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的淚光

土瓜灣致命塌樓悲劇發生後,特區政府的猛將,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在二月四日激動發言,眼泛淚光。先聽聽她的感言︰

「我發電郵給行政長官,我告訴行政長官,我和我的同事感到非常難過。難過當然是因為這事造成人命傷亡,但難過亦因為我們過去多年的努力,香港樓宇安全結構的意識仍然相當薄弱,如此嚴重的事故,仍然在香港這國際都會發生。

「塌樓不單是失修問題,也是社會問題。在這些失修最嚴重的舊樓裡,住了香港最弱勢的社群,是最需要我們特區政府關懷。

「政府內部要更加一致,更加齊心,更加有決心,才可以徹底處理這個問題。」

首先灰記有點疑惑,是林鄭月娥政治手腕了得,還是立法會少了社民連三位反政府議員。這麼一件嚴重事故,立法會居然沒有人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責任。還讓林鄭感言一番,說甚麼我們過去這麼多年的努力,香港的樓宇安全意識仍然相當薄弱。這樣明明為自己開脫的話,議員傳媒不予挑戰,讓她輕輕帶過自己的責任。

林鄭的政治手腕當然比她的其他同僚厲害,至少比搞高鐵的鄭汝樺高明,連保育戰士馮炳德也大讚她願意接觸市民。三年前她親臨皇后碼頭與本土行動成員見面,然後推出很多保育動作,好像很願意聽取民意。不過,灰記很懷疑,即使由林鄭處理高鐵撥款問題,結果也是一樣,因為多做幾次親民騷,改變不了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就是特區統治集團、佔全港GDP七成的超級富豪、建制精英所組成的有形無形聯盟,與佔人口大多數的中下階層,甚至部分中產階級矛盾益發尖銳。

問題關鍵是她及她所服務的政府,以及統治階層的發展主義思維,是造成香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天星、皇后的公共空間一定要被摧毀,代之而起的是摩地大廈的又一個商場,有錢才消費得起的一個商場。

至於說她的保育行動,將灣仔和昌大押變身成高級餐廳,又是有錢才能享用的歷史建築。灣仔利東街,以及更多的舊建築的摧毀,讓路予大型地產項目,與由本土行動激發,逐漸形成的社區參與、社區關懷的保育思維距離甚遠。

林鄭以及這個政府,其實可能最介意是國際都會、世界級城市的名聲受損,因為這幾個字是她所代表的統治精英的情結所在,在他們心中,這幾個字由金錢財富、經濟數字以及不成比例的巨大建築物堆砌而成,裡面沒有平民百姓蹤影。

所以當她說出「塌樓不單是失修問題,亦是社會問題。在這些失修最嚴重的舊樓裡,住了香港最弱勢的社群,是最需要我們特區政府關懷」時,灰記也不知如何反應,難道要把她當成政府的良心,忽然知道這個社會有偌大的弱勢社群存在,需要她們這些高官們關心?

失修問題當然是社會問題,住在市區殘破舊樓的絕大部分是低收人士。因為市區的工作機會較多,超過十小時的工作,幾千元的收入,便只能租住舊樓的板間房或套房。這並非今天才發生的事,不少人住在天台屋己經二、三十年,甚至住天井僭建的房子。說他們安全意識薄弱,也許是吧,但他們有其他選擇嗎?

林鄭說再不加快重建步伐,每年會多五百棟舊樓。但加快了重建步伐,那些住在舊樓,儲蓄所剩無幾,希望可以在自己熟悉的社區渡過晚年的公公婆婆;那些只能在市區做低收入工作的基層市民,又會變成怎樣?那些公公婆婆可能被發配陌生偏遠的地區,因為不能適應而加快死亡步伐;那些被趕至偏遠地區的基層市民,失業的前境擺在面前。

灰記不知林鄭是因為自己負責的部門出事,「英明」受損,還是真的為無辜死者及無助弱勢而淚光顯現。如果是後者,她必定要反思自己的政府究竟在做著甚麼事情。為甚麼這麼多舊樓日久失修?為甚麼重建會令更多基層市民無助?

如果她不反思這些深層次問題,然後高喊政府各部門要齊心決心徹底處理問題,恐怕只會造成更大的災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