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you heard from the Philippines

很多香港人現在非常留意菲律賓,非常希望打聽菲律賓,但對菲律賓人則一點也不關心,因為他們只是要為八名在當地遇難的香港人「討公道」,要為香港人這個身份找立足點。但何謂香港人?為遇難香港人禱告、哭泣的菲籍家務助理算不算香港人?她們有不少可能在香港工作和居住超過十年,甚至二十年,但因為不是「優才」,不是有錢的投資移民,只是基層家務助理,所以沒有居港權。

但試想一下,一個人年青時候離鄉別井打工,在一個異鄉逗留了十年、二十年,這個異鄉多少也成了半個家鄉吧。可是這群對香港其實有重大貢獻,對香港多少有感情的菲籍人士,卻從來被主流社會忽略、輕視,甚至因為地位低微而被人看偏。遇到這次港人在菲律賓遇難,更成為一些港人的歧視和針對目標。

灰記要引用很多人引用過的感言。沒有遇害的其中一位團友李瀅銓,在《明報》寫了篇「刧後感」,除了為自己沒有把握時機制服槍手而後悔,除了為遇難團友悲傷,更為菲律賓人民活在無能貪腐政權下而難過︰

…..雖然我以前也有過好幾個來自菲律賓的同事,但我和大多數香港人一樣,對這個國家幾乎全無認識。明明香港有十幾萬菲傭生活在我們之間,甚至住在我們很多家庭內,但是我們對這個為我們提供了大量廉價勞工的國家和人民的生活狀况是如此的漠然。我們大概都知道菲國窮,才要在全球輸出傭工,但到底有多窮?我查看了一下,才知道原來菲國有三分之一人口活在貧窮線以下。槍殺、綁架的事情無日無之,這樣的情况之下,人民過的是什麼生活?

我回想發生挾持事件之前二天,旅行團的行程當中有一項是到花車廠探訪,現場卻傳來了一陣陣惡臭,導遊指一下車廠圍牆外的一邊,是一個垃圾山,山上有不少小孩正在撿垃圾維生,讓人心酸無言。

回到香港後,知道香港這幾天出現了不少反菲言論,網上有人說要把所有菲傭趕走,使菲國立即陷入經濟困境作為報復,又有菲傭在街上被辱罵,一聲聲「奴隸國、僕人國」來作菲國代號。我明白市民對菲國政府和警察的無能的憤怒,我親身體會,但是,這與菲國人民何干呢?難道我們都忘了被歧視的滋味嗎?

香港曾是長久被殖民的一個社會,華人在體制上和生活上都被所謂的「主人」歧視,現在卻有一些香港人財大氣粗地聲稱「我哋請咁多菲律賓人,我哋係佢哋老細」,以一副「聘用你是恩惠,你卻敢以下犯上」的奴隸主姿態來責備那些和挾持人質事件全不沾邊的菲傭,實在讓人心驚。……為什麼在悲憤的同時有些香港人會變成種族主義者?同樣讓人難以明白的是,香港政府竟也在此同時宣布要把包括菲傭在內的外傭繼續凍薪,使外傭都無法分享經濟好轉的成果,這是我們的政府在渾水摸魚嗎?政府能不能公開檢討外傭薪酬的標準和機制是什麼,在這個時候作這些舉動,給人政府要懲罰外傭的感覺,對消除仇菲情緒沒有任何幫助。

灰記對港府的舉動特別感到討厭,口口聲聲說不要把情緒發洩在菲律賓人士身上,卻陰濕地此時此刻凍結外傭的工資,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她們要爭取自己的權益更感困難。這個不肯承擔的政府,去年在拖無可拖之下,訂立了種族歧視條例時,政府機關卻可獲豁免,足證其實骨子裡還是輕視少數族裔權益。說重一點,其實是歧視南亞裔被視為貧窮的種族。

過去一星期,灰記在電視上看到舖天蓋地的哀悼及抗議活動,看到菲傭在中環遮打道哀悼遇難港人特別有感觸,這群因為本國政府貪腐無能,因為貧窮,被迫離鄉別井,寄人籬下打工的人,沒有受國族意識影響,同樣為遇難的港人流淚(又會有多少港人為其他國族人士的死難和不幸流淚?)至於是否有菲傭感懷身世,在政府的無能,在此地感受一些敵視的眼光下而落淚,即使有,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在這次事件之後,港人除了要求徹查真相之餘,會否多關懷在港工作的菲傭,多關心她們的祖國的情況,好像最近在藝術中心上映的紀錄片Have you heard from Johannesburg中的不同國族人士,一起關心和支援南非的黑人大多數?還是依然故我,菲傭只是「他者」、「僕人」和代罪羔羊呢?

4 responses to “Have you heard from the Philippines

  1. 灰兄:請不要太投入「種族主義」的迷思。菲傭多年來對香港的貢獻不容置疑,純從心態上言,真正歧視、敵視外地人的香港人並不多,除非受挑撥離間。
    今天香港人本身已自顧不暇,為富不仁者有力無心,但更多人是有心無力。回歸至今,經歷幾次金融風浪,受益的是大財閥及政府庫房,身家有加無減(或許是他們「本事」吧),中產及以下,樓房沒升值,人工有減沒加,包括「與虎謀皮」的政府公務員、教師、社工,無一倖免,都減了,以前所謂「高薪」,不過對比草根而已,這說法其實是為富不仁者挑撥離間之計,(人工隨)「市場調節」?更是他們手中的繩索,寬緊由他。以貴行業為例,今天入職的記者,人工就比九七前已下調至少15%。面對水、電、煤氣等生活必需品都有30%或以上的加幅,交通、住屋本來就在高水平,我敢說絕大部分人都陷於水深火熱之中。能維持一定生活的,多是靠拿積蓄去炒賣,博一博,僥倖獲利,也只是幫補幫補而已。一旦孤注失敗,後果自不待言。
    今次人質傷亡事件事後反應,愚見以為是許多香港人因關愛而代入,互相慰藉,借人禍而洩己悲,除了譴責有關政府,其實也在訴說人間之不幸。今天草根之苦,內外交煎,人命如同草菅,悲情籠罩許多舊社區,北區尤甚,例子可見於近日報章。香港普羅大眾這種無力感積累巳久,政府偏偏不能對症下藥,奈何!
    回到問題,今天基本上南亞裔人已開始融入社區,許多家庭已獲公屋安置,而菲傭週日遍佈大小公園,不受特別關注,但也無人歧視投訴。他們自成體系,載歌載舞,自得其樂,比起印傭、泰傭之沉默孤寂,後者似乎更應受關注。至於對本地老弱,不用多言,更要多出力了,不然灰權運動從何說起?

  2. 是否迷思見仁見智。閣下所言中產以及基層聯合扺抗政府及大財團的壟斷,灰記當然沒有不同意。而基層者,菲傭以及外傭也是一份子,指斥港府乘機凍薪有何不可?
    關注菲傭處境,不等於不關注其他外傭以至本地基層及長者的福祉。只有權貴才會樂於看到這樣的分化。而在任何社會,分化手段的首當其中者就是外來的基層勞工。
    中產受衝擊是事實,但中產也有不少人分享到經濟成果,唯獨基層近十年收入有減無增。這也是資產階級社會的本質吧。
    「今次人質傷亡事件事後反應,愚見以為是許多香港人因關愛而代入,互相慰藉,借人禍而洩己悲,除了譴責有關政府,其實也在訴說人間之不幸。今天草根之苦,內外交煎,人命如同草菅,悲情籠罩許多舊社區,北區尤甚,例子可見於近日報章。香港普羅大眾這種無力感積累巳久,政府偏偏不能對症下藥,奈何!」
    說得好,但這次人質事件卻是港府(不提政黨了)抽水的大好時機,民望急升。這也說明了港人「身份認同」的迷思吧。至於政府是否能因為港人遇難而轉性「關顧」普羅市民,大家心中有數。
    至於南亞裔可申請公屋,這是香港永久居民的權利。問題是南亞裔即使是在香港土生土長,一口地道廣東話,找工作很多時碰釘,就算要融入主流社會也極其困難。土生土長的南亞裔因為種族問題被看成「他者」,而不是香港居民,就是種族歧視。種族歧視不一定要表現於赤裸裸的暴力,但也有其殺傷力。

  3. 謝謝賜教。一向以來,都非常認同灰兄的觀點和意見,尤其佩服灰兄的正義感。以人質事件為例,我完全同意兄叫大家多認識菲國、善待菲傭,並指斥政府於事件中的抽水及不義行為。
    只想補充一點,就是希望大家抱正面態度,看南亞裔人融入社區。就我所見(我也居於公屋),不少南亞裔家庭已遷入居住而非申請,成人跟鄰居彼此認識、溝通漸多,也見融洽,子女跟鄰居小孩玩樂,並入讀主流學校而非特殊學校;路旁所見,南亞裔修路、建築、物流搬運、收買等行業工人佔額幾近半數,雖然這些都是粗重工作,待遇不算高,但這總算是好的開始吧。我深信,大家都樂見正面發展。
    最後,個人水平不高,言語若有冒犯,請見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