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陲的聲音—西藏話篇

網絡發達,高壓統治也遏止不了消息流傳。廣州的撐粵語集會的消息,「少數民族」也收到了。西藏人唯色為自由亞州電台專題撰文,寫了《如果藏人也上街挺西藏語》(文章可在「看不見的西藏」博客看到),道盡中共聲稱自治的「少數民族」比廣州人惡劣得多的語言及文化環境的悲哀與無奈。

唯色提到,零二年她還在體制內,參加一個由官方主辦的「少數民族」詩歌筆會, 當場聽到一個北京官員說,多年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已說過,本來沒有文字的就不必有文字了,有文字的也讓它消失,統一用漢字好了。而這個官員向著在場的各個「少數民族」詩人,高聲說十分贊同萬里的意見。唯色為京官的霸道而感震驚,並開始關注有關問題。

唯色又提到跟一位西藏老作家談起這問題,得出的結論是中共認為,西藏人藏文程度越高,宗教意識越強,思想越「反動」(這也可應用於信奉伊斯蘭教的新疆維吾爾人。)她亦提到六十年代從美國回西藏,一心一意希望為西藏現代化努力的札西次仁(他為此而坐過中共的黑牢),依然希望以溫和的態度在中共容許下辦學(他在西藏的貧困村落辦學),教授有現代意識的藏文,但眼見舖天蓋地的漢化現象,為藏文所面臨的危機而憂心忡忡,於三年前上書「西藏自治區」人大︰「學習使用藏語文,建立藏語文教學教育體系,不僅是建設現代化人才的需要,也是藏民族起碼的人權,是實現民族平等的根本條件。」灰記能從這幾句說話感受如札西次仁等對西藏文化有深厚感情,並不排斥中共統治的人心中的悲痛與無奈。

一本名為《西藏是我家》的書,詳述札西次仁由印度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到美國留學,有機會在當地落地生根,卻選擇在中共「極左」的六十年代回到西藏,一心一意希望為家鄉現代化作貢獻的故事。此類「溫和」西藏人不抗拒中共統治,也不抗拒與漢人和平相處,但希望在這個現代化過程,西藏語言文化由藏人自己承傳。只是,這種主張也不見容於中共。因為「大一統」漢化政策才合專制的中共胃口。

「其實誰都渴望生活在能夠自由地捍衛自己的語言如同捍衛自己家園的土地上。」不知唯色這句說話在中共專權者的眼裡,是否已經走到「分裂」的邊緣。她在文末引述曾在藏地當過老師的才嘉啦在推特上的反話:廣州數千心集會遊行挺粵語「和平」落幕;假如在西藏,數十人遊行挺藏語會立即逮捕,打入黑牢,罪名︰藏獨分子搞分裂。為何相同的事件會是不同的結果?因為藏區是自治地方,有特殊的待遇吧了。

才嘉啦指的是七月廿五日那次散步。八月一日是廣州公安如臨大敵,粗暴的抬走示威者。至少數十人被警車載到東校體育場,蹲著面壁,不斷重覆被問話,晚上再分散被帶到不同分區的公安局,有人回到家裡已是深宵三時。不過,廣州人這些屈辱,的確比敢於「鬧事」的西藏人輕微得多,畢竟廣州人還是漢族,還未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地步。所以才嘉啦還是對的,就是因為你是異族才給你「自治」,就是因為給了你「自治」,才把你卡得更死。

想起文化人梁文道早前在一個名「從邊陲看中國」座談話會的一番話。他「調侃」說,中共應學習滿清皇帝,擺出尊重西藏宗教及政教領袖的姿態,還說清廷成功統治中國就是懂得在漢人面前尊孔,在藏人面前尊佛。灰記以為專制的滿清皇帝尊佛恐怕與他們並非中國人/漢人的政權有關,即所謂要對漢、藏「分而治之」。而那時代西藏的高寒地區,交通不便,生活條件惡劣,要全面「征服」及長期佔領西藏,對大清皇帝來說並非很伐算的事情。因此藏清可以簽訂協議,清朝派遣象徵性的駐西藏大臣,顯示一下清朝「天威」,西藏人大可把這個大臣看成鄰國派來的大使。大家各取所需,不似現在,中共直接統治漢人殖民威脅藏人的文化價值,大量開採當地珍貴資源衝擊當地脆弱的生態環境。而對中共領導來說,可能他們正沾沾自喜,除了「繼承」大清帝國侵略回來的領土(包括新疆等),大清帝國以至中華民國做不到的,即全面「征服」西藏了,他們做到了!

中國全面「征服」西藏在五十年代開始。起初中共也跟西藏噶厦政府簽訂了十七條,但當解放軍完成了軍事部署,當中共的黨組織開始滲透西藏社會,中共的專制統治便得以有效在這高寒地帶實現。中共始料不及的是,他們的「階級仇恨」思想未能在藏地生根,西藏人無論上層還是基層,依然信佛,即使是體制內的藏族中共幹部,不少內心深處還是尊崇達賴喇嘛的。灰記以為,專制主義的邏輯十分簡單,既然不能成功改造你們,便只能殖民,用漢人把西藏漢化「在所難免」。

其實在強大的中國面前,西藏人也已面對現實,除達賴喇嘛再三強調不尋求獨立的中間道路之外,最近盛傳「激進」的藏親會也放棄獨立主張,尋求高度自治。只是,專制主義的邏輯容不下真正的自主和自治。一些人,包括梁文道,都認為中共不是鐵板一塊。不過,時間否能等待,在中共的專制愚昧把所有溫和主張的人都推到對立面之前,民族和政治有真正和解的機會?殊不樂觀。

廣告

64 responses to “邊陲的聲音—西藏話篇

  1. 灰記客兄:
    謹附賀衛方先生的文章,請參閱。
    過路人
    PS 賀先生的專業在法律,但他寫的完全表達出當代功利社會裏最後一批中文中史人的心聲:對新一代,要教甚麼?怎樣教?

    如果乡音都死去了

    无论如何,在如今这个通讯与传媒高度发达、交通极其便利的时代里,方言的处境是愈发艰难了。
      哪怕是穷乡僻壤,百姓家中也大多有了电视。电视里,无论是新闻,还是专题片或连续剧,还有领导人讲话,多半都是用普通话的(尽管领导人都有些乡音的痕迹,但是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浓重的地方口音已经很少了)。异地人士之间的交往,尤其是无法相互理解对方方言的人们之间对话,当然也都要依赖普通话这个纽带。远离家乡的大学生和从农村到城里打工的农人,也要学一点普通话以为交流之需,甚至是尊严之需。这自然带来了人际交往的极大便利。
      “车同轨,书同文”,我们帝国早期的这种努力仍然不乏后继者。为了强化普通话的优势地位,全国人大常委会还于2000年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在诸多行业、机构以及场合里必须使用普通话。例如在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中,要以普通话为基本教学用语。在广播电视电台中,要以普通话为基本的播音语言。假如要使用方言播音,则必须得到国务院或省级“广播电视部门”批准。
      不仅如此,广电总局等相关管理机构还时常对于某些“违规行为”发出禁令或作出处罚,使得方言的生存空间愈发逼仄。例如2005年广电总局就发出过《关于进一步重申电视剧使用规范语言的通知》,要求电视剧语言(地方戏曲片除外)应以普通话为主,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方言和不标准的普通话。而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电视剧、少儿题材电视剧以及宣传教育专题电视片等一律要使用普通话。电视剧中出现的领袖人物的语言要使用普通话。同一年,广电总局还发出了一个“自律公约”,明确要求电视主持人,“除特殊需要外,一律使用普通话,不模仿港台腔及其表达方式。”而且,主持人随意夹带外语、用方言播报的现象也在明令禁止的范畴之内,“不模仿地域音及其表达方式,不使用对规范语言有损害的口音、语调、粗俗语言、俚语、行话,不在普通话中夹杂不必要的外语。”特别针对“港台腔”的指责引起了很大关注和争议。
      凡此种种,都再清楚不过地显示出政府的意图,那就是普通话的应用范围越广越好,相对应的必然是,方言的空间越少越好。这种决策导向究竟会对文化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我们都知道,语言的丰富意味着思想的多样化。读过奥威尔小说《一九八四》的人,都会记起大洋国的领导人所采取的一项措施,即通过减少语言中的词汇量来抑制人们的思想空间,从而有助于维护专制统治。方言不仅语调上不同于普通话,而且每一种方言都有很多特殊的词汇和特殊的表达,它们很难转化为普通话。例如,四川方言里“宝器”(不知是否是这两个字),意思究竟是什么,四川人常说那难以翻译成为普通话,它含义微妙,不是本地人很难体味和妥帖地使用。我的家乡胶东方言里有“刺闹”一词(《西游记》五十二回里也有“刺闹杀我也”的说法)。这个词可以用来表达普通话里“痒”的意思,但是,假如说一个人“挺刺闹的”,那却并非说这个人为人处事让人有一种痒的感觉。惯于说方言的人,突然改说普通话,往往语词变得很贫乏,原有的那些生动的表达统统用不上,也是因为方言中太多的内容在这种转换中丢失了。为了我们语言的丰富计,是否要对方言有一种宽容仁厚的态度?
      方言的存废还直接影响地方戏曲和其他艺术的兴衰。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地方戏的大规模消失已经达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最近的十多年间,在通俗音乐和电视的挤压中,地方戏的处境更是空前危难。我看到一篇新华网的报道,仅江西一地,每年就有地方戏二十种不及挽救而灭绝(“中国地方剧种:生存还是毁灭”,新华网2004年9月24日)。其实,除了通俗音乐以及电影、电视剧等的排挤之外,作为地方戏基础的方言的边缘化也是地方戏面临毁灭的重要原因。没有陕西方言就没有秦腔,没有宁波话就没有甬剧,假如苏州人不再说苏州话,昆曲也就成为无源之水。当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越来越受到重视的时候,我们是否应当反思过于急切地推广普通话和打压方言给各种地方戏带来的损害?
      谈起方言,我不能不想起赵元任先生。在现代中国学人中,赵元任是当之无愧的语言天才。当年英国哲学家罗素来华巡回讲学,赵元任担任翻译。所到之处,赵元任一律用当地方言进行翻译,一时传为佳话。能够像他那样熟练地说三十多种不同中国方言的学者恐怕是凤毛麟角。今天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人除了普通话外不会说任何一种方言。不知道别人的经验,我个人每当回到家乡,或者在他乡遇到胶东人,说起胶东话,心中都会涌动着一种对家乡温馨的情感。如果说热爱家乡还算是一种值得赞许的感情的话,那么,如果乡音都死去了,我们仿着贺知章的经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但是遭遇到的却是——“儿童相见话不懂,国语应答何苦来”。那可真是悲剧呢。
      每当想到这样的未来,我的心里总不免有些拔凉拔凉的。

    贺卫方简介: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93年6-7月美国密执安大学、1996年6月-1997年1月哈佛法学院访问学者。担任北京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全国外国法制史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比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

  2. 引用通告: 民 间 藏 事 » 邊陲的聲音—西藏話篇

  3. 多年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已說過,本來沒有文字的就不必有文字了,
    ==============================
    完全正确,别的人群没有文字,就该尊重他们的意愿和历史传统,为什么要侮辱他们,生硬的给他们人为的创造一个他们从未听闻过的所谓《文字》?

    另,将藏人声称保留藏文,和广州人挺粤语相提并论是不合适的。

    藏人是利用挺藏文,要霸占中国西藏的土地,实行藏人优先的种族主义。

    而广州人挺粤语,却没有这样的意愿。

  4. 不知閣有否看過札西次仁的《西藏是我家》。如有,便不會下如此結論。「藏人是利用挺藏文,要霸佔中國西藏的土地,實行藏人優先的種族主義。」這是很奇怪的邏輯。藏人該是西藏的原住民,何來霸佔西藏的土地?漢人是在59年解放軍大量進駐西藏後,大量移居西藏的。

  5. 不知道那个什么此人是谁. 我对藏种族主义分子的书,文章,从来不看.

    59年之前,西藏地区也有汉族人民在那里生活.

    问题在于,西藏是中国的合法领土,属于全体中国人民所有.

    不是属于某一个种族私有的土地. 在中国的土地上,实行 某个种族优先的种族主义, 必然要受到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反对.

  6. 一提到藏人對自己土地的感情,你便說藏族種族主義分子,連札西次仁是一個認同中共對西藏主權的人也不肯去認識。就是這種甘願只接受中共宣傳,不去多看多聽不同意見,才肯獨立思考,才會認為藏人愛護自己家鄉和文化是種族主義。才認為大一統比多元文化重要。「59年前也有漢族人民在那裡生活。」59年前也有漢族人在歐美,在東南亞…生活,而且人數多很多,那又如何?如果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毛澤東也不用跟西藏政府簽署十七條了。
    問題現在很多藏人是要求真正自治,這一點是中共曾經承諾的。問題現藏人及藏文化在藏區有被邊緣化的危機,任何一個尊重及愛護民族、文化多元化的人,也會理解及同情藏人當今的處境。
    不要隨便扣人種族主義帽子吧?

  7. 你看清楚了先,我没有说什么西藏《自古是中国领土》。

    自古是哪里的,和现在某地是某国的合法领土,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自古不自古,无论古今的某个历史时期,都不是某国领土构成的必要条件。

    但西藏,自从满清开始,是中国的合法领土,即中国法律确认西藏地区这块土地是中国的领土, 周边大国承认西藏地区是中国的合法领土。

    既然是中国的合法领土,按照中国的法律和传统,那就是属于全体国民所有,不属于某族私有。

    藏人爱自己的家乡,不能成为他们妄图将中国西藏霸占的理由。

  8. 并且,讲到西藏历史,有一点是肯定的,西藏和中国中原地区的历史上,交集甚多。 说什么西藏自古是独立的国家,那也是胡说八道。

  9. 什么《真正自治》, 这应该是全体中国人所反对的,任何种族,都不能妄想在中国划出一块土地,实行排斥他族国民的行政,法律,政治上的什么鬼自治。

    自治,只能是文化自治。政治,法律,行政上,不应该容许任何人以种族的名义,在中国实行法律,政治,行政上的自治。 也就是,某个民族,可以决定什么是他们的历史节日,吃什么饭,穿什么衣服,舍此,不能有其他的自治。

    现在的中国各类自治区,都是中共违背全国绝大多数国人的意愿的独裁行为。

  10. 所谓的文化多元化,并不是什么好事。

    一些低劣的所谓文化,应该消失,改变。也必然会消失,主动改变,或者被动改变。

    就如同现在的世界,基本上是欧洲文艺复兴后的新西方文化主导的世界一样。

    所谓的多元文化,也只能是吃饭穿衣过节的文化。

    除了这些,政治上,法律上,行政上,至少在形式方面,这个世界的几乎所有地区,大家都是西方化了。

    就连西方痛恨的朝鲜,萨达姆的政府,行政,司法的组织形式,也是西方化的。

  11. 还有,毛泽东和达赖签署社么17,34条,就说明西藏在民国时期是独立国家?

    你可真是TOO NAIVE了, 毛泽东还和傅作义签署协议,和平接收北京呢。

    和当时的绥远,察哈尔省也是签署协议,和平移交政权的哦。

    和香港,澳门也是签署协议的哦。

  12. 這位Sam 君,吃飯穿衣就是民族/種族僅有的文化?捨此,就是武力軍事罷了.真夠霸王.中國可以說不就是.

  13. 所谓的文化,本来就没有公认的标准,来确定《文化》的内涵和外延。

    在一个国家之内,某个族群的文化,习俗,应该只是现定于该族群公民的私人行为范畴,凡涉及公共领域的,不能以某族的文化习俗做理由,去干涉公共领域的司法,行政,和政治。

    所以,吃饭,穿衣,过节,以及居家摆设等等这些私人行为范围内的,政府不应干预,容许所谓的自治。

    但是,以什么族群文化的什么自治理由,在没有司法手续,和投资建设的情况下,要霸占一座山,一条河流,一个湖泊,遑论一块地域。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其他国家有否这样的情况,但在中国,至少汉族人民没有这样的种族主义要求,那就是说,中国90%的国民没有这样的种族主义要求。

    其他的少民却妄想在中国的国土上以什么族群文化的理由霸占一块地域,实行种族主义?我想,他们是一定会受到大多数中国国民反对的。

  14. 看你们的帖子,貌似你们是香港人。

    请问,我记得香港是有许多世代居住的南亚人族群的, 那么,他们可否以族群文化的理由,宣布某座山,例如著名的香港半山豪宅那样的山峰,是他们的神山?
    不容许其他种族的香港居民前往定居,旅游?

    或者,某个海滨是他们的圣水,不容许航运,渔业,旅游?

    如果你们觉得香港南亚人这样做是荒谬的,凭什么你们就认为中国人就该容忍藏人在中国西藏的国土上大搞什么神山,圣水,神湖一类的莫名其妙的东西?

  15. 另,一个国家,地区维护国土,本就是靠着军事武力作为后盾的。

    否则,无论什么鸟人结个团体,都宣称要占地实行司法,行政,政治自治,那这样的国家存在的意义不知道在哪里。

    也不要提什么原住民,非原住民一类的词,中国不是美国,中国的国民,在东亚这块土地上,都是原住民,中国没有大量美国那样的其他洲的移民后裔。

  16. 以為中共霸道,但好歹還有名義上的民族自治,遮掩大一統漢化的進程。卻原來還有中國屬於所有(漢化的)中國人赤裸裸霸權。怪不得弄至人家「少數」民族要獨立。
    對的,其實人類都是從非洲發源,移居世界各地的,因而創造了不同的文化和文明。中國人也是從非洲來到東亞的,沒有甚麼與別不同之處。不過,中國漢族會視中原為炎黃子孫的發源地以及中國文化的起源,其他民族,例如維吾爾、藏族、蒙古族便很難認同這個中國神話了。
    談到香港的南亞裔人,他們是被香港華人歧視的一群。他們只求在香港生活不被歧視,待遇較為公平而已。而他們的而且確有不同於華人的文化和風俗。他們的處境有點像中國的「少數民族」,也有點像在美國及歐洲被主流白人歧視的亞非拉移民。
    當然作為一個超強勢民族的一分子,很多中國漢族人自然很輕易說出中國任何地區屬於全中國人,這些對其他民族的生存狀況缺乏敏感的冠冕堂皇話,歸根究底,信奉弱肉強食的硬道理吧了。

  17. 卻原來還有中國屬於所有(漢化的)中國人赤裸裸霸權。怪不得弄至人家「少數」民族要獨立。
    ===============================
    那对不起了,根据中国的法律,和中国绝大多数国人的民意,中国的国土,就是属于全体中国人的. 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群体私有.

    任何少民族群,以任何理由, 妄想霸占中国的领土,实行排斥他族,主要是汉族的种族主义, 那就放马过来试试吧.

    在中国的领土范围内, 实行人人平等,禁止任何族群占地行政自治. 这符合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意愿 和 利益.

  18. 去了重來,只因sam君的思想言論實在霸道,不愧是典型的「中共人民」。
    sam君無疑道出中共奪權的譎詐手段,隨時可以反口覆舌,說了不算的慣性行為,更重要的是,他把中共「槍桿子出政權」的暴力手段表露無遺。中共以權力「解放」,掠奪了中華政權土地,再假惺惺叫人「愛國」,無非要各族各地人民俯首跪伏,不要起來反抗吧。直到今天,才叫人遵守法律,你說有多少說服力?
    提到西藏問題,sam君要證諸歷史,就要看看藏人的書,聽聽藏人的話。事實上,矛盾正是出於「解放農奴」」。藏人自公元前以來,在藏地建立自主國家國家,是不爭的事實,只擧清朝入藏把西藏納入版圖,就要今天的藏人做不容抬頭的「國民」,剝奪人最基本的自主權,更攻擊藏人因宗教而保留神山聖湖的想法,都是凶暴的中共餘毒。清朝雖然出過兵,設置駐藏大臣操控,但都只是背後發功,扶助達賴更是尊重宗教(宗教下的「農奴」實在不必由中共去解放)。清人從沒有對神山聖湖動過「搞活、開發」等念頭,只有近年不斷徙川民(漢、回民都有)入藏,分化、攤薄藏人的土地、利益,進一步以開發為名,把神山聖湖「搞活、開發」等合理化,這是問題癥結,是我入藏的所見所聞。
    sam君又岔開話題,以港人歧視南亞裔人事挑起族群矛盾問題,其實南亞人客居落籍,一些困難是預計的,無可避免,問心,香港政府已不算無情,反觀漢人入藏,客居主佔,視藏人低下愚昧,以開導為名,侵佔為實,那跟中共一向聲聲打倒的帝國主義又有什麼分別?不外多加一塊(同是)「中國人」的外衣吧!
    你信奉你的「暴力」、「霸政」自無不可,但裝成大義凜然,講究「法律」而欺凌藏人,就怎也說不通!!

  19. 我看楼上的港人连个基本的事实都弄不清楚。

    我们中国人,和那些藏人种族主义分子之争,和中共无关。

    我们的立场就是:

    西藏是中国的领土,中国的领土属于全体中国人所有。 中国的领土,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私有。
    在中国的土地上,任何法律,政策,不应该区分公民的民族身份属性。 所有中国公民,不分民族,人人平等。

    藏人是一个跨国的民族,散居在世界各地,主要聚居于中国的西藏地区,尼泊尔和印度三国。

    在中国西藏地区,现在是藏族居民占人口多数,但这不能成为藏族居民霸占中国西藏的土地,排斥其他民族中国公民的理由。

    正如同,北京,上海居民,不能以他们已经是北京上海居民,就排斥其他地区的中国公民到北京上海工作,学习,定居一样。西藏,也决不能容许藏人居民排斥其他地区的中国公民前往定居,生活,工作。

    (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是坚持和我同样的理念的,从我的人生经历和生活经验得出)。

    我再强调一次,我不认为中国的任何一毫米国土,专门属于藏人。

    中国西藏地区的山河,属于中国人民全体,不属于藏人这个民族。

    在中国的土地上,不应该有以种族划分的某种族的公民是主人,其他种族的公民是客人之分。

    你们这几个港人张口闭口的自由,民主的,怎么这么无耻的认为那些南亚人是香港的客人呢?

    他们出生在香港,成长在香港,在香港工作,纳税,凭什么你们是主人,他们是客人?

    你们这样的港人,完全是种族主义分子。

  20. 視藏人低下愚昧
    ==========================
    这不是西藏地区汉族居民藏人居民的问题,而是客观事实如此。

    为什么吉林延边的汉族居民不《视》朝鲜族居民低下愚昧呢?

    为什么辽宁省的汉族居民不《视》满族居民低下愚昧呢?

    原因,就是因为吉林,辽宁省的朝鲜族,满族居民他们不低下,不愚昧。

    你们港人中国常年居住的人口少说也有几十万,为什么没有中国人认为你们港人低下愚昧呢?

    藏人直到今天,还迷信喇嘛教,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等丑恶现象普遍。

    直到今天,藏人还大规模的搞什么神山神水神湖一类鬼扯淡的东西。

    直到今天,藏人还弄什么摧残人性,摧残身体健康的愚昧至极,原始至极的《磕长头》。

    直到今天,藏人还动辄就将妻女,所有的家庭财产上供给喇嘛庙,喇嘛活佛,死佛。

    直到今天,藏人社区内,大量的青壮人群,不去劳动工作,为社会,为家庭创造财富,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却跑到喇嘛庙里去吃白食,让其他人供养。

    就凭以上所列,我认为,我所知道的许多中国人都认为,中国的藏人,就是一个非常愚昧,原始,落后,靠着中国内地人民的税款豢养的垃圾族群。

  21. 其實人類都是從非洲發源,移居世界各地的,因而創造了不同的文化和文明。中國人也是從非洲來到東亞的,沒有甚麼與別不同之處。
    ===================================
    这一点,只是最近10年左右的科学技术水平下,给出的一个结论。 在此之前的数千年间,即便是近代工业革命到2000年前的几百年时间里,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类都是从非洲起源》的概念。

    ==================================
    不過,中國漢族會視中原為炎黃子孫的發源地以及中國文化的起源,其他民族,例如維吾爾、藏族、蒙古族便很難認同這個中國神話了。
    ==================================
    同上答复, 在2000年前,在现在的人类基因技术发展到当今水平之前,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民族,都有自己民族起源的神话,传说。就连那些非洲黑人各个民族自己,他们认同他们的民族起源于东非吗?

    我虽然没研究过,但凭借常识,我也相信,非洲黑人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起源传说。

    既然如此,我们汉族人认同自己的文化,民族起源于炎黄的传说,怎么你这个港人就这么感到不能容忍呢?

    你能容忍欧美白人,南亚人,非洲人,拉美人各有各的民族起源传说吗?

    至于说到维人,蒙人,藏人不认同炎黄是他们的祖先,问题是,有人需要,强迫他们认同炎黄传说了吗?

    认同炎黄的中国不止是汉族人,还有其他民族的中国人。

    另,你也不要拿媒体以《中国人是炎黄子孙》这样的言论来狡辩。 你应该知道,中国是汉族人,和与汉族人有相同文化背景的民族占据了人口至少百分之九十五的国家。 媒体以某国的主体民族,指代某国人,某地人,是正当的行为。

    就如同,香港有南亚裔港人,欧洲裔港人,可能还有非洲裔港人,但媒体说到港人如何如何,显然绝大多数情况下指的是华裔港人。

  22. 其實南亞人客居落籍,一些困難是預計的,無可避免,
    ===================================
    你应该感到羞耻啊,说出这样的种族主义言论。

    侮辱了几代南亚裔港人。

    貌似你认为,谁是香港的主人,要考证一下祖谱哦? 要不要考证一下每个港人的基因图谱啊? 每个港人身份ID上,以后加上一条基因图谱信息,以证明该港人是十万年或者百万年前某个港猴的后代?

    以后港人身份ID上,要列明,该港人是10年级别的港人,100万年级别的港人,千年级别的港人,百年级别的港人?

    某些港人自居主人,视其他港人为客人,是不是太无耻了呢? 是不是太赤裸裸的种族主义了呢?

  23. 「我们汉族人认同自己的文化,民族起源于炎黄的传说,怎么你这个港人就这么感到不能容忍呢?」絕大部分港人都是漢族人,那來不容忍這些傳說。只是要西藏人和維吾爾人認同便有點啼笑皆非。
    「藏人直到今天,还迷信喇嘛教,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等丑恶现象普遍。」這不是赤裸裸的種族主義偏見嗎?
    任何的排他行為,包括在香港華人歧視其他族裔人士,當然不值得鼓勵,但也不見到閣下凡事上綱上線有多寬容。而且在中共守專制之下,說只講法律,跟中共無關,實在有點自欺欺人了。

  24. 唉!真悲哀,原來sam君真是「中共人民」,沒有讀過「中國」」歷史,連五胡十六國時代的「僑郡」、「土斷」問題未有涉獵,連客居、落籍等都以今天的想當然「常識」去揣度。此外,「藏族居民霸佔中國西藏的土地,排斥其他民族中國公民」的歪理都說得出,真令人佩服萬分。

    「藏人是一個跨國的民族,散居在世界各地,主要聚居于中國的西藏地區,尼泊爾和印度三國」不過是含糊的宣傳套語,sam君卻當是寶。換了「藏」,換了國名,都說得通,因為中共一向都是用這偷換概念的模式去處理少數民族(其實,少數民族這用語大有問題!)和擴大版圖,對塔吉克、吉爾吉斯、哈薩克、朝鮮……等莫不如此,要麽說你是客居落籍(少數民族就有這種意思,你估真的說人數少嗎?),要麽說你是分離份子,你留下就要聽話服從,你走了土地就屬於我的。現在,又以藏人「不去勞動工作」為由,以「為社會,為家庭創造財富,承担起自己的責任」為借口,強行徙民入藏,開發藏人的神山聖湖,把利益納入漢人的口袋裏,赤裸裸的強盜行為,公然破壞藏文化(「解放」!),還說得那麽理屈氣壯,真不愧是中共的好子民,未來中國的主人翁。

    藏人世居西藏,西藏是故土,不是你追趕殺戮,怎會喬居印度、尼泊爾?你道是貪一時高興嗎?流徙西方更是無可奈何,你卻誣陷「賣國通敵」;一方面極力宣傳藏人不文明,列舉「一夫多妻」的陋習,也不反思自己幹部黨員的「包養」、「搶佔」、「威逼」行為。中共治下文明的「漢族人」文化原來就是如此!

    sam針對「某些港人自居主人」,但自己表露的卻是徹頭徹尾的大地主人,「普天之下,莫非漢土」。我等「種族主義」者,還是漢人不是?恐怕他也說不清,再不然把我等打為洋奴也說不定。香港當然是中共的屬土,但中共治下的sam君,若講來講去都是「覇道」,「誰的拳頭硬誰話事」的一套,那還有何「文化」、「道理」可以再討論?

  25. 說「西藏是中國的領土,中國的領土屬于全體中國人所有。 中國的領土,不屬于任何一個族私有」,不如說「地球是地球的領土,地球的領土屬于全體地球人所有。 地球的領土,不屬于任何一個國族私有」。這個理想,是所有地球人的共同理想,但恐怕sam君不會認同;若認同的話,美澳加就有難了!

  26. 過路人出手,果真清脆利落.略為讀過些中國歷史(在香港是初中課程)都知道(遠的不說了)唐朝文成公主出嫁松布干贊而入藏的事.那時候的天朝版圖如何,恐怕並非Sam 君所願見.你別說那時的天可汗制度,純然是俾面派對的假聯邦.

  27. 「藏人直到今天,还迷信喇嘛教,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等丑恶现象普遍。」這不是赤裸裸的種族主義偏見嗎?
    ==================================
    哦,难道你认为一妻多夫,一夫多妻,强奸,性乱不是丑恶现象?

  28. 略為讀過些中國歷史(在香港是初中課程)都知道(遠的不說了)唐朝文成公主出嫁松布干贊而入藏的事.那時候的天朝版圖如何
    ===================================
    So what?

    两千年前,一千年前,500年前,甚至100年前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中央政府管辖下的土地,现在就不可以属于当今的中国政府管辖?

    拜托,你上过学吧?懂得基本的逻辑吧?

  29. 藏人世居西藏,西藏是故土,不是你追趕殺戮,怎會喬居印度、尼泊爾?你道是貪一時高興嗎?流徙西方更是無可奈何,你卻誣陷「賣國通敵」
    ==============================
    追赶杀戮?是他们妄图发动战争图谋霸占中国西藏的土地吧。既然失败,就要承担后果。

    中国政府维护法律,保卫领土,当然要消灭那些藏人纳粹。

    当今的中国政府,继承民国政府,满清政府的土地,天经地义。

  30. 你留下就要聽話服從,你走了土地就屬於我的
    ======================
    你倒是说对了,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的版图,从古至今,就是按照这个逻辑形成的。

    这就是世界各国领土版图形成的规则。
    你战败了,想留在原来你占领土地,就要服从战胜者制定的规则,接受战胜者政府的治理,否则,要么滚蛋,要么被消灭。

    人类的国家,不都是这样形成的吗。

    你以为现在世界各国的版图真是谈判,聊天,打麻将得来的吗? 看来老江评论某些港人很傻很天真,实在是太恰当了。

  31. 強行徙民入藏,開發藏人的神山聖湖,把利益納入漢人的口袋裏,赤裸裸的強盜行為,公然破壞藏文化(
    =======================
    呵呵,这个你问问那些藏人纳粹,包括那个藏裔印度喇嘛达赖,他都不敢这么说《开发西藏,把利益放入汉族人的口袋里》。 一些港人实在是太缺乏常识了。

    中国西藏地区的财政,60多年来,高达90%左右的比例,一直依赖中国内地人民的税款支持。也就是说,藏人几十年来享有的政府服务,医疗,教育,道路,机场,自来水,电力,燃气,农田水利,畜牧良种培育等所有公共服务,公共福利的费用,90%以上来自中国内地人民的税款。

    由于藏人不受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所羁縻,可以随便生育繁殖, 中国西藏地区的藏人人口增加很快,加上藏人愚昧,知识水平低下,导致西藏地区过度放牧,中国西藏地区上世纪60-70年代就粮食不能自给,在上90年代末,就连畜牧产品也不能自给了。

    不要以为西藏地域大,物产就丰富。 西藏由于高寒,高原的气候,西藏地区草原亩产牧草,不及内蒙古草原的1/4.从西藏的牧草产量,就可以推断西藏的粮食亩产量一定很低。

  32. 只是要西藏人和維吾爾人認同便有點啼笑皆非。
    =======================
    有人要他们认同了吗? 是你自己臆想要让藏人,维人认同炎黄吧。

    要他们认同炎黄,我们中国人都不好意思拜见炎黄了,怕炎黄有灵觉得受辱,不高兴啊。
    (这里要注明,炎黄不只是汉族人认同,还有许多中国少民的传说也认同炎黄的)。 

  33. 灰記客兄,千秋兄,為你們惹來那麼多黄白物事,真不好意思。不過,大家都該明白,未來中國若充斥着像這好樣的活寶,前途一定璀璨光明,大家也可放心、死心了。
    過路人絕筆

  34. 地球是地球的領土,地球的領土屬于全體地球人所有。 地球的領土,不屬于任何一個國族私有
    =================================
    如果整个地球是一个国家的话,那么,你所说的没错哦,就该这样。

    拿地球比喻为一个国家, 你觉得合适吗? 你这个港人给地球上几个国家的政府交税啊? 不要太傻太天真了。

    在一个国家之内,却有些纳粹种族主义分子,妄图以种族身份,来限制其他种族的国民自由迁徙,居住的权利, 我是没看到那个国家的法律同意这样做哦。

    就连美加这样的历史很短的移民国家,那些印第安保留地,也没有不容许白人去居住,定居哦。

    何况中国这样的历史悠久的国家。

  35. 唉!真無奈,「你這個港人」還是要多講幾句。
    這位「中共公民」不傻不天真,原來是不學無術,開口「納粹」,閉口「納粹」,恐怕連歐戰歷史也未讀過(「聽過」、「憑借常識」的猜想,容或有之)。這屈人用語實是近年大陸才流行的,事關納粹份子在歐洲確有零星活動,成為歐洲人關注的焦點。大陸整人,一向慣用「法西斯」,現在新一輩改用「納粹」,不過是趕時髦而已,一些人恐怕連兩者的內涵也未識別。再者,就我所見,中共官方從未有「藏人納粹」的說法。綜合這位公民的多番偉論高見、思維路向,恐怕比我們更接近「納粹」猶不自知哩!
    還請灰記客兄,千秋兄賜教。

  36. 過路人︰中國主流國族主義很有市場,其實香港大部分的中國人也有歧視外族的偏見,一點也不奇怪。只是這位SAM君只看到別人的偏見,只認為自己掌握真理,實在無話可說。問題是他不肯聆聽不同的聲音,連札西次仁也被他說成西藏種族主義者,很難指望跟他作有意義的對話。
    在下認為自己不是他所指的「你們這些香港人」、「港猴」、「納粹法西斯」便是了。
    很奇怪,「印第安人保留區」是美國白人政權讓文化被滅絕得七七八八的美國「原住民」自生自滅的地方,是經濟上最貧瘠的地區,愈來愈多有良心的美國人正為這些被十八、十九世紀被武力進行種族滅絕,至二十世紀被遺棄的「原住民」抱不平。這位SAM君卻一句印第安人保留區也不會不准白人進入,灰記不敢說他無知,只是無言以對。特別知道他對「低劣文化」的仇恨,更不敢奢望他以平等、開放的心靈對待他心目中的「低等民族」/「低等人」。

  37. 過客,你對.
    當然針對Sam 君的背景絕非討論之道,但見到內地(常言我們”貌似”港人)年輕才俊如此,雖然預咗,亦覺戚然.
    至今中共治下的大漢觀從無視藏民宗教生命的大不同.片面誇大一些他們的獨特風俗,就成為”拯救落後族裔”的大理由.順便指責其受恩不知報的趾高氣揚,繼續令人担心.

  38. 謝謝兩位賜教。
    小弟剛從西藏回來,觀察重點本不在政治(小弟極討厭政治),但見拉薩敏感地區五步一哨,十步一崗,並不時有隊隊軍警操過,一般居民似乎習慣了,惟見管治者色厲內荏。回來後,乍見仇藏情緒湧現,感慨不已,一時多發謬論,鵲巢鳩佔,實在抱歉抱歉!
    日後當不敢打擾,於此再致謝意。
    祝好!

  39. 片面誇大一些他們的獨特風俗
    ================================
    OMG, 原来强奸, 一妻多夫,一夫多妻,只是藏人独特的风俗。

  40. 一、少数民族中犯罪的几个特殊性

      (一)强奸罪。强奸妇女是一种侵害妇女人身权益的犯罪行为, 历来属于打击重点, 但在藏、蒙、土3个少数民族中, 由于长期历史形成的习俗的影响, 婚前性行为比较随便。除了通奸的行为较多外, 违背或基本违背妇女意志而与之发生性关系的也时有发生。对此, 如果按强奸罪依法从重判处, 往往得不到社会的同情, 而且被害妇女还要受到一些人的歧视或嘲讽, 不仅不好嫁人, 有的甚至被迫流落他乡。如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牧民肖布加(藏族)强奸案, 被告肖布加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当地群众反映说“ 按民族习惯, 肖不应捕判。” 被害人之父反而到被告家赔礼道歉。又如互助土族自治县有4名土族罪犯轮奸1名土族妇女, 致使该妇女回家后卧病6天, 身心受到摧残。如此严重的强奸犯罪, 科以重刑是罪有应得, 但主犯被判处死刑, 其余3犯被分别判处死缓和15年有期徒刑后, 在土族群众中却引起强烈反映。不少人认为“不应该”, 责骂被害妇女是“不知羞的东西, 把人家害下了”。致使这个被害妇女害怕报复, 整日不敢出门。再如1983年“严打”期间, 玉树藏族自怡州3名藏族罪犯将一名藏族妇女用汽车挟持到野外轮奸, 被害人告发后, 法院依法判处3犯有期徒刑9年、8年、7年。已属从轻处罚, 但当地不少群众仍骂被害妇女是“害人精”, 致使这个妇女长期嫁不了人。
      

    (二)奸淫幼女罪

    解放前, 青海的藏、土族中普遍存在着“做女人礼”、“戴天头”、“拜经旗杆”, 蒙古族中存在着“拜栓马桩”等一些落后的习俗。一般是女孩子长到13、15、17岁时, 由父母或亲友举行一种仪式。如藏族于农藏历腊月三十晚上, 由父母将女儿头七的发辫改变为成年女子的式样并举行隆重仪式, 表示祝贺, 这就是“戴天头”。仪式举行之后, 即表明该女子已成为成年女子。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一些地区, 女孩子有了非婚生子女, 父母很高兴, 求亲的人家也愿意登门求亲。藏、蒙古族妇女中有些人直到老年都没有正式结婚, 但却子女满堂。解放后这种落后习俗虽已基本改变, 并逐渐趋于消失, 但其影响仍然很深。所以在这些少数民族群众中,男青年奸淫13、4岁未成年女孩,许多人就不认为是犯罪, 甚至也不会受到舆论的谴责。只有中、老年人强奸少女才被认为是不合情理的事, 但一般也不诉至司法机关。对这类奸淫不满14周岁幼女的案件,若以奸淫幼女罪论处, 群众和受害者父母多为不满, 社会效果也不好。如海西州格尔木市乌图美仁乡牧民额尔德尼(蒙古族)等9人,自1981年5月至1983年9月,先后多次奸淫一个年仅12岁的幼女。案发后, 被害者及其亲属均不告发。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牧民拉白(藏族)于1981年9月29日遇见一时年13岁半在草滩上找牛的女孩, 即乘机将少女强奸。被告拉白被判拘役6个月, 量刑显属畸轻, 且刑法第139条无判拘役的规定, 经检察院抗诉, 法院改判3年。许多群众则说“把拉白捕判, 将这个人冤枉了, 如果抓个丫头耍一耍, 就要判刑,在草滩上这样的人太多了。”
      

    (三)流氓罪

    在藏、蒙、土族中, 一男与多女、一女与多男发生两性关系的不为鲜见。土族男女除结发夫妻外, 一般还找“奈阔日(即情人)”, 并以“奈阔日”多为荣。这种情形不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教育, 是难以改变的。若按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当前办理流氓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间题的解答》中的规定, 认定为流氓罪, 并绳之以法, 在上述民族聚居地区就不会产生好的社会效果。

     

     (四)重婚罪

    刑法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 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与之结婚的, 均构成重婚罪。应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但此规定在我省少数民族地区难以严格执行。解放前,在藏、土、回族中, 婚姻虽以一夫一妻制为主, 但重婚纳妾, 或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的情况也有一定的数量。解放后, 这种现象虽有所减少, 但或明或暗, 公开半公开的重婚案件时有发生。在少数民族的婚姻间题上, 受宗教影响很大, 教规就是他们婚姻家庭生活的准则。伊斯兰教的《古兰经》经文就规定“你们可以择娶你们爱悦的女人, 各娶二妻、三妻、四妻。”所以在回族、撒拉族中, 至今有一些人仍然纳妾。1985年西宁市城东区就发现回民中娶“二奶奶”的有30余人。大通县的一个村, 只有20多户。其中就有5户的户主纳妾。近几年来, 重婚现象还有增加趋势。据对四个法院审理重婚案件的统计,1981年比1980年上升37.5%,1982年比1981年上升47.1%,1983年比 1982年上升52%。在重婚案件中, 回族群众的重婚案件尤为突出。1983年下半年至1986年9月, 我省各级检察机关共受理重婚案件36起, 其中回族群众的重婚案件就18起, 占50%。重婚者多系阿訇、专业户、包工头中生活富裕的人。有因喜新厌旧或追求享乐而重婚的, 也有为传宗接代而重婚的。重婚的原因比较复杂, 特别是涉及到政策和法律的界限间题, 给我们查处案件带来一定的困难, 如海东地区平安县小峡乡王家庄村马成虎(回族)与原妻结婚多年,生有3个孩子。1985年5月马在西宁搞副业时, 结识1女青年宋桂兰, 双方勾搭成奸,在西宁租赁了1间房屋, 同居生活。同年11月, 马将该女带回家中, 由其父念了“尼卡咳”经(回族结婚的一种宗教仪式),不领结婚证, 即正式结为夫妻, 并与前妻同居一室至今, 宋已生1女孩。此案按刑法180条规定,无疑对马应追究刑事责任, 但马一旦服刑,两个妇女及双方的孩子生活无依靠, 而且宋与马成婚, 事先未征得宋的父母亲的同意,现在朱的父母兄弟均不认她, 更不接其回娘家居住。类似情况在回族聚居的地区不少, 特别是厉史遗留的重婚, 有的时间长达20多年, 目前尚无法彻底解决。纯牧业地区的藏族中, 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兄弟共妻、姐妹共夫的情况也时有出现。
      

    (五)杀人与伤害罪

    由于生产生活的需要, 藏族有携枪带刀的习惯, 成年男子酷爱好马好枪,不论其外出放牧或做其他的事情, 身边一般是离不开刀枪的。若遇到与人争执, 或发生纠纷等,往往拔刀持枪相斗,致伤致残致死案件时有发生。对这类案件, 司法机关做了处理后, 在藏、土等民族中还习惯沿袭旧制,用赔“命价”、赔“血价”的办法私下处理。赔“ 命价”或赔“血价”一般都以牛、羊、马或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折算, 少则数千元, 多则万余元。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岗龙乡牧民俄吾因故意杀人被判有期徒刑9年, 但“ 命价”仍赔了7,000余元。这种沿袭旧制索要“命价”的做法, 在某些地区还很盛行。只要被告人赔了“命价”, 被害人亲属以及许多群众就要求政府不要捕办。1982年9月, 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牧民才夫旦(藏族), 因奸情杀死一16岁女孩, 被告人家长先后送给被害人家马、牛、羊及现金价值5,000余元。被害人亲属和群众20余人就分别写信要求释放被告才夫旦。甚至出现封建千户后裔和寺院活佛公开出面进行调解的情况。1981年,海南州贵南县牧民巷先加故意伤害一案, 被害人被打伤80多天后死亡。案发后, 原千户之子和寺院活佛出面调解,一是被告人全家搬离原公社住地,二是给被害人赔偿“命价”马1匹、牛8头、羊15只、人民币500元,三是拿出2,500 元买经卷送寺院。他们调解后,认为政法机关不必再捕判。被告被捕后, 他们即带领群众多人到政法机关,要求不要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在我省少数民族地区, 为争草原、山林等经常发生群众性的纠纷, 而且往往酿成大规模的械斗,伤亡惨重。这种纠纷,有与毗邻省之间的, 也有省内各州县之间的, 牵涉面广, 涉及人多, 原因也很复杂。近几年, 随着牲畜折价归户等一系列经济体制改革政策的落实,草原、山林等纠纷有增多的趋势。如我省黄南藏族自治州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草原纠纷,1952年已调处解决, 但从1979年到1980年, 又发生械斗流血事件8起, 双方死亡20余人, 伤残100余人, 对因这类纠纷而造成的致人伤亡案件, 牧民群众仍习惯采用赔“命价”、赔“血价”的办法处理。

  41. 欧洲人好像真应该向一些港人学习啊。

    我如果没记错,港人的原宗主国英国就没有中共这样做呢,拒不承认英国穆斯林的《独特风俗》,例如: 一夫多妻,强奸。法国,瑞士,比利时等国也不承认这种违背现代文明的《独特风俗》吧?

    香港也有一些穆斯林,藏人生活吧, 香港的法律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呢?

    强奸,一妻多夫,一夫多妻,杀人,伤人可以用民族风俗来解释,不算违法吗?

  42. 我感觉你们这几个港人的种族主义思想很浓厚啊。

    难道你们受到的英式教育是这样的吗?

    难怪你们港人从不肯平等对待你们所谓的《新港人》呢。

    不分种族,人人平等,看来香港的教育是没有教过你们啊,真是香港的耻辱哦。

  43.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你们港人没接触过这样的概念吗?

    亏你们还叫嚣什么自由,民主呢。

    知道法国的人权宣言吗?

    强奸就是犯罪,成年人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也是犯罪,杀人更是犯罪。

    你们港人连这个都不知道? 你们香港的法官,法院要根据被告的种族身份,来判定不同的量罪标准?

  44. 這位SAM君卻一句印第安人保留區也不會不准白人進入,灰記不敢說他無知,只是無言以對。
    ==================================
    看来,你是无知。

    州政府对印第安人保留地民事司法权的介入主要有三个法律依据及一系列的司法判决,这三个法律依据就是1887年的《道威斯法》、1953年的《第280号公共法》(P.L.280)以及联邦政府在1953年开始实施的“终止”政策。《道威斯法》并未授权州政府对保留地上的印第安人行使民事司法权,但由于此法案的实施导致有约90000万英亩原属于印第安人的土地被非印第安人占据,*****而这些保留地上属于非印第安人土地的民事司法权归属于各州政府******,这无疑相应地损害了印第安部落的领土主权和司法主权。
    如上所述,1953年的《第280号公共法》赋予六个“命令州”在保留地上行使包括民事司法权在内的全面司法权,这一法律认为州的民事法具有适用到保留地印第安人的广泛权力,与对本州其他市民一样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这种司法权“应该囊括所有的民事活动”。鉴于印第安人对P.L.280将各州民事司法权适用到保留地的强烈反对和普遍担忧,联邦政府在1968年对此法进行了两个方面的重大修正:第一,规定各州在没有征得大多数部落成员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获得P.L.280规定的将各州民法适用于保留地的授权,印第安人的意见必须通过就此目的举行的特殊投票来表达;第二,国会授权联邦政府通过内务部接受由各州政府根据P.L.280得到的民事司法权并返回给各印第安部落。无论内务部或部落都不能强制要求各州放弃这些权力,而且内务部也可以根据部落的意愿拒绝接受州政府的返权。在修正案通过后,这几种情况都曾发生过。【注释】Pevar,The Rights of Indians and Tribes, 3rd, pp.126~127.【注尾】这对恢复和维护印第安人在保留地上的民事司法权具有重要的意义。

  45. 885年《重罪法》的通过,意味着联邦政府已经开始全面介入部落的刑事司法权,而部落政府的司法权被削弱。我国学者李剑鸣认为,这“实际等于斩断了部落政府的另一条臂膀”。【注释】李剑鸣:《美国土著部落地位的演变和印第安人的公民权问题》,《美国研究》1994年第2期。【注尾】《重罪法》规定,在印第安人保留地上所发生的谋杀、人身伤害、绑架、强奸均须移交联邦法院进行审理,不管所犯这些罪行的人是不是印第安人。几经修订以后,今天的《重罪法》所规定的、必须交由联邦法庭审理的刑事案件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来所规定的几项罪行,如新增了抢劫、乱伦、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以及用危险武器对他人和物体进行攻击等罪行。

  46. 作为大陆人,我对于SAM君的意见表示不能苟同。汉文化与藏文化有交集是客观事实,但是这不影响它作为一个独立文化体系的地位。
    你所认为的中土与西藏当然是一个整体的言论并没有理论依据,如果您在大陆地区看到的和谐版史书告诉你这样的话,我不得不告诉那是有失偏颇。
    狭隘的民族主义是中国与目前的独裁统治一样的大的毒瘤。
    从您的发言中我看出了自负、狭隘和漠视事实一味强调您所谓的偏执事实。如果这篇文章依然不能唤起您心中丁点良心的话,我只能说您与当今的执政者心态岂止是相似。
    如果您会翻墙的话,建议您去维基百科搜索下tibet条目。此外推荐徐中约教授港版《中国近现代史》英文名《the rise of china>

  47. 此外,我想说SAM君作为个体绝对不能代表大陆汉人的普遍思想。

    我及我的很多朋友,对这个问题都有一点思考,绝不会苟同SAM君的观点

  48. Neo先生︰謝謝你的意見。在下也希望那位Sam君只是「一家之言」,不代表大部分內地人的思維,因為實在很難跟他作有意義的對話。

  49. 1:天下土地,有德者居之,汉人移居西藏,没有什么可说的,又不是不许藏人移居内地。

    2:西藏和内地一体,经济联系都这么紧密了,不学汉文,不说汉语,对他们的发展有利吗?
    至于消灭藏文藏语的问题,我想土共当局应该不至于这么想。如果藏族人依旧选择藏语,那由他们好了。但是在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中,通用语的广泛使用是改不了的趋势,这没什么好反对的。

    3:我不反对藏人为自己的权利斗争。但是这种斗争其实是一种博弈,你有你的要求,我也有我的要求,你自己实力不够,在市场上拿不到的,在谈判桌上也拿不到。用枪拿不到的,用笔也拿不到。

    4:我对贵港颇有看法。你们无非就是个费沙。当年不占领,是因为需要对外转口贸易的空间;现在保留你们,也无非你们还有几个破钱,还要优待你们给台湾看。即使是这样,你们也相对衰落了。等你们再衰落一些,我觉得不妨把香港的边境通通敞开,让大陆居民自由迁居,你们想滚加拿大的滚加拿大,想滚澳大利亚的滚澳大利亚去。

  50. 以前西藏是不是独立的文化体系,这不重要。
    我就承认它是独立的,但又如何?
    世界上没有不灭之国,没有不亡的文化。

    现在我等是强者,我们有同化他们的自由;
    他们要是对自己的文化有信心,也可以尝试来同化我等啊,政府又不是不允许,比如说中国汉地,也有那么三五十万汉人信藏传佛教的呢。土共又不是不给他们输出价值观。

    所以说在文化上我们是自由主义者
    优胜劣汰,自由竞争,输的愿赌服输
    别想哭哭啼蹄的找政府保护文化。政府不管这点破事。

    你们香港不是号称世界上经济最自由的地区吗?那就该理解我们阿。
    ===============================

    作为大陆人,我对于SAM君的意见表示不能苟同。汉文化与藏文化有交集是客观事实,但是这不影响它作为一个独立文化体系的地位。
    你所认为的中土与西藏当然是一个整体的言论并没有理论依据,如果您在大陆地区看到的和谐版史书告诉你这样的话,我不得不告诉那是有失偏颇。

  51. 呵呵,运运想代表中国人?

    你们在唐人街有人理你们吗? 各个欧美大学有许多海外华人,留学生,又有几个人理你们?

  52. 狭隘的民族主义是中国与目前的独裁统治一样的大的毒瘤。
    从您的发言中我看出了自负、狭隘和漠视事实一味强调您所谓的偏执事实。
    =======================
    狭隘的民族主义? 只有那些藏人才有吧.

    要霸占中国西藏的土地,限制其他民族的中国公民前往定居,生活的可不是我们汉族人哦.

  53. 从您的发言中我看出了自负、狭隘和漠视事实一味强调您所谓的偏执事实。如果这篇文章依然不能唤起您心中丁点良心的话,我只能说您与当今的执政者心态岂止是相似。
    ================================
    自负,狭隘? 呵呵,我们汉族可没吹嘘中国是世界最后一块净土,是人类最后的精神家园,也没有吹嘘过什么汉族人是人类的精神导师。

    我见到的汉族人,包括中国的舆论,对西方媒体的吹捧都很是警惕。什么中美国,G2, 中国已经是超级大国,我和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那是狗屁,一些西方鸟人想忽悠我们玩呢。

    说道自负,狭隘,中国境内境外的藏人可真是不要太不要脸了。

    那么原始,愚昧,落后的族群,每天吹嘘是人类的精神家园, 一辈子只洗澡两次的族群,还吹嘘什么净土,不过,还有点道理,土也比他们身体干净。

  54. 还看到一些藏人吹嘘什么,单单布达拉宫,就价值整个上海的所有高楼。

    唉, 这哪里是自负啊,这完全是疯子啊。

  55. 汉文化与藏文化有交集是客观事实,但是这不影响它作为一个独立文化体系的地位。你所认为的中土与西藏当然是一个整体的言论并没有理论依据,
    ==============================
    你没有弄清楚吧?

    我从未认为藏人的所谓文化是我们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一部分。 反之,亦然。

    我认为的是,西藏,自满清开始,就是中国的领土的一部分。

    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看清楚了, 只是《领土》。

    藏人的文化,是独立的也好,是尼泊尔的一部分也好,是印度的一部分也好,WHO CARE?

  56. @Sam君:我只是说您的观点不代表大陆地区人们的普遍观点,而我并没有要在任何语句里面表现出要代表其他大陆人的观点,这点您可以看我之前的发言。

    此外我觉得随意给了贴标签并且不计事实的讨论并没有意义,可以肯定的是,我向您推荐的资料您根本就不考虑研究,那么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谢谢您对我观点的评述。我将不再对您的观点发表看法。

  57. 相反,我认为我的看法,不但在中国大陆,在海外华人圈子里,也是绝大部分人的看法。

    依据就是我上面所列的理由,无论是唐人街,还是欧美的大学里,与我类似看法的人很多。

    而我想阁下自己也清楚,你们那类人无论在中国国内,还是在海外华人世界里是非常非常小众的。

    否则,那些藏裔非中国国籍的人,以及什么FREE TIBET的组织的人,也不会到处叫嚷,中国人都是不懂民主,不懂尊重多元文化了。

    抱怨什么中国人中支持藏,维正义事业的人没有几个。

    看样子,你就是他们抱怨中的那支持的《几个》之中的,呵呵。

  58. 中国境内的藏纳粹种族主义分子‘为色’,和中国境外的维人纳粹恐怖主义分子‘滴沥下体’不都是多次发表文章抱怨,攻击中国人,海外华人普遍不支持他们的纳粹种族主义《正义事业》吗?

    这也证明了,中国人和海外华人普遍是持有和我类似看法的,

  59. 嗯,看看像Sam這樣的愛國主義憤青盡情展現他的偏見和無知,就可以瞭解現在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愛國主義教育的本質.

    Sam可以繼續在這裡展現他的偏見和無知,反正無知者無畏,呵呵.

  60. 刚看到一个新闻,美国LA一个华人装修工人,乘地铁携带工具包,将一把工具刀放在包里,没装好,暴露了出来。

    结果被美国警察发现,提起检控,罚款告票。 因为将刀具暴露于公开场合。

    然而中国境内的藏人,维人,以什么民族特性传统为理由,公然携带长刀,匕首在公开场所。

    通过以上新闻,并回想以前看到的那些欧美新闻画面,你还别说,真就没有一个藏人,维人带刀的,包括08年,09年的几次在欧美各国的中领馆前闹事示威的藏,维人。

    我就纳闷了,怎么这些脏,维人们,到了欧美,就不要他们的民族特性,传统了呢?

    还有藏人的那个动辄嗑长头去拉萨拜见那个印度喇嘛的衣冠和住所。在中国,他们装的人模狗样的不去工作,去壳长头,叫嚣“俺们那是虔诚啊,宗教信仰啊"。

    回忆起那个藏裔印度喇嘛每年多次去欧美各国,没有一个国家的新闻画面里看到藏人”虔诚的“嗑长头去拜见那个活的印度喇嘛啊。难道他们嗑长头,只是为了拜见印度喇嘛的以前住的房子?不是为了拜见那个活的藏裔印度喇嘛?

    不得不让人怀疑,中国的少民特权化种族主义政策,才是造成藏人,维人的一些所谓民族性,传统做法只在中国的土地上依靠着少民特权化的种族主义政策庇护才能存在。

  61. 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基督教福音教派“达夫世界服务中心”(Dove World Outreach)的牧师特里·琼斯近日表示,将在即将到来的“911”恐怖袭击九周年纪念日之际焚烧《可兰经》。

    “达夫世界服务中心”牧师琼斯说,需要给全球的极端伊斯兰主义发出明确的信号。

      早些时候,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发表声明,谴责“达夫世界服务中心”的这一计划,表示此举“会被塔利班利用,并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但“达夫世界服务中心”牧师琼斯说,他们已“下定决心”。他强调,“需要给全球的极端伊斯兰主义发出明确的信号”。

  62. 引用通告: 灰记客:边陲的声音—西藏话篇 | 中国数字时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