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殖民地到全球化的語言軌跡故事

近日粵港兩地爆發的保衛廣東話運動,觸動了傳媒,也觸動了不少人的「鄉愁」。過路人回應灰記客時轉來了賀衛方教授的《如果鄉音都死去了》的感言,操純熟普通話的賀教授,在普通話席捲的大勢下,緬懷能跟東北同鄉膠東話交談的時刻,想必是不少人的寫照。

灰記也驚覺自己的潮州背景已消失得七七八八,除了勉強聽得懂最基本的家鄉話,以及很吃力才能吐出一些不完整句子外,潮州這個家鄉對灰記已是十分陌生。這是移民之後十分普遍的現象。香港土生土長的灰記,母語是廣東話,這是跟其他來自大陸各省各地移民後代的共同語言。不過,灰記依稀記得,六十年代童年時官方電台也有潮語新聞廣播,如果沒記錯,其中一位潮語新聞報道員是後來進無線電視演電視劇的藍天。那時候不同鄉音響遍香江。

灰記現在分析,那時候從大陸各省各地來的移民佔多數,他們還未掌握廣東話,所以有為他們而設的各地區語言的新聞節目,以便宣傳殖民政府的政策。到七、八十人年代,移民之後的第一代逐漸長大,那些移民香港二、三十年的「老香港」亦起碼懂聽本地話,在殖民者眼中,這種專為不同地區社群而設的「方言」新聞已沒有價值。

英國殖民統治者厲害之處是不強迫當地人說英語,但把官方語言定為英語,變成了當地人能掌握好英語才可以向上爬發財。香港人長期「重英輕中」,即使七十年代爭取中文「合法化」(成為官方語言)成功了,也改變不了香港人這種主流心態。即使宗主國再變成中國,重英「崇洋」之風並沒有稍減。然後感覺「大國崛起」,普通話強勢,便從小學起「抓」普通話,企圖訓練一些能操英文和普通話的第五、六代「精英」,以投入全球化競爭。

灰記必須承認,生長在前殖民地香港,難免受殖民者的強勢語言文化影響。崇尚英語和西方文化,少年以至青年灰記也難「倖免」。即使灰記受家父民族意識影響, 中、小學皆入讀中文學校,也羡慕別人英語說得好,感覺西方國家的一切均比香港優勝。甚至因為嚮往西方社會,環境許可下,讀畢中學便到外國升學,為的就是希望在西方社會體驗體驗。

在外國的經驗是複雜的,一方面感受到西方主流社會目空一切,對「落後」地區來的人難免帶有的歧視和偏見,特別在未能好好掌握強勢語言時所感受的委屈特別強,譬如英語說得不流利,有口音,不能流暢表達時那種焦慮和挫敗感。有段時期,反而沉浸於中文書本,大量閱讀五四時期的文學,或者古詩,感嘆中國有深厚歷史文化,何以近代積弱,受西方欺侮。那時候灰記還是一個右派青年,對「中國人民已經站起來」沒有認同感,對共產政權更是反感,逐有近乎「國破」的傷感。特別在深秋時候,走在街上,流落異鄉的淒酸,令灰記想到身為中國人的悲哀。

另一方面,西方社會的文明,西方人講究公德以及自由氣氛也令灰記心生嚮往,特別灰記較能掌握英語,結交多些西方人,思想漸左傾以後。不過,灰記當年的圈子不少都是來自當地和亞非拉左傾學生/人士,共黨組織的駐校代表,又滋長了對西方社會的批判,特別不滿歐美資產階級佔用地球大部分資源,支配全球經濟,壓迫「第三世界」人民。而灰記左翼思維,又是透過這種通過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而通行全球的英語而有所發展,例如閱讀英語或英語的左翼著作。因此,灰記也慶幸學得這種強勢語言。

西方左翼圈子有如保護罩,令灰記這類以英語為第二語言的外來者得到較平等對待。左翼的人文關懷,的確能讓生活在西方的弱勢社群有多些溫暖。但「共產主義」的世界大同理想也往往忽略族群之間的差異。受此影響,灰記對「落後」和「地方」事物也多未作理解已持批判態度。最明顯的例子是覺得全中國均通用的普通話比任何地方語言優勝,簡體字能方便廣大群眾,好過「封建」的繁體字。由於追求「進步」,往往鄙視傳統。

幾十年過去,灰記能體會的就是,不管資產階級還是共產主義者均迷信發展和「進步」,而大家的發展觀竟然如此的「殊途同歸」,就是越發展越單一,越「進步」越扼殺多元文化。而最致命的是他們均以為地球有無盡資源供無限發展。現在大陸官方的「共產主義」者跟全球化資本更是合流,為了大規模傾銷和催谷經濟,越全球化越單一竟然越好︰單一的語言,單一的貨幣,單一的發展模式,單一的消費行為…,只有面向國際競爭,不談人情鄉思。

本地八十後的保育運動,正是針對大地產商壟斷土地以及支配本地人生活的發展主義。所謂市區重建,就是幾十年來所建立的社區鄰里網絡和地區特色,如潮州小區、福建小區、上海小區…等,被一座座城堡式的大型住宅樓宇及大型連鎖商場所掩沒。所謂全球化資本主義肆虐下的一種單一化發展模式。

在舊殖民帝國時期,灰記已失去了第一個家鄉,在全球化資本肆虐的今天,自稱左傾的灰記仍寄望民間的國際主義可作抗衡,這種國際主義建基於人文關懷,建基於尊重文化差異,建基於對家鄉的感情。灰記不想再失去所愛的第二個家鄉,這個家鄉不以高鐵高樓價高股價為榮,不以會說英語普通語為尚,不以大國崛起而自鳴得意。不過這個家鄉是否已失落太多?

7 responses to “一個殖民地到全球化的語言軌跡故事

  1. 經濟、科技愈發達,人情、世故愈淡泊!今天,大家只沉迷電玩產品,極視聽之娛,卻對天地自然及周遭的人失去了感覺,所謂文明,只重物質,沒有精神。例如看到圖片裏的荷花,只懂欣賞其形態(拍攝的光暗角度造形)之美,再不能想像其「香遠益清」,更遑論了解其「出淤淪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獨特氣質,及「君子」的崇高人生目標。傳統文化、精神文明的失落,就是在時代這樣的「進步」下點點滴滴地流失。當然,我們不必事事好古成僻,固步自封而停滯不前,也不必如古人般傷春悲秋,但是,風花雪月之可取,恐怕認識的人已所餘無幾。明顧的例子:今年盂蘭節,還有哪些地區仍可搭棚建醮,保留傳統的(尤其潮州人重視的)水陸法會及神功戲?
    以上的題外話,都是因應兄文有感而發。兄文所言甚是,又回看舟曲慘劇,愈感人生、國家都有許多「時空錯配」!

  2. 非常同意過路人的說法,但,可惜的是,西方當初的船堅炮利已完全轟走了人類最高文化的中華文明。所有「人獸之辨」的東西都被視作為落後的,封建的。中華文明用四千年把獸變成人。西方的歐美只用兩三百年就把人類全部變回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