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我們可以拿你的「開玩笑」怎樣?

連續第二個星期,少數族裔再度發聲。

幾千菲律賓人士遊行到政府總部,要求作家陶傑(曹捷)公開道歉,因為他早前用英文寫了一篇文章,用上了僕人國家來形容菲律賓。

這件事這星期成了新聞焦點,陶傑在自己的電台節目和接受訪問時,辯稱文章純屬遊戲之作,無意冒犯在港工作的十多萬菲籍家務助理。

一些在港英美人士也替陶傑辯護,說文章只是satirical,沒有種族歧視成分。

灰記一向認為陶傑信口雌黃,不屑一顧。不過,身邊的好友提醒,陶傑是很有影響力的作家,千萬不要對他的「遊戲文章」掉以輕心。於是灰記把他「隨意」寫出來的The War at Home看了幾遍。

文章主要利用菲律賓最近一連串宣示南沙群島主權的動作,利用那些僱主與「菲傭」的不平等關係,遊戲一番。文章以一個「愛國」港人第一身視點,就南沙主權爭議教訓及警告家中「菲傭」,開玩笑一番。問題是這麼一來,傷及無辜的家務助理。

灰記一向認為,開玩笑很多時是基於固有的偏見,包括性別偏見,也包括種族偏見。而更重要的是,講者無意並不是辯解理由。性歧視條例便提到,不受歡迎的性笑話便足以構成性騷擾。

陶傑和他的辯護者說甚麼文章被誤解,令本地菲律賓團體更不滿,有團體代表說,這是對他們更大的侮辱。

「僕人國家」對菲國人,就好像「東亞病夫」之對中國人,是極其侮辱的形容詞。陶傑沒有足夠的敏感,難怪菲國人感到受冒犯。

有人說菲律賓禁止陶傑入境是小題大做,亦有人提升至捍衛言論自由的高度,把陶傑捧成「愛國英雄」,要杯葛菲律賓云云。

灰記認為凡事要設身處地。華人在歐美社會也飽受歧視,久不久總會出現有意無意歧視華人的言論出現。作為弱勢社群,華人應該逆來順受,還是表達不滿。答案當然是表達不滿。而表達不滿之後,往往可以迫使作出歧視言論者道歉及收歛,絕非小題大做。

幾千名菲律賓人士遊行,也是長期受本地人歧視的渲洩。香港種族歧視問題終於浮上枱面,值得關注。正如其中一位遊行人士說,竟有政府人員說她們聚集中環妨礙市容,這和「僕人國家」一樣是對外籍家庭助理的極大冒犯。政府帶頭歧視「罪加一等」。

陶傑和健吾在電台節目中一唱一和,說以前曾讚賞過菲籍家務助理「樂天知命」,薪水低微仍每個周末開開心心,不像她們的老闆們經常為錢煩惱。又說菲國人充滿音樂天份。以此來證明陶傑沒有歧視菲國人。

灰記聽後總感到有點不舒服。對任何人與事的本質化,都是十分危險的。灰記在外國也曾經聽過有人說非洲人充滿音樂和運動細胞,然後便肆意取笑他們甚麼都不懂,所以永遠治理不了自己的國家,言下之意只能接受別人統治。這是最最赤裸的種族主義。

遊行人士說,只是希望陶傑一句真誠的道歉,不過換來陶傑一句不會再回應事件。

這位經常讚賞英國紳士作風的作家,應該知道,即使無意衝撞了別人,也要誠心向被衝撞者說聲對不起。當菲國政府把他列為不受歡迎人物,他便趕緊到菲國領事館打交道,但卻吝嗇向受冒犯的十數萬香港菲籍家務助理說聲對不起。這種心態灰記只能形容為輕視低下階層和弱勢社群的精英心態。

One response to “陶傑,我們可以拿你的「開玩笑」怎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