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Years after the Holocaust

image0011三月十六日收到朋友一個轉寄的電郵,可能不少人都已收到。裡面有一幅相片(一隻紋上數字和猶太標誌的手臂)和幾張漫畫(老人提醒兒童不要忘記政治極端主義造成大屠殺悲劇),提醒看的人不要忘記六十多年前發生過的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大屠殺。

灰記看後心情複雜。

反猶太主義,新納粹主義這些極端種族排外思想的確危險,應當防範。事實上,西方的左翼團體也沒有放過這些極端種族排外組織,經常與他們對著幹。對於猶太人的苦難,其實西方主流傳媒亦不乏同情的報道,包括一部又一部有關大屠殺的電影。猶太受害人及其支持者努不不懈,將一個又一個納粹戰犯送上國際法庭。

猶太人不要世人忘掉他們的苦難,這一點其實他們做到了,可能做得比任何二次大戰受害的民族更成功。

作為受害人,猶太人絕對有權不斷提醒世人。種族主義、極端主義源自心靈缺乏謙卑和寬容,造成人類苦難不絕,應當時刻警惕。

可惜,六十多年前種族主義、政治極端主義造成的苦難並沒有消失,不同程度的種族政治宗教壓迫、清洗,層出不窮。犯下罪行的有美國人、拉美人、歐洲人、非洲人、中國人…還有猶太人。灰記當然不是泛指所有猶太人,而是那些主宰以色列國策,影響美國外交政策的權勢人士,以及支持他們的猶太選民。

雖然今天在以色列侵佔的巴勒斯坦地區沒有集中營和毒氣室,但巴人活在如集中營的環境,經常被以色列佔領軍騷擾、襲擊、屠殺。(雖然以色列也有受自殺式炸彈襲擊,但灰記把這些看成絕望的舉動。絕望源於極端和不寬容的以色列國策,受害者是廣大的巴勒斯坦平民。)

很湊巧,三月十六日《信報》刊出了題為「奧巴馬的中東政策」的份量文章,當中有不少篇幅提到美、以霸權對巴勒斯坦人莫大的不公義。昔日的受難民族,今日在世界大霸主的扶持下,成了中東小霸主,動輒以武力示人,對弱勢巴人極盡欺侮。

以色列政府的國策是要摧毀巴人的民族意志,以達至長遠操控加沙和西岸的目的,所以巴人「自治」政府的領袖必須是聽命於美、以的阿巴斯,而非由巴人選出來的哈馬斯組織。這一切都是假和平進程之名而行。

那封電郵的結尾有一段文字大意說,今天在伊拉克、伊朗有人,在歐洲甚至有天主教神父說大屠殺並非有其事,因而更要一再提醒世人六十多年前發生的事。

是的,要緊記歷史,特別是災難和慘劇。灰記更認為紀念當年的猶太苦難的同時,一定要檢視今日以色列的強硬國策。

灰記呼籲更多猶太人,(不知那封電郵是否出自猶太人之手),像Noam Chomsky,像Naomi klein,像為屠殺巴人而懺悔的以色列老軍人及其女兒,像以色列的異議者Israel….聲討以色列的種族主義/極端主義國策,這也許是紀念大屠殺的最佳方法。

image00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