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交心

灰記不是要將曾蔭權和趙紫陽比較。不過兩則新聞同時發生,將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連上。

先說那位曾蔭權,那位本地主流文化孕育出來的醒目香港仔,為了獲取看上他的北京主子的歡心,經常獻媚。但中文根底以及普通話其劣的他,擦起鞋來往往畸態百出。

不知道他為何於立法會答問大會「六四失策」。灰記認為他不是失言而是失策,即是要主動向北京獻媚,卻過了火位,結果是兩邊不討好。馬上要做極不情願的所謂道歉,再一次侮辱大家的智慧—沒有人誤解他的說話,他向北京獻媚的心再清楚不過︰我要代表全體香港忘卻六四,我要向中央徹底交心。

有時這些被中共權宜起用的港英餘孽也是怪可憐的,原來的殖民地主子執包袱後,沒有真正的後台,又沒有人民的授權,往往兩面不是人。最後只能向一些社會弱勢開刀,顯示一下「管治權威」。

扯遠了,說回交心吧。像曾蔭權這類殖民地公務員,一旦當上領導之職,由於沒有政治家的願景,所以也只能希望「無驚無險,做到任期滿」。所以不斷要向主子交心,以及祈求香港人識做,不要讓他難做。

「六四失策」這一關他也許跨過了,至於在主子心中失分還是得分?他可能正在祈禱求他的另一個主,賜他好運。

同一天差不多同一時間,電視播出一則關於因為反對六四屠殺而下台的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新聞,就是他生前的口述歷史被輯成書,英文版 Prisoner of the State 率先面世。中文版《改革歷程》緊隨其後。

趙紫陽的口述涉及中共由改革開放至六四血案,以及他被軟禁後的遭遇和反思,也是一種交心。不過這不是給當權者的交心,而是給大眾的交心,即所謂立此存照。

「無論如何,我都拒絕做一個動員軍隊鎮壓學生的總書記。」趙紫陽亦指出今日中國的「權力市場化,社會腐敗成風,社會兩極分化嚴重的情況」,與中共堅持專制,不願進行政治改革的結果,以中南海過來人身份,強而有力地駁斥了曾蔭權「……國家喺各方面的發展,都得到驕人成就,亦都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我相信香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會作出客觀評價。」的說法。

不用灰記說,趙紫陽這本「政治遺言」必定會引起哄動,爭相購買的情況可期。

老實說,趙紫陽對資本主義的自我完善能力過於樂觀,灰記對此並不認同。但他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夠堅持站在人民的一邊,堅持人的價值,雖然不能力挽狂瀾,也值得尊敬。(有人認為他當時應該揭竿起義,亦有人認為他應該忍辱負重,繼續擔當總書記,減少對學生和平民的傷害。這些論點是否站得住腳,自有公論)

灰記雖然依然嚮往「社會主義」,但堅決反對以捍衛「社會主義」之名,實行血腥暴力和專制獨裁。相信趙紫陽的「政治遺言」至少可以引發如何發展中國民主的討論,而六四的沉痛歷史教訓,必再度成探討中國政治改革的基礎/起點。

不知道曾蔭權,或那些六四時聲淚俱下,現在聽到六四、趙紫陽便惟恐走避不及的人,會否偷偷買一本 Prisoner of the State 或《改革歷程》來看?看了之後又有甚麼感想?

趙紫陽當然不是完人,他執政時也曾經犯下不少錯誤。但一個拒絕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平民,並甘願為此而付出代價的中共領袖,在一向賤視人的價值的中共體制裡卻是極之難得。不知道,曾蔭權,或那些六四時聲淚俱下,現在聽到六四、趙紫陽便惟恐走避不及的人,心底裡如何評價這位最後關頭不肯屈服的中南海幕前話事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