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嘆穆加貝

穆加貝來香港買豪宅。這則新聞灰記聽來不無感嘆。

穆加貝這名字灰記學生時代在外國已有所認識。七十年代末,非洲羅德西亞的白人種族隔離主義政權已成強弩之末。當地佔絕大多數的黑人經過多年反抗,最後利用游擊戰爭逼使白人放棄統治。當時兩大游擊派系,穆加貝領導的「民族聯盟」,和莫高武領導的「非洲人民聯盟」互不相讓。前者得到北京的支持,後者則獲莫斯科祝福。

灰記當時對左翼政治甚感興趣,認識在大學內活動的馬克思主義組織一個接一個。有親蘇的傳統共產黨,有親中的工人共產黨,有對蘇中都持批判態度的自稱馬列主義組織,托派組織亦不下兩個。。

其實當時左翼學生的圈子對兩個游擊組織均議論紛紛,因為在解放國家的過程,兩個組織都曾涉及濫殺無辜,誰比較附合遠在這群在西方社會的左翼人士的想像,成了當時一個小熱點。灰記當時因為仍受民族主義情緒影響,對親中的工人共產黨有好感,自然支持穆加貝的「民族聯盟」。

二十多年過去,非洲反帝反殖,民族獨立的鬥爭,往往演變成民不聊生的獨裁統治,由前身是羅德西亞的津巴布韋亦不例外。穆加貝由當年的立國領袖,變成貪婪、不顧人民死活的獨裁者,的確令人遺憾。

然而,過去一、兩個世紀帝國及殖民統治對非洲人民造成的災難,以及資本主義全球化到處打擊,推殘自主經濟也不容忽視。穆加貝的集權統治固然值得批判(怎樣說也好,津巴布韋也是實行民主選舉的國家),但這位當年多少懷有社會主義理想的游擊領袖,也許也曾想過從少數白人的絕對壟斷的經濟當中,作出翻天覆地的改革,讓大多數的黑人原住民得益。

也許穆加貝政權所指,佔津巴布韋人口百分之一的白人佔有全國百分之七十的可耕地有誇大成分,但留在非洲的白人殖民者後代的確在經濟上佔壟斷地位。而這種壟斷地位卻並非純粹勤勞、智慧的成果,而是歐洲帝國及殖民主義政策所造就。

穆加貝在二千年所推行的土地改革政策縱然弄得一塌糊塗,但倘若一成不變的讓白人的優越經濟地位千秋萬世,黑人原住民無法翻身,取代白人統治的意義又在那裡呢?

當西方主導的主流傳媒經常強調尊重私有產權,尊重市場,尊重法治,抨擊亞非拉獨裁政權的某些國有化或土地改革政策時,實質上是鼓吹當年由帝國及殖民主義者所塑造的經濟現實,永遠持續下去。

對西方主導的主流傳媒來說,問題可能並非獨裁統治,而是獨裁者有否致力維護「自由市場」和「私有產權」的至高無上,讓西方仍佔主導地位的全球化資本主義永垂不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