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足球絕望的啟示

香港的確很「國際化」,灰記指的是觀賞足球的心態,問十個球迷他所擁護的球隊,九個會告訴你一隊遠在西班牙、意大利或英格蘭球隊的名字。「全世界最高水準的球賽,當然要追捧。」灰記近年已少看這些世界頂級賽事,偶而觀看,總會被現場熱烈的氣氛所吸引。在那一刻,忽然感到身為歐洲人的幸福,大家有一種共同樂趣,也有身份的認同。

追捧英超、西甲等頂級賽事的現象,相信在鄰近地區也很普遍。不過,鄰近地區的球迷,如日、韓,以至東南亞,在擁護外國名牌球會之餘,總會對自己所屬地區的球會有一份深厚的感情。不說水平直迫歐洲南美的日、韓球會,東南亞的球會也有為數不少的忠實支持者。他們沒有忘記本土足球,當他們的國家隊比賽時,更會全力打氣。

這種訴諸球場或運動場(其他體育項目)的國族情緒,灰記以為比較正面,總比劍拔弩張好,一些非洲南美洲以至亞洲弱國,也可以值提升足球水平而揚名。特別在全球化主導下的足球,一些國際名牌球會橫掃全世界,賺取最多金錢,而地區小球會則掙扎求存,有的甚至被本土人士唾棄。冷酷的現實下,支持本土弱勢足球,更需要投入對這個地區真摯的感情。

好像前幾天政府大球場的紅海,就是一次過對香港本土感情的展現。三萬七千多球迷,再加上數以十萬計看電視或關注這場本地球隊對抗外隊的賽事,除了「六四」和「七一」外,再也想不起任何民間自發支持本土事物的場面,可以如此壯觀。一場亞協盃準決賽第二回合賽事,可以牽動萬千球迷,更引起早已放棄本地足球的傳媒大篇幅報道,不可說不是對本土感情的一次成功抒發。

一次性的渲洩總是短晢,總是換來失落。特別是主隊南華力戰而敗,敗給實力較強的科威特對手。香港人短視已成了不可藥救的通病,成年人講錢、講炒股炒樓,只爭朝夕,又迷信唯有讀書高,埋沒青少年的運動天份;香港政府更毫無遠見,不會為任何事情投以長期心血,特別足球是需要龐大投資(不過,也遠較迪士尼和高鐵這些大白象便宜);搞體育的人,很多仍然抱著業餘玩票心態,缺乏大志。

體育特別是足球,十分容易凝聚身份認同,幾天前的那場亞協盃準決賽是鐵證,大家對主隊南華,以及香港這塊小地方的感情表露無遺。不過,在這種總體社會沒有長遠眼光的大勢下,這種歸屬感只能是短暫。

南華的足主羅傑承是商人,他以商業手法包裝南華相當成功,羅致本地最好的球員,以及國援外援,都是一些短期方法,為的是短期拿出成績。但足球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正如南華的南韓籍教練金判坤說,香港足球需要長遠投資,由青訓做起,道路仍然很長。他可能只是一廂情願,過一陣子假如羅傑承失卻搞足球的興趣(這是香港老細足球的普遍現象),香港足球又會打回原形。

理大教授何國良接受傳媒訪問說,這是香港足球的開始。灰記以為香港足球要開始,香港人真的要換換腦袋,習慣長遠投資也未必有回報的儍勁。至於如何改革本地足球,立法會都曾經討論過,可惜議員缺乏passion,為講而講,不曾討論出一套切實可行的方案,可見議員缺乏敏感,不為意足球的凝聚力。那個特區政府只顧金融炒賣,地產發財,又怎會留意香港人千方百計尋找途徑,投入對這地方的熱情。

舉一個例子,今屆本地甲組聯賽分散在各地區的球場上演,康文署所謂改善場地質素其說說而已,沙田運動場泥多草少,九龍灣公園球場狹窄而草地惡劣。連浸大理大城大聯校運動場以及香港大學運動場,校方都願意投資改善足球場的草質,改用百慕達草(一種密集又幼小的草),讓師生可在優質的草地上玩樂,甲組球會晨曦便租用了聯校運動場練波,南華亦經常往港大運動場操練。

最要命是這些甲組比賽場地,市民也可以租用,草地在過度耗損下更差劣。在差劣的環境下又怎可踢出高水準的足球呢?政府無方向,無政策,不肯投入資源,又怎能讓香港足球重新開始。

幾天前的1021晚上,很熱烈,有點「淒美」,因為南華隊長李海強射入的一球被判越位作廢,但灰記是懷疑主義者,這個令人難忘的晚上,可能只是迴光返照。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to “香港足球絕望的啟示

  1. 我唔睇波,不過都一直覺得香港球壇開大開細,向來都繫於班主架啦,不過時至今日,羅傑承變成單天保至尊,相信佢都估唔到.奇怪阿細霍生究竟做緊乜?佢伯爺都run 過愉園,佢又想點呢?成日霸住個議席,又拉住政府攪乜攪物,就係唔攪基本訓練.
    講開班主,想起七十年代陳瑤琴女士,領導加山(?),報上所見經常一身全黑西裝,加一副大眼鏡,都算係一代人物.諗起我從來無入過球場睇波,不過小學時又會睇體育版(當年基本係足球版),重會追球隊勝負排名榜.真奇.

  2. 本來我都想提下霍震霆呢個名,但佢實在太廢,擺個咁嘅廢人喺垃圾會,都幾襯。不過講真,投資足球(或者體育)對香港政府嚟講天方夜譚。但佢唔會想到「凝聚力」問題。或者怕香港本土意識太強卦。
    當年體育版比而家妳好睇好多,唔單止有本地足球,而且有好多評論或戰報之類嘅版面,唔似得而家得嗰啲賠率,似馬經多過體育版。

  3. 嚴格呢講,政府係有扶助體育發展既,不過焦點係精英運動及運動員(其實平均都係奀),以參賽攞獎為目標.一年都放近作憶(?)去以前既沙田體院,其中馬會大約要出一半.但普及運動就無乜出力,除咗以康文署管理公共場地之外.
    至於足球,我相信政府只係用一個極簡單的laissez faire 思維,只當係私人商業項目,話之你夠唔夠砌.凝聚本地意識?嘩,諗都未諗過.
    至於當年,仍係以文字理解世界的時代 (所以我唔睇波都追聯賽),體育版文字都好好睇.雖然對戰況永遠overwrite 但未嘗唔係精彩簡潔的記文.

  4. 我反而覺得香港一般人要做運動好方便,康文署嘅設備係無職業與業餘之分。普通人同甲組職業球員共用場地,相信全世界都少見。有時香港政府嘅公平公正又會去到另一個極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