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陲的聲音—普通話篇

普通話是邊陲聲音?指的當然不是普通話,而是用普通話表達的「邊緣思維」,地點是還容許邊緣無懼發聲的香港。

章詒和寫的書涉及不少民主黨派的重要人物

六十多歲的章詒和不減「憤怒」。這位「大右派」章伯鈞的女兒,大陸民主黨派被收編以至墮落的見證人,除要講出國共以外第三勢力曾經追求過的民主自由,溫和改革的治國宏願,也哀悼這些曾在風起雲湧的中國政壇有著自己見解見識的人,如何在極權體制下精神以至肉體的被刻意消滅。

灰記從電視直播,看到章老師用標準的普通話,道出中共所不見容的見解。「現在內地一些民間人士,甘冒被迫害的,被監禁的風險,為自己為弱勢維權。當中完全沒有民主黨派的份兒。」「他們的腐敗和墮落跟中共一模一樣。」

章大姐講到中共如何利用臥底滲透(49年前及49年後的一段時期),即所謂交叉黨員,影響以至間接操控民主黨派,而這些臥底或曰交叉黨員,隨時要向組織報告民主黨派人士的言行舉動。她打趣說,當中共把其父章伯鈞尊為上賓時,已把章定性為有江湖習氣,擅長玩弄手段(大意)的中間偏右分子。中共「永遠正確」的「先鋒黨」氣焰其實十分討厭,掌權後這種氣焰變成一種侵蝕人心的恐怖。

她說這種中共不信任人民,要監控人民的心態依然沒有改變。今時今日仍在學校鼓動學生舉報「反黨」言行,例如北京某大學的教授在「六四」前幾天希望學生在幾天後穿白衣,下課後校長已站在課室前等著他。對異議分子的監控更是不用說了,好像她就是一個被監控的對象。有一回她在一些場合講過要到新疆探訪被「流放」當地的法律學者賀衛方,想不到她還未通知賀,北京大學當局已通知賀這消息!

章說臥底監控是最惡劣的制度,中國一日不取消這制度,她便不會停止寫文章揭發。

再說回民主黨派墮落之路。中共建政之後的五零年,統戰部長李維漢已經向民主黨派下令,不准在工、農、兵及機關發展黨員,只能在知識分子及工商業者有限度招收黨員。「這不是斷了民主黨派的群眾基礎嗎!」「民主黨派不成了學會和商會嗎!」

再過兩年,統戰部又要求所有民主黨派要招收共產黨員,並要以共產黨員為組織骨幹。可想言之,那時的民主黨派其實已沒有半點獨立性可言了。然後是「反右」,把敢於發表維護民主黨派自主性,敢於挑戰共產黨權威,敢於為民主自由價值觀發聲的人收拾整理。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等被打成「右派」,撤去政府部門職位,民主黨派與中共「聯合執政」的表象也統統不要了。

中共之所以願意於建政初年與民主黨派「聯合執政」,其實也只是俾面斯大林而已。章詒和指(應根據現已解密的前蘇聯檔案),毛澤東在全國政權快到手時發電報給斯大林,指中共取得政權後,民主黨派需要完全退出所有政治舞台。不過斯大林覆電說,民主黨派在中間民眾中還有很大影響力,所以不得不要繼續與他們組成聯合政府,他們當中有些人還要擔任政府首長。

換言之,毛澤東是在蘇聯老大哥斯大林的「勸喻」下,勉強讓民主黨派「沾光」,所謂《共同綱領》,所謂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其實都是應酬式。因此,那些當了政府部門首長的民主黨派人士,如章伯鈞、羅隆基等,深感有職無權,實際掌權的是中共黨人。

今時今日,民主黨派不但組織骨幹是共產黨員,而且主席和副主席必須是中共屬意的共產黨員。章詒和說,有一回中共屬意的黨員未能當選副主席,那時當統戰部長的一位女士(劉延東?)下令重選,一定要把那個中共黨員選上為止。民主黨派成為中共股掌之物,成為中共體制一部分,已不用多說了。

不過,章女士鄭重指出,1946年的舊政協會議,民主黨派跟中共及國民黨簽訂了協議,白紙黑字寫上民主選舉,各政黨和平競爭,軍隊國家化等中國人依然期盼的政治體制。「這是民主黨派力促其事的,現在依然有現實意義(大意)。」章大姐不諱言悲觀,對現今的中國社會不抱希望。「中國政治毫無進步。」不過,有一位聽眾指她能說出這些話已表示中國政治有進步。她和主持及不少聽眾馬上回應︰這裡是香港呀!那人說香港也是中國一部分。

章詒和在還未完全被中共吃掉的邊陲地方,講大陸民主黨派被整頓收編的命運,別具意義。無論香港人也好,香港的民主黨派也好,在兩制的「蔭庇」下,還有多少自主性。如果怕中共不高興而自我約束,事事只求「溫和、理性、務實」,這種自主性必逐步萎縮。灰記跟不少內地人傾談,他們都在擔心這種自主性的萎縮會令內地人的處境更困難。因此捍衛自主,捍衛兩制,最終其實要呼應大陸民眾的民主訴求。香港民間多少有這種見識,香港的民主黨派又有否這樣的勇氣和魄力?

2 responses to “邊陲的聲音—普通話篇

  1. 許多愛黨人士(包括香港政府)常強調改革開放後三十年的經濟成就,並以此作例子,叫人「愛國」,可是,具獨立思考的人都知道,反思前三十年中國發生的事,才是確定是否真正愛國的關鍵。對於建政頭三十年的事,愛黨人士(包括香港政府)避重就輕,故意不提或輕描淡寫地叫人不要執着,無非是愚民,或視民為愚者。文革惡跡昭昭在目,逃避不了,便歸究小撮人的極左政策,毫無誠意反思歷史。
    今天,不少人或是親受,或由搜尋,都略知文革之害,可是,有多少人明白,文革不過是「果」,反右」才是因。直至現在,中國政體百病纏身,黨政不分,沒有建立民主施政、監察制度,沒有獨立司法制度,全因精英人才,尤其是具理想、有能力的精英人才於「反右運動」中被一網打盡。日後儘管開放改革帶來經濟好處,但國家窳敗貪污,無才可用,一黨獨大,缺乏監督,而且積習難返,真是可嘆。
    「反右運動」一點也沒有過時,關心政治的人都應該探究,它遺下的慘痛教訓更值得深思,尤其轉軚的白鴿派更應汲取其中教訓,否則日後「死了」也會不明不白。可惜當世重視「反右運動」的人不多,而當事人之一的章詒和也只能道出一二。如果大家忘掉歷史,「反右運動」只是治史學者的研習課題之一,那就是整個國家的悲哀了。
    過路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