義盛行的今日,不單是基層,連中產的利益也受損害,香港「資本主義的明燈」的神話破滅。

說回南非,這齣共分三節,一共約九小時的電影,由三十年代講到九十年代曼德拉當選南非總統為止。對有興趣了解南非種族隔離政策歷史的人,看此片應有一定收獲。

對灰記來說,那些「只准白人/歐洲人進入」的告示牌,在不少紀錄片看過。就如以前中國的歐洲租界中的「華人與狗,不准內進」,以及香港殖民地早期華人不准住山頂一樣,白人種族優越主義伴隨殖民主義為全球不同民族帶來沉痛的歷史。南非之所以引起全球的關注是,在二戰後全球民族解放運動建立無數新興國家,白人優越主義備受抨擊,這個在上世紀初建立的「共和國」,卻「意無反顧」的奉行白人優越主義,把八成黑色和有色國民拒諸「共和國」的門外,剝奪他們的政治、經濟權利以至基本人權。

「共產主義」在現行「社會主義」國家的壞榜樣影響下,不少人視之為洪水猛獸。歐美國家在二戰後冷戰時期,亦以對抗「共產主義」為藉口,縱容南非白人政府。而受馬克思主義啟發的南非人,可以打破種族壁壘,建立共產黨,與爭取全民平等權利的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保持合作關係(當然醒悟的白人只佔少數)。他們在四、五十年代曾經希望透過非暴力手段結束種族隔離政策,但南非政府強硬手段回應,大舉拘捕及囚禁共產黨和非國會的頭面人物,1960年更發生Sharpeville大屠殺。此後,南非反種族隔離主義者便轉向武裝鬥爭,以及爭取國際社會支持。

影片揭示歐美政府和商界,主要是美國、英國和荷蘭(南非白人主要來自荷蘭),對南非白人政府撐腰,大大延長南非白人獨裁政權的壽命。其實邏輯十分簡單,歐洲殖民主義與白人優越主義分不開(美國的黑人爭取了多年,到了理想主義澎湃的六十年代才結束對黑人的隔離和歧視,而隱性的種族主義仍然存在到今天)。殖民主義結合資本主義,美英政府以至商界均以白人為主,在南非有大量投資,自然扺制聯合國的經濟制裁。

說到這裡,灰記想起一段往事。七十年代中後期,大學時代的灰記身在加拿大,暑期不願跟一些香港留學生過著天天打麻將的無聊生活,走到當地的樂施會當義工。有一次獲「委派」到加拿大各大銀行擺放如提款單大小的傳單,呼籲銀行客戶取消戶口,因為這些銀行均有借錢給南非白人政府。在灰記的記憶中,這是其中一次重要的政治啟蒙。此後灰記樂意結交來自五湖四海,不同種族的人士,樂意聆聽他們國內種種情況,這是後話。

影片提到的索韋托(Soweto)大屠殺,灰記當年得知南非白人射殺手無寸鐵的少年,感到實在難以置信,南非白人優越主義者視黑人為「劣等」民族,甚至比家中的「寵物」還遠遠不如,真是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不過,要到八十年代末期,南非經濟瀕臨破產(影片沒有太詳細的分析,可能要負擔龐大的「維穩」費用,加上在國際民間越來越強大壓力下,絕大部分英美資金抽走),南非白人商界領袖比政府走快一步,率先到鄰國跟被視為恐怖組織的非國會領袖,包括在國外艱苦卓絕地為解放南非而奔波一生的Oliver Tembo。

影片曾有一檔案訪問片段,當年有記者問Tembo,非國會是否蘇聯的第五縱隊?為何非國會接受蘇聯的武器和援助?Tembo回答說,他們曾向歐美國家求助,沒有任何國家願意提供援助,只有蘇聯願意,也沒有附帶條件。在美蘇爭霸的時期,蘇聯畢竟比美國更願意站在第三世界受壓迫人民的那一邊。中共鄧小平上台後的親西方路線,其實多少有礙第三世界的進步事業。

八九年東歐變天,到九零年代初蘇聯解體,歐美國家再沒有藉口以冷戰需要撐南非白人政府,情勢急轉直下,南非由德克勒克代替博塔做總統後,面對現實,短短數年由釋放曼德拉,至九四年曼德拉當選總統,殖民主義最醜惡的一頁,種族隔離主義成為歷史。

回到八十年代末,南非白人商人領袖率先與流亡黑人領袖會面,預視商人的「務實」主義的厲害,南非結束了白人統治,卻沒有結束白人支配的資本主義制度。今日南非經濟、社會問題嚴重,絕大部分南非人,即黑人,仍然生活在貧窮之中,只有少數黑人「貴族」憑政治勢力成為資產階級新貴。

曼得拉九四年被選為總統,應該是眾望所歸。不過,亦有左翼觀點認為,他還跟德克勒克一同獲得諾貝爾獎,被西方世界追捧。皆因他對西方資本義,對南非白人資產階級讓步過多。當年南非共產黨跟非洲人國民大會結合的理想,最多只能說落實了一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