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後

投了票的你失望嗎?

老實說,昨晚投了票跟朋友們談起投票率,大家的確有過失望。有朋友「恨鐵不成鋼」,懷疑香港人是否配有民主。灰記也曾頭腦發熱,期望百萬人撐公投。冷靜下來,告訴自己常常渴望「變天」太不成熟。而最重要是,其實超過五十萬人用選票清清楚楚表達廢功能組別,要求真普選的堅定立場,殊不簡單。

個別傳媒人,如李慧玲樂此不疲的追打公投運動發起人,迫他們「承認」公投失敗,但卻看不見五位辭職議員一共多拿了十萬票重返議會,比零八年有更大的市民授權,向特區政府說不。要立於「不敗之地」的泛民「溫和派」便錯過這次市民重新授權的機會,求溝通被中共及特區政府帶著「遊花園」,相當被動。

個別學者如蔡子強說,低投票率反映市民不喜單一議題的方式,卻不願見到超過五十萬人,在中共恫嚇下,在官方、建制派、主流傳媒杯葛/冷處理,包括蔡先生和他的同路人的冷嘲熱諷,以及普選聯等跡近跟官方合謀抑壓變相公投運動 下,沒有選舉氣氛,沒有強大選舉機器運作,依然主動走出來投票贊成,「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這單一議題。零八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全面發動強大選舉機器,才得六十萬票。

另一位學者反對公投運動的馬嶽寫了《寫在五一七》,充分表現學者常有的犬儒及精英心態,尤其當他寫道︰

我整個晚上在點票中心都很失落。別以為普選聯的人就希望公投失敗,我其實只是很想知道What will work。作為其中一個最早走出來反對公投的人,我完全不介意我看錯。我讀的民主化理論也許是會令到我不相信這個方法的。最後發覺可能普選聯的人比較老又比較保守,但可能接觸一般普羅群眾比較多,對群眾的保守性和不動員性拿得比較準,於是理性選擇是「唔博」。

他有否想過普選聯如果「博」了,會否同樣「失落」。他不相信人與人之間是互動的,是有過程的這些顯而易見的道理,自然很難實踐what will work。老實說,灰記贊成公投,也不是因為它一定work,而是最低限度要取回一點公民起碼的尊嚴。至於是否因為投票率低而自取其辱,要承擔便承擔吧。

愈多聽一些比較公道的學者分析以及投票市民情理兼備的表達,愈發覺這五十萬票並非白投。成名指公投運動有別於傳統示威遊行,透過討論,令更多人了解決香港不民主政制的惡,功能組別的惡,以及與特統治及特權階級的關係。最重要是指出專制的中共千方百計打壓變相公投,就是因為對民意怕得要死。市民甲說,為甚麼要理會中共如何看,自己覺得對的事情便去做;當教師的市民說,是他的學生後浪推前浪,督促他思考公投的問題,催促他投票;在官校教書的市民丙說,曾蔭權鬼祟的表現,不負責任的行為,教壞細路,她要為學生示範公民應有的責任和尊嚴,擢破政府中立的迷思;來港十年的市民丁說,為了讓下一代活在一個像樣的環境,不是官方灌輸的經濟至上,只求踏著別人上位的環境,她要投下這一票……

這五十萬票殊不簡單。黃毓民甚至社民連的街頭霸氣,在不少投票的人心目中形象相當負面,但市民依然走出來,為普選投下一票,真的投不下社民連或黃毓民,便投給大專2012(因此社民連三子得票率相較公民黨二子低)。公社兩黨共獲四十六萬票,比零八年的三十六萬票,足足多了十萬票,證明至少十萬選民能為議題超越對黨派,或對個人的喜惡。

而大專2012,在毫無資源宣傳及拉票下 ,可以獲得數萬票。個別表現特出的,如周澄獲一萬七千多票,證明變相公投孕育了一些年輕有水平的「政治」人才。很多人都說了,年青人積極推動公投運動,在未來的社會及政治運動當扮演更重要角色,甚至成為舉足輕重的政治力量。

「六七暴動」,雖然傳統左派被反共意識籠罩的社會主流唾棄,但港英政府亦得到教訓,逐漸改變其高壓管治。四十年過去,「公投運動」雖不被實用至上的社會主流所擁抱,但「覺醒」的市民,特別是青年人,卻愈來愈多,這是特區政府以及北京遲早不能迴避的。而這堅定的五十萬人,將不會隨便放棄為爭民主的「抗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