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與偏見

「只要將來的兒子不是gay便可以。」年輕朋友向多年不見,懷有身孕的老師拜年,閒談之間老師再三重覆這話。年輕朋友一向關心時事,自然知道身為基督徒的老師這話意有所指。是家暴條例修訂風波下,一些基督教社群對同性戀者的敵視完全浮面,見諸這位老師的說話。年輕同事思想一點都不「前衛」,但也感慨從前思想開明的老師,婚後逐漸加入保守陣營。
年輕同事亦好奇,不但身邊朋友越來越多人加入教會,整個社會都好像越來越「基督教化」。灰記也耳聞目睹投入基督教會的人數上升。 不過,灰記無意把此現象看成社會趨向保守反動,好像霸權美國的基督教右翼的偏執保守風氣已吹遍香港。雖然基督教會的確有過與侵略者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不光采日子。
 從前有反帝反殖,以及視宗教為人民鴉片的無神論者,批評西方帝國主義者利用基督教(此處所指的是廣義的基督教,包括羅馬天主教和新教),進行文化侵略,利用麵包牛奶,教育機會殖民化非西方社會。

義和團不滿八國聯軍侵華,把被視為與帝國主義者關係密切的傳教士殺掉、又棪燒教堂。這種排外行動被中共認為是愛國主義運動。蘇聯默片時代電影大師愛森斯坦,在他的經典電影《波特金戰艦》中,便把傳教士描寫成反革命的幫凶,最後被起義的士兵殺死。對基督教過份簡化的批判和描繪的確有失偏頗。事實上不少傳教士都願意與被壓迫站在同一陣線,接受反帝反殖思想,拉丁美洲的解放神學信徒是其中佼佼者。

對基督教的偏見亦造成不少苦難,在一些共黨國家(包括中國),一些傳教士和信徒,以自己的人身自由,甚至自己的生命來抗議政府的不寬容。不過,隨著無神論的共黨政府相繼倒台,基督徒的處境大大改善。中國雖然仍由共黨執政,好歹也容許愛國教會活動(當然,中共對地下教會的監控和迫害也是事實)。香港的基督教徒十分幸運,沒有受迫害的歷史。

信教與不信教原因千百種,灰記沒興至趣分析為何今天香港越來越多基督教信眾,也不會把眾多的基督教徒,與看來日趨保守的社會掛鈎。反正信奉和尊重多元的灰記會高舉宗教以及其他信仰自由就是了。

不過,灰記對那位基督徒老師的說話卻不免有所感慨。假若萬一,灰記說的是千億個萬一,她的兒子將來真的成為同性戀者,她又會如何看待此一事?除了感到是沉重的打擊外,會否也認為是她所信奉的造物主對她的考驗?她又會如何接受這次重大的考驗?她或許會用盡所有途徑希望令兒子轉變成為她心中正常的異性戀者。但倘若一切努力都付諸流水,她最終會否接受自己的兒子的性取向?

而倘若她最終接受自己有一個gay的兒子,當人們對她的兒子說三道四,說她的兒子是雜交者,是愛滋病高危一族,是道德的敗壞者時,她又會有甚麼話兒呢?

偏見難免演化成苦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