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陲起義–廣州話保衛運動

七月廿五日,位處邊陲的廣州市有近萬市民聚在一起,當中以年青人佔多數。他們向著到場的公安用廣府話大叫「掉那媽,頂硬上」,然後一起舉起中指高喊「收皮」,又高聲質問公安們「你係咪廣州人」,還舉出寫著「只當百花齊放,豈可一桶漿糊」,諷剌一元化/大一統觀念。

這次群眾的結集,是由網民發起,原先希望有二萬人出席,並向公安備案。相信很多人像灰記一樣,看到這個事先張揚的集會,心中已有問號,集會能否如期舉行。結果是發起人被國安部帶去問話,不准集會。但內地人,特別是廣東人(不知是否有受香港示威文化的影響),已經不甘當聽話的順民。既然官方不准集會,便改為散步,散步總可以吧。事實散步變成了人群聚集。換言之,大陸政權儘管依然高壓,但敢於表達意見的人越來越多,這是中國的希望所在。

被國安「打招呼」的發起者並未有完全退卻,以絲襪蒙面接受記者訪問,形象相當滑稽。他們批評大陸沒有表達空間,要表達意見像做賊一樣。他們的「無奈」以及這次集會如此這般的成功舉行,很能說明眼下大陸的政治社會狀況。

在過去幾十年中共中央集權強制一切的年代,人民敢怒而不敢言,或已習慣了共產黨「話乜就乜」。而中共政權要一切統一,防備「分裂」的心態,把中國各地治理成幾乎千篇一律的樣版,如蘇聯式建築各地均是,「共產特色」的灰色建築全國皆有。到今時今日,官商土豪合力發展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推土機橫行各地,「多快好省」地興建千篇一律的玻璃幕牆大廈,僅餘的當地傳統建築如北京的胡同,廣州的騎樓建築買少見少。

硬件之外,統治者期望思想一律的心態依然,為防「分裂」,對文化差異較大的西藏、新疆、蒙古,固然大力推行中共特色的漢化政策,即無神論對各種宗教文化壓制和輕慢,對同是漢文化的地方文化也缺乏應有的尊重,由中共「改革」過的普通話和簡體字雄霸天下,地方語言文化並沒有系統地傳承,例如學校只准用普通話教學,地方語言被逐出學校及官方場合。

據說,廣州青年的不滿便是看到地方特色的軟硬環境被「推土機」和「推普機」聯合扼殺,假以時日,廣東話為主的嶺南文化會式微。硬件方面廣州九條城中村的拆遷(香港的市區重建也有近似的效果);小學生不准在學校講半句廣東話,導致不少學童不能用粵話同祖父母輩溝通。

廣州市民的反彈,如果深究下去,會令人想到中共的中央集權專制政體。為甚麼地方政府的自主程度低得可憐?為甚麼中共一定要指派外地人到各地方當領導?來港參加書展的內地法律學者賀衛方在一個有關「邊陲」的講座,被問及是否贊成以邦聯制解決中國的政治和民族問題時,提出專制政體和民主政體的差異。他說專制政體中央政府掌控大部分權力,地方政府大都是執行中央政策。民主政體下的地方政府有很大權力管理地方事務。灰記要加上,因為民主社會的地方政府由人民直選出來,總統無權任命州長市長,地方政府自然要向當地人民而不是中央政府負責。

要解決廣東話被打壓問題,唯有廣東人能選出自己的政府。要解決西藏文化的失落,唯有西藏人選出自己的政府……。不過,對中共以及一些迷信中央集權的人,這簡直不可思議。現在大國崛起的表象下,中共似不可能反省越來越不受歡迎的集權意識,唯有地方人民的堅持和抗爭,才能希望遏止集權制度謀殺地方特色,謀殺多元文化。

其中一位發起保衛廣東話運動的廣州青年對網絡記者說,她相信內地政府打壓廣東話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是位處邊陲的廣州是國內公民社會的堡壘,而廣州亦到受更「邊陲」的香港文化,包括香港的反建制文化的影響,之所以如此,因為兩地在地緣、文化和語言上的一致,因此有必要令廣州人「普通話化」。從近代史看,位處南方邊陲的廣東,以至香港均是顛覆和起義的重鎮,推進中國的發展。這種地方活力的失落非中國人之福。

從這裡看到,香港在殘存的一國兩制掩護下,盡力發揮「邊陲」地帶的自治自主力量是「神聖使命」。若果為了短暫利益,而自動放棄兩制所給予的空間,一味向內地建制靠攏,跟內地官商主導的經濟文化融合,成為中國另一個城市,有負歷史和地理所賦予的「邊陲」優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