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的意識型態

他們之中有中年人士,有長者,有男有女,打扮輕便整潔,正坐著往羅湖的班車,不知是否要到深圳遊玩。

他們起初談到公屋商場,說以往房屋署要加租很困難,「啲街市佬郁吓罷市」,說現在領匯好好多,自由市場話事,唔使嘈嘈閉。灰記正想,這些中、老香港迷信自由市場萬能,連領匯是私營壟斷也搞不清,正感嘆這群可能擁有物業的中產者的業主心態,總覺得加租是天經地義,不願正視香港已貴得快不能讓人生活的事實。

然後話鋒一轉,他們忽然提到深圳富士康工人自殺事件,最令灰記震撼的是,他們高聲談論時,沒有流露半點兒對年輕死者的惋惜和同情,反而斤斤計較他們可獲多少賠償︰「諗住做落去又捱唔住,又搵唔到錢,死咗一了百了,仲可以益吓屋企人攞到一筆錢。」「人地為國捐軀都冇咁多錢,佢地為屋企人捐軀攞咁多錢,哈哈哈……」「俾佢一筆錢,仲有長糧,一個月九百元,幾好呀。」

灰記直望著他們八個人,八個可能有兒女、孫兒女的人,驚訝他們何以可以如此輕蔑生命。此際,更離奇的對話出現︰「用鐵欄密封啲窗口都冇用。」「係呀,佢地會為咗錢燒死自己。」「咁就唔單止燒死自己,仲燒死埋隔籬。到時郭台銘仲頭痛。」哈哈哈,笑聲四起。「到時郭台銘睇怕要跳樓。」又是哈哈哈哈。

灰記明白,因為歷史原因,香港人一直看不起大陸人。 但人命似終無價,稍為懂一點人道主義,知道十多位工友相繼跳樓喪命,總不會大開玩笑吧。看著一表斯文的他們,聽著沒有半句粗口的談話,心中有說不出的滋味。迷信自由經濟,賤視工人,特別賤視「落後」地區的基層工人,這又是否香港中產意識形態的真實表露?

灰記又想到一些傳媒管理人的涼薄。事緣有記者採訪到內地發展不如意,積蓄用盡而要回流香港。部分回流人士各有苦衷,回港沒有人可以求助,以至流落街頭。他們最終求助社署,除了轉介社工協助,獲得緊急食物援助及入住臨時宿舍,但不少人希望申請綜援暫渡難關卻被被拒,理由是離開香港時間太長,要住滿一年才有格申請。他們覺得自己在香港時也有盡納稅人義務,現在有難卻不獲這個政府體諒幫忙,感到不公平。但有關管理人告誡記者,不公平不能隨便說,第一這是法例規定,第二不一定要幫助這些人。

甚麼叫不一定要幫助這些人!一個號國際大都會,沒有相應的福利及勞工法例已是大笑話,現在連這個微薄的一千八百元最後安全網也不讓有需要的人申請,叫有困難的人自己搞掂。問題是如果能夠自己搞掂也不會流落街頭,有些更露宿了幾個月。

灰記在想,這些傳媒管理人跟火車上的中、老年人究竟還有甚麼分別?掌管意識型態的傳媒管理人「自生自滅」、「自求多福」的心態如斯赤裸,也難怪火車上的市民也見死不救,你死你賤,而且死了也被他們當笑話來談論。

這些傳媒管理人也有私下說自己嚮往民主,但他們心中卻沒有半點人道精神。爭取普選對他們究竟有何意義?幸而在這些管理人掌控的主流傳媒以外,還有關注生命,關注弱勢命運的聲音,他們反特權、爭公義與爭民主結合,向刻薄寡恩的統治階級及其同盟說不!

2 responses to “火車上的意識型態

  1. 這群人”最睇面”(最睇有錢佬面)的代言人叫周融.香港很大的一棚積到一些錢,但又不算富的人,以賤視內地貧下中工農為墊高自己的安眠劑,而又用仰視內地”領導人”的姿態以示識時務.最愛說政治好污糟,你出去行咪盞政客利用.雖然心裡面雖另有想法.而其人等日日親身上陣的辨公室政治比香港乜都會踢爆的本地政治不知還要不堪多少.

    香港還有一個超怪誕的民調數字:信任中央政府指數多數高於特區政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