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且慢!

得悉這篇是「灰記客」最多人閱讀的文章,並被基督教右派人士引用,灰記感到很無奈。謹希望再閱這文章人士務必也一併閱讀《對「暴民政治」的修正》,以作平衡。謝謝。

起首,灰記很好奇,甚至有種湊熱鬧的心態,欲旁觀二月十五日早上一個由網民發起,名為「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的示烕活動。

這個網上號召的示威活動,聽說聲勢相當浩大,表示會參與遊行的人數超過二千。早幾天電台「烽煙」節目還請來發起人講述示威的目的。因為今次示威的對象並非千瘡百孔的特區政府,而是兩個基督教團體,恩福堂和明光社。

發起人說發起遊行的其中主因,是對這兩個團體在家暴條例修訂,涵蓋保障同性同居者的爭議中,無限上綱,散播反同性戀的言論,如恩福堂的主任牧師所說的,修訂會鼓勵同性戀,「養鴨一族」,「性奴」以至群交雜居,甚至令社會愛滋病增多的風險的代價等等。

而在發起遊行的聲明當中,他們進而指摘明光社獲教統局撥款,進入學校向學生貫輸他們一套偏狹的宗教道德觀;又指淫審條例諮詢,有保守教會學校要求家長一人一信贊成收緊淫審條例。以至兩個在家暴條例修訂發表反對意見的立法會議員黃成智、梁美芬恩福堂的「友好關係」,都當成宗教右翼「無孔不入的霸權行動」。

灰記當然贊成聲明所講,「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的理念。但當灰記越深入理解「反對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的「理念」時,越猶豫是否應該湊這個熱鬧。而正是「維護公民社會價值,反對宗教右翼霸權」這個口號,開始讓灰記擔心。

灰記理解的公民社會價值,其中一個核心部分是言論和組織行動,以實踐理念的自由。儘管灰記對恩福堂牧師,明光社蔡志森的言論相當不滿,但從來都不曾想過不容許他們的說話。灰記以及不少公民已經發表了反駁這些「宗教右翼」觀點的文章。傳媒亦並非一面倒只刊登「宗教右翼」的文章。這也應算作公民社會的健康運作。

另外,在立法會討論「淫審」及「家暴條例修訂」時,贊成和反對團體都有人出席以及在場外聲援。你可以說人數上「保守」團體聲勢浩大,他們可能很有組織地動員很多人到立法會發言。但這些完全是正常行使公民權利的舉動,不能說他們霸佔了九成席位,更稱不上甚麼霸權行為。

老實說,任何團體都會為爭取話語權的資源,包括政府資源。如果有跡象顯示教統局偏坦明光社,這也是教統局的問題。其實也有同志團體拿到政府的資助,到學校宣揚平等機會的理念,甚至涉及同性戀議題。

至於那些大家常見的一人一信活動,不單只保守宗教及教學團體搞,人權組織也有搞,同志團體也有搞。學校就家暴條例修訂搞一人一信活動,算不上甚麼陰謀詭計 ,也是政府任何諮詢活動民間團體的指定動作。同理,向立法會議員遊說也是正常不過,不能因為黃成智和梁美芬與某些教會站得近些便作無限聯想。

那麼,要反對宗教右翼甚麼霸權呢?明光社和恩福堂真的侵害「公民社會」和「公民教育」嗎?發起人批評基督教右翼站在道德高地,強加自己價值權於他人時,有否認真想過自己又站在甚麼位置?

灰記理解的公民社會是多元複雜,有保守右翼,有前衛左翼,有中間很多不同的信仰理念,大家都按所訂遊戲規則辦事,爭取資源和空間。較量的地方可以是傳媒、互聯網、立法會….。如果真的還有話對明光社、恩福堂說,可否電約登門拜訪(人家接不接受是人家的自由)。

當然示威遊行都是表達自由,但二月十五日的遊行真的出師有名嗎?發起人有否想過,這種跡近「踩場」、「踢館」的行為,離「暴民政治」還有多遠呢?

廣告

5 responses to “「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且慢!

  1. 關啟文的狡辯中,就是用了你不少的觀點,有興趣的去看一看關啟文一天一錯看看我如何拆解!

  2. 我已寫了《對「暴民政治」的修正》修正了自己的看法。但文章既然已寫了,當然文責自負,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3. 不要誤會,我網誌大量轉載灰記語的貓文(隻貓好靚!),你可知我對你的態度了,反過來說,其實你是幫助了我們去想如何反駁關啟文回應2.15遊行的滿紙荒唐文,他狡辯和避重就輕的能力無疑是基右中最高的,所以要多看你的文章來明白他的思維模式。
    我絕對沒有敵意!

  4. 基督教不仅仅是个思想宗教,也是一个强悍的组织,基督教结自由之名,持续对判断能力尚不成熟的学生洗脑,应该受到谴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