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一分手

灰記要坦白,在七一的現場感到有點漫無目的。特別民主黨事件以後。跟媒體同行聊起,她說大家針對民主黨,轉移了焦點,讓特區政府和曾蔭權輕鬆過關。群眾的情緒並非一些頭面人物可以控制,對民主黨的怒氣其實人之常情,即所謂民憤,同行對灰記的回應也表示認同,還說民主黨機關算盡,最終落得今天的「下場」。

民主黨遊行有大批警員「護駕」,的確是「歷史一刻」。

同行還告訴灰記,看見民主黨的司徒老先生被憤怒的老人家灑「陰司紙」詛咒,也替他難過。不過老先生畢竟搞鬥爭出身,在香港屬政治「高手」,重病的他依然不忙教訓那些舉牌指民主黨出賣港人的市民,說他們「政治智慧和政治道德都不夠水平」。老先生說,調查有六成民意支持他們的改良方案。不過,灰記也要提醒老先生,政府零五年的方案,調查也有六成民意支持,為何民主黨當年又不支持?其實不少群眾只是希望民主黨公開交待一下過去了的談判過程,何以常有令人意外之舉,何以黨內幾個人可以獨斷獨行的一退再退?

可能司徒老先生會嘲笑灰記幼稚,政治談判涉及無窮機密,沒有對方的同意,又怎能全放在陽光之下。況且與北京溝通這條路既已築好,便要一直走下去,怎可讓這麼多缺乏政治智慧的群眾知道談判內情,壞了大事。

且不說民主黨跟中共秘密談判(中間人原來是梁愛詩,又一個地下黨員曝光)其實已主動宣告一國兩制是一個笑話。幾星期前才高喊「退無可退」,忽然又可提出讓步,只求接納改良方案︰喬曉陽六月出來說明後,民主黨領導覺得中共對普選並非真心承諾,民主之路更困難,卻忽然可以與中共達成協議。這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轉變,如果是民主黨政治老手的談判技巧,對民主(不是對民主黨)有期盼,「政治智慧」不夠高的人,如灰記,的確是需要一個說法。

灰記的一位專業人士老朋友為民主黨辯護,說這群「帶領」香港人爭取民主二十多年的人,人格不用懷疑。他們奮鬥時很多指罵他們的人還未出世,沒資格批評他們。但灰記從來不信「大佬」,先行者也沒有特權壟斷話語權。「歷史自有公論」、「你地信我啦」、「你地遲早會明白」這些話,已不合現在講求平等,講求問責,講求人民參與的時代。民主黨可能只希望泛民支持者四年一次出來投票,泛民「吹雞」時出來走走,其他的事就由他們代表大家去「爭取」。對不起,越來越多市民不甘於當投票機器,當遊行佈景板。市民不滿民主黨政改的表現,絕對有權要求民主黨公開解釋。


民主黨當然可以繼續以「民主大佬」自居,但如果他們心水清便應該察覺跟隨著他們旗幟的人,在遊行隊伍當中佔很小部分。大部分市民也許靜默而過。但「行得出嚟」心裡不會沒有想法。

也許政治老手的民主黨已預計,「理性」、「務實」的主流香港人會欣賞他們的「政治智慧」,不愁沒有選票。再加上改良方案通過了之後,他們預計可以在區議會功能組別至少有一、兩席的進帳,仍可維持「泛民」大黨的地位,作為跟中共繼續「談判」的籌碼。

不過,香港「理性」、「務實」的政黨和政治人物實在太多,經過政改一役之後,民主黨的統戰價值會否貶值?最重要是,越來越多不甘心只當投票機器的人會以各種方式,包括手中一票,表達對民主的訴求,以及向民主黨說再見。

4 responses to “在七一分手

  1. 看今天信報訪問何俊仁,他坦白批評公民黨的挾民意策略之不可恃.徹底解釋了民主黨的”失敗主義”就是是次轉軚的根由.

  2. 他們靠民意/選票起家,說這話是何等脫離群眾。可能他們真的「心力交粹」,無法回應年輕一代的民意,唯有選擇上層路線。問題是,沒有民意做後盾,他們又是甚麼?

  3. 成為中共’認可的民主黨派".從此可參看中共統治歷史的同類型組織結局,唯香港是整體開放外向型社會,中共顧全形象,小恩惠是會讓他們爭取到的,但之後HKDP 的dilemma是,爭到也不能大鑼大鼓吹擂,就像今次的”多五席變相直選議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