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社區

圖像288

 

這是發生於六四之前的燭光晚會。參加者除了一些議員政客和社區組織者,大部分都是街坊,有精神病康復者,有家屬,有關注者。他們為了早前深水埗區四歲兒童被精神病者斬死而舉行哀悼會。

雖然斬人的精神病者被送上法庭,但這裡的人沒有聲討「殺人犯」。他們不單為死者哀悼,亦為精神病者在社區內得不到適當照顧而默哀。大家都覺得這是一種不幸,社區的不幸。

官方代表梁卓偉循例堅稱精神病者得到足夠支援,政府做足本份,卻沒有循例與街坊一起哀悼,哀悼稚童的無辜,哀悼精神病者的無助,哀悼被官方逐步摧毀/遺忘的貧困社區。

圖像292

 近百街坊,不論老幼都寫上心意卡,冀望死者安息,病者得救。「希望政府正視精神病問題,增撥資源,避免悲劇重演。」類似的心意佔多數。「我好辛苦,好想好番,唔想精神病。」這是最醒目的一張心意卡,謀殺了記者不少菲林。有幾位康復者義工向願意聆聽的人說,偏見和歧視一直存在,所謂支援,所謂融入社區都是空話。

有一位伯伯,為了照顧有抑鬱症的妻子、自閉的大兒子和精神分裂的二兒子,二十幾年來身心交瘁。最近幾個月才退休,但卻發現自己也患上抑鬱症。最諷刺的是,聲稱社區支援的普通科轉介服務,醫生說他精神沒問題;陪同妻子和兒子覆診時,醫生也沒有發現(大概因為看他妻子和兒子的時間也不足夠,怎可能發現他有異樣)。幸好他一位當醫生的同學發覺他精神有異,著他求醫才得知有病。他說所謂支援,對他而言有等於無,社工連提醒他為妻子及兒子申請傷殘津貼,讓他減少經濟負擔也懶得開口,更別說其他幫助了。

圖像291

或者伯伯的遭遇是特殊地淒慘,一般情況不至於此 。但不正正是特殊淒慘的個案更需要支援嗎?官方代表梁卓偉,你會為自己的發言而慚愧嗎?曾蔭權、周一嶽、張建宗,你們會為社區支援失效而哀悼嗎?

2 responses to “哀悼社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