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是X國人,但我並不引以為榮

「你是不是法國人?」「你是不是法國人?」「是,我是法國人,但我並不引以為榮。」這個老師追問,學生回答的片段,灰記特別印象深刻,因為學生說出了灰記的心底話。

這是一部早前上演的法國電影,中文譯名為《學校風雲》,跟二十年前全盛時期的林嶺東風雲系列的其中一部電影同名,都是講學校和青少年問題。林大導的那套較多血腥暴力。這部狀似紀錄片的法國電影,則出現更多語言暴力,因為這部電影主要透過班主任和學生在密封式的課堂交往,希望展示權力關係、溝通的可能性。還有就是昔日殖民帝國所獨有的種族問題。

說我是法國人,但我並不引以為榮的不是非裔或阿拉伯裔,而是白種法國人。她和那些少數族裔同學十分友好。也許她透過和這群來自移民家庭同學的交往,對法國社會有不同體會,對主流價值有看法,所以不以法國為榮。

阿拉伯、非洲裔以至亞裔移民及其後代在西歐越來越「顯眼」,特別在法國、英國、荷蘭。這些過去兩個世紀的海陸霸權 ,在非洲、中東以至亞洲建立大量殖民地,利用殖民地的廉價資源、勞動力,以至市場,建立風光的大小帝國。

過去風光的「代價」是殖民地「子民」的湧入。為了追求較好的生活,或為下一代前途着想(灰記聽過無數移民西方的人說這些話),這些從殖民地到宗主國或前宗主國的移民,往往在社會底層掙扎。他們的第二代有的透過主流教育,找到比父母好一點的工作,有小部分向社會階梯上爬。但少數民族的非主流和邊緣性質不變。

亞非拉種族在歐洲「顯眼」,有人稱是歐洲社會對外來人口,前殖民地「子民」的包容和接受。但種族衝突的陰霾不散。灰記在《學校風雲》看到的,是一個越來越多種族的社會,那種企圖維持「法國化」、「歐洲化」的教育之徒勞。

即使老師如何循循善誘(況且片中的班主任看來亦沒有春風化雨的心力),要來自非洲等地的學生全面認同「法國」、「歐洲」價值,不可能,也並非理所當然。來自北非的學生問為甚麼課本、故事主角的名字總是用基督教/西方的名字,為甚麼不能用阿拉伯名字,伊斯蘭名字。他也許在問,今天,阿拉伯文化和伊斯蘭教是否法國的一部分?如果不是,我在這裡做甚麼?

何謂「法國性」、「英國性」、「荷蘭性」以至「歐洲性」?歐洲主流社會看來要多多反省。一旦傳統的國族內容變得多元化,國家/民族主義將站不住腳。當然這種大同理想依然遙遠。

香港不是國家,但亦號稱國際都會。然而,香港的少數民族待遇差天與地,白種歐美人士,過著少數優越生活,這是殖民主義「遺產」以及歐美依然當道的現實反映。同是「少數」民族,南亞裔處處受歧視。他們的處境連那套法國電影中的非裔、阿拉伯裔學生更不如,他們的存在更受漠視。 雖說是英國的殖民主義帶來了南亞裔港人,但南亞裔港人並非殖民主義者,不應受敵視。

同理,菲籍、印尼籍以至泰國籍家庭助理,以至內地新移民的處境,都令灰記說,是,我是香港人,但我不並不引以為榮。

至於西藏「少數」民族、新疆「少數」民族,以及其他大小「少數」民族,他們正不同程度地被漢化,中國也越來越變得單一化。如果強勢漢族文化單一化是「中國性」的顯現,灰記沒有多少興趣。

請不要說西藏,新疆自古是中國一部分,因為這不是事實。如果讓西藏和新疆人說真話,相信他們大部分會說我不是中國人。在他們心中,漢人是外來的殖民者。

不過,西藏、新疆人的不滿/仇恨不會讓中共,以至大部分漢人反省「中國性」的問題。因此灰記會說,是,我是中國人,但我並不引以為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